看书吧>仙侠修真>叩天门>第二七零章 礼送

胡爻道人不是很清楚叶拙因为什么忽然释放出善意,但他能够感觉到叶拙并非作伪,更知道在这座岛上叶拙根本没必要作伪,以他展现出来的实力足够轻松轰杀实力十成被压制了九成多的自己,明了叶拙是真的没了最初的杀意。

心中稍安,却依旧不敢生出任何异心,哪怕这一刻的胡爻道人原本被压制的实力已经恢复大半,就算依旧还没有到自己金丹中期该有的水准,但也绝对到了金丹之上,若是陡然催动攻杀,很可能一击得手。只因为胡爻道人很清楚,不说叶拙自己实力强横,不能以其他才铸就金丹的修士水平来衡量,也不说此刻的叶拙虽然显露善意,但面对自己这么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在身侧,不可能没有半点防备之心,便是真的一击得手,除非能够将叶拙直接轰杀,否则自己根本讨不了好去,叶拙根本不用催动什么攻杀手段,只要闪身退开些许,才消失的天道威严便会重新降落,自己便会重新变成一个只有一成实力不到的空架子,真要再来这么一次,胡爻道人可不觉得叶拙还会发什么善心,一道雷光将自己轰杀都是便宜的。

若是叶拙真的显露杀心,自己避无可避时候,胡爻道人或许会有搏命一击的心思,但眼下情形却是肯定不会了,尤其接过玉简后的叶拙已经显露出要送自己离开这座被老天诅咒的岛屿意思之后,胡爻道人就更不会再做那样愚蠢的选择了。

依着胡爻道人的意愿,自然是越早离开这个鬼地方越好,最好立刻马上就遁飞出去才最好,只是叶拙没有发声,胡爻道人这种心思只能在心底转转,最多眉眼之间偶尔露出淡淡急切,嘴巴里却是不敢说出来的,还得耐着性子向已经在探查玉简内容的叶拙解说这里面的东西。

随着一问一答之间,胡爻道人心神倒是彻底安定下来,越发的肯定叶拙并非有意诓骗自己想要套问自己的话了,他所问的甚至都不是自己领悟的阴阳二爻卦爻之道,而是有关阵法禁制符文一道的基础。

原本还以为叶拙在做什么试探,要知道不久前才见识过叶拙操控那一方大阵的手段,并且他身上的一对灵羽翅显露出的玄妙也不简单,但心神安定,胡爻道人也终于恢复了金丹中期修士该有的灵醒后,却是发现事情并非如此,一阵问答之后,胡爻道人已经发现,叶拙并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的对阵法禁制一道不慎了解,这会儿是真的在诚心请教的。

仔细想想,好像也并不奇怪,经历了这么一番,自己都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道,差点就去见了阎王爷,胡爻道人早就不敢再对叶拙有半点轻视了,想起之前听来的消息,想到叶拙不过短短数年之间,就从初入修真世界的菜鸟成长到如今的境界,就算不考虑其他,这样的修炼速度也足够惊人了,便是在上门大宗,甚至一世两山三座岛中,也是最顶尖的那一部分,但叶拙的修炼之路可是要崎岖的

多,出身离云岛,自身受天道压制灵根天赋几近于无不说,一路浪荡四方,说好听些是山野修士,说不好听点就是游魂野鬼,跟一世两山三座岛或者其他上门大宗内的天才子弟相比,修炼条件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不为过,但叶拙就是做到了,但这也应该耗尽了他的大半精力了,若他短短数年不仅铸就出了金丹,甚至还精研了阵法一道,胡爻道人心中想到的恐怕就不是叶拙厉害并且还有几分暗暗的佩服,而是他被夺舍重生之类的事情了。

自认猜到了叶拙的心思,感觉叶拙是想要开始钻研阵法一道去应对离云岛上的禁制,虽然胡爻道人不觉得叶拙有任何成功的可能,甚至心底深处还冒出了不以为然,胡爻道人自己最清楚,自己之前之所以会忽然提及这个事情,并不是真的已经发现了什么,只不过是找不到更多切入点,以此来引起叶拙的注意罢了。事实上,仅仅粗略看过,胡爻道人心中早已明白,且不说自己之前发现的山川河流是不是真的有卦爻之意,就算真是,离云岛外的天之诅咒禁制都远不是自己所能破解的,如此以天地为阵盘,以山川地势为符文的大阵,可远不是移山倒海可比的,自己领悟的可是阴阳二爻卦爻之道尚且如此,更不要说之前甚至都没有研究国阵法一道的叶拙了,换言之,说这等天之禁制根本是人力所不可及的也不为过。

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在心中自己想想,越是如此,面对叶拙的请教,胡爻道人反倒越发的热情主动起来,再几句之后,眼见得叶拙问题不少,但左一下右一下根本不得章法,真要一个个解释下去,不定费多少工夫才能解释清楚,胡爻道人顿了顿后,干脆提议道:“叶拙道友,你若是想要钻研阵法禁制一道的话,这么直接讲解效果并不算好,不如我给道友再刻画一枚玉简,将有关阵法禁制一道的基础常识都留在其中,道友自自己研究,最好能再亲自动手刻画谢符文布置些禁制相互印证,效果才更好。”

说完之后,胡爻道人其实还是有些忐忑之意,生怕叶拙以为他是在推脱,让胡爻道人高兴的是,叶拙没有半点的不高兴,反倒很是欣喜的应了下来:“好,那就先行谢过了。”

更让胡爻道人欣喜的是,叶拙不仅仅道了声谢,一边又掏出一枚玉简递过来时候,叶拙一边又说道:“等外面族人将灵泉水都用过之后,叶某送你离开离云岛。”

干脆利落,没有半点遮掩的承诺,自然让胡爻道人高兴


状态提示:第二七零章 礼送--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