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仙侠修真>叩天门>第二七一章 确认

送走之后,叶拙就再没有去想胡爻道人,更没有去想那位青丘山元婴老祖胡眉道人的事情了,相比于不相干的东西,叶拙心里想得更多都是自家离云岛天之诅咒禁制,都是岛上禁地白骨深涧。

因为胡爻道人有意无意的一句话点醒,叶拙对于离云岛天之诅咒禁制有了另一个角度的看法,不用说,眼下在叶拙心里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验证自己之前的猜测,然后重新计划以后自己的修炼之事了。

往回飞遁时候,速度比出来时候还慢了几分,时不时的还会驻足半空停上一会儿,或者四下扫量,或者盯着下面一道山川、一道河谷看上一阵儿。

不要说阵法禁制,便是符文之术,叶拙也从来没有仔细研习过,是不是有所天赋还不得知,但就算是阵法一道的天才,天赋强如胡爻道人也是一笔一划,一枚枚符文,一点点禁制慢慢磨练才能有所成就,叶拙也断不可能凭着两枚玉简,一时半刻间的探查便能够到达什么水平。

不过已经金丹之上的境界,还有数年来足够丰富的经历见识,已经足够将叶拙跟其他同样初学禁制阵法符文一道的学徒明显的区分开来,就好比一个从未学过武技成年男子,虽然长远看未必会比一个孩童有更高的成就,但短时间内,实力提升肯定远远胜过一个同时习武的小童。一时半刻间的浏览玉简,叶拙刻画符文、布置阵法的水平肯定没有多少提升,但从高处着眼,对于禁制阵法总体的认识却更深刻了几分,再加上先前胡爻道人的指点,依稀间,叶拙也从自家离云岛山川河流走势走向中感应到了几分卦爻之意。

不过这一刻叶拙之所以看自家离云岛看得这么仔细,这么用心,可不是因为自己刚刚的那么点阵法禁制的造诣提升,胡爻道人都看不出什么,只是靠着他的大道法则阴阳二爻之道体悟才有所察觉,仅仅凭着连门都算不上踏入的阵法一道水平,叶拙便是眼珠子跳出来也不会看出更多东西。

叶拙真正倚仗的依旧还是自己早已经用熟了的破妄目神通之术,以及自己识海深处已经没了禁锢之效,但其形犹在的囚字印上。这却是胡爻道人都比不上的,尤其是囚字印,放在别的地方没有半点用,但在离云岛上,却很可能是接触天之诅咒禁制最关键的东西。

就在之前送胡爻道人离开的路上,叶拙已经感觉到了一缕不同,每每自己神念触及到识海深处囚字印上时候,自己破妄目中,就会依稀看到脚下山川河流些微的波动,不似以往所见的禁制流光那般耀眼,若不是有胡爻道人之前的臆断,没有自己的思想忽然冲破一重窗户纸后的通透,或许就算看到了这些波动,叶拙也不会注意到,甚至当时的叶拙更多想得也不是什么禁制阵法气意闪动,那更像是山间空气流淌映入眼中的动静,这样的情形

叶拙早已经见过太多了。

但回来路上,屏气凝神仔细又观探了好几处之后,跟胡爻道人所言印证,加上对自己的破妄目足够相信,叶拙心底却是已经确认无疑了,那绝不是什么山风淌动云气卷舒了,就是某种禁制阵法气意的闪动。

确认了确实是禁制波动,却也只能到这里了,依着叶拙以往的做法,借着破妄目找寻禁制流光之中的疏漏,然后自如穿行于大阵之中的做法,在这里却是行不通的,无他,确认自己看到的是禁制波动的同时,叶拙还确认了另外一件事情,自己所看到只是一道完整禁制流光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或许只是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依着叶拙的估算,整道的禁制波动或许绵延数千里,蜿蜒数万里也不一定。

一座大阵如此浩大,并不稀奇,便是当初的池天宗,护宗大阵都能笼罩方圆数百里之多的,但只不过一道禁制流光就如此浩大却是超出了叶拙的见识,原本这也不算什么,对于自家离云岛天之诅咒禁制而言,便是再古怪再稀奇的事情出现,叶拙也都能接受。

麻烦的地方在于,想要找寻一座阵法的破绽疏漏,仅仅靠着这么小小的部分却是远远不够的,至少要一眼笼罩一小片区域才有可能。但不要说一片区域了,便仅仅是这道波动所属的一道禁制,叶拙也根本无法窥得其全貌,稍作估算,叶拙就知道想要一眼将整道禁制都尽收眼底,或许要到数十里甚至更高的地方朝下看才能成。

但千丈之上就是天罡之气所在,便是已经到了金丹之上,便是无漏经已经快要大成,叶拙也确认自己此刻去接触天罡之气跟找死没什么不同,或许将来自己境界再有提升到了金丹中期金丹后期,无漏经也再进一重,彻底成就无漏金身之后,才有可能去试试那天罡之气中的天道之威。

无法升高到足够高的地方,便无法窥得完整的禁制流光,若真要精通阵法一道,或许多费点工夫,就在低空处沿着波动脉络也能大概勾勒出模样有所收获,但叶拙显然还没那个水平,便是以后也难,毕竟,相比于忽然冒出修炼阵法一道的心念,境界提升,依旧还是叶拙最为看重的,便是以后会分心研究阵法禁制一道,也断然不会放到比提升境界更重要的位置上去。

能够验证这一道道山川河谷,河流走向之中确实蕴藏着卦爻符文之意已经足够了,这已经证明天之诅咒禁制并不是如以往祖祖辈辈离云岛认为的那样,真的无影无形不可捉摸,虽然依旧不是眼下的自己所能摸清,甚至破解的,但远比以往那样茫然


状态提示:第二七一章 确认--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