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仙侠修真>叩天门>第三零五章 穿行

不怪叶拙如此感叹,实在是当初的他太过小看了修真世界,太高看了自身实力了。

当时的叶拙因为离云岛没有半点天地灵元,茫茫西海之中也稀薄之极,南天域又难得回去,想要继续修炼继续提升最好的选择就是再回去已经算是熟悉的南荒境。因为更早之前的恩怨,更为好走的借道南天域说不定会碰到更大的危险,经过商量之后,叶拙、狐灵儿还有虫母小家伙一致同意不去南天域,而是渡海去往南荒境。

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奇怪,当时的叶拙已经成功筑基,加上玄黄三经,千羽风雷翅雷动九天风行万里之威,足可以跟筑基中期修士相比,后来在落阳秘境之中的几次斗战也证明了这一点,而且虫母小家伙虽然品阶难定,但实力也同样不弱,因为玄黄无漏经的契合,单论肉身之强还在叶拙之上,一人一虫联手足可以面对任何一个没有结丹的修士,而茫茫大洋之中,碰到金丹修士的几率显然要比南天域小的多。至于妖兽,且不说西海天地灵元稀薄,根本难以出现多么高品阶的来,就算碰到一人一虫凭实力难以灭杀的,或者叶拙催动遁法半空飞遁,或者由虫母小家伙领着大家水下遨游,都可以应付过去,因此,就算可能要多绕不少的路,多花不少的时间,这样的选择也被两人一虫一致通过。

如果当时没有碰到太宰屠,没有去了落阳秘境的话,或许事情也真的如叶拙狐灵儿还有虫母小家伙的预料,他们两人一虫确实能够顺利渡海来到南荒境外,但恐怕也就只能到这里了。

决定渡海而行的时候,狐灵儿曾经提起过,南荒境海岸外又一片比澜沧江更危险许多的海域,不过究竟有多么的危险,狐灵儿却也不是很清楚,经过两人一虫商量之后,还是觉得凭着叶拙跟虫母小家伙的实力,加上狐灵儿天生灵体的敏锐感应,两人一虫应该能够安全渡过去。

直到这一刻,叶拙站在了这片海域旁,亲眼看到了其中的情景,才知道当时的自己、虫母小家伙还有狐灵儿太过乐观了。这里比之澜沧江之险高出了何止一点点,两者根本不能同日而语。澜沧江之难,在于头顶有天罡威压禁制飞空,而水中有凶恶嗜血的鱼鳖,一旦跌落其中便会瞬间被分而食之,但那样的危险也就是针对炼气镜修士而言,只要到了筑基境界,只要不找死去遁空而行,大可以轻松掠水而过。眼前这片海域却是不同,不仅仅上方天罡威压更暴烈许多,水中海兽比河中鱼鳖更凶残强大许多,更麻烦的是上上下下还有无数的禁制乱流闪现消失,五行之力,天雷之力,血气煞意,空间波动……才不过刚刚看了几眼,叶拙就几乎看到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天地力量,其中还有一些叶拙甚至都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来头。

若这些乱流仅仅只是足够霸道还没什么,凭着破妄目加上狐灵儿的天生

敏锐感应,只要能提前发现避开就是,终究并没有将整个空间都塞满,其间有足够让人通行的稀疏之处,但事情显然远没有这么容易,诸般乱流不仅威力绝伦霸道之极,更麻烦的是它们的出现消失都没有半点征兆,便是破妄目或者狐灵儿的感应能够发现,也根本没有让他们反应的时间,当初两人一虫真要一路渡海来到这里并且闯入其中,不死都肯定会脱层皮,能够不丢性命及时返回西海大洋之中就是万幸,绝对没有可能穿过这全速而行不过几个起落,算距离也就百十里的海域的。

不能穿过这片海域,就只能继续在西海之上逛荡,没有落阳秘境的充沛天地灵元,没有那些灵草资源,现在叶拙肯定还在筑基境界徘徊,又或者只能冒险回去选择走南天域,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于叶拙而言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如今叶拙又怎么会不感慨一声的,当年碰到太宰屠时候只是觉得有一处安身之地不错,现在想想,太宰屠对自己的帮助还要更大几分,自己挂名当个长老当作回报也是应该的。

再仔细盯看一阵,叶拙心底的感慨之情变得更盛几分,刚刚看到一片绞结了不知道多少种霸道力量的威能忽然闪现,又嗖然而灭,一头足可以跟金丹修士相比的凶猛海兽没有半点反抗,就直接被诸般力量绞灭,连一点灰灰渣子都没有剩下,直接湮灭于无形。看的虫母小家伙一声惊叫,看的叶拙也出了冷汗,碰到如此危险,不要说当初筑基境界的自己跟虫母小家伙,便是如今一人一虫都有了金丹之上的境界实力,也难说就能硬抗过去。或许如此的威能算罕见,未必就运气差到一定会碰上,但耳中听到海域更深处目光难及的地方时不时都有正自嘶鸣的海兽吼声忽然戛然而止显示出想要彻底避开也没那么的容易。能在这片海域生存下来,并且壮大的海兽没有一只简单可欺,就算比刚刚那只差点,也绝对差不了太多,能够如此轻松灭杀它们的危险就算比刚刚亲眼所见的那一团差点,也差的有限。

不过一人一虫也只是吃惊,以及一些感慨,还不至于真的惊惧的,无他,如今的叶拙根本不用再如当年一样,催动千羽风雷翅风行万里时候,就只能凭着自己的肉身来抵御周围更多的威胁,如今不仅自己境界实力远胜当年,千羽风雷翅也又大大晋升一个品阶成为极品的法宝,就算硬闯,除非运气倒霉到极点,接连碰到刚刚那样的威能,否则,最多是身上挂点彩受点或轻或重的伤,总能闯过去。更何况,不久前在落阳秘境险


状态提示:第三零五章 穿行--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