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军事历史>北洋新军阀>第八百九十五章.一课

下路打成大乱斗了。

要说最了解你的,是你的敌人,还真是如此,现在宋勇忠还不知道毛玉儿是怎么也扮成印第安巫师,打入敌人内部的,总之,她这间谍玩失败了,墨西哥几部追着气味赶上来不说,还把本来挖坟挖的舒服的西班牙人也招惹了过来,附近方圆五十多里,俨然已经打开了花,到处都在厮杀着。

哪怕是风里来雨里去,拿致命危险当家常便饭,拿响尾蛇当辣条的宋勇忠也是头一次经历如此的危险境地,战马才刚刚绕过右手边的悬崖,向北跟上毛玉儿,长啸声中,荡着绳子两个埋伏的美洲虎战士竟然就从天而降,直勾勾的扑到他和老三身上,寒光四射,不知道粹了毒没有,发着蓝光的匕首直奔着他的咽喉而来。

甚至挨着不远,几个西班牙征服者才完成一轮火枪的装填,对着自己们瞄了过来。

噗~噗~

枪响中,两个血窟窿猛地冒出来,密实的柔软坚韧的美洲虎皮能抵挡得住钝器棍棒,对子弹却是无能为力,力气一瞬间被抽空,蜘蛛那样缠在宋勇忠身上的美洲虎战士瞬间萎靡了下来。

被当了个肉盾,挡住子弹的印第安勇士旋即被宋勇忠甩垃圾一样丢下了战马,她那柄抢过来发蓝的匕首也没仍,两马交错,被他狠狠一刀扎在了尚且与老三搏斗那个美洲虎战士的后脑勺,又是重重一声,第二具尸体被重重扔在了道边,忽然冒出来的西班牙人一边怒骂着,一边装填着火枪,这功夫,宋勇忠已经是两马飞奔而去。

可刚摆脱了这个险境,宋勇忠心旋即就揪揪了起来,前面呼喊声猛然炽烈,黄土高原那样千沟万壑的山崖底下,才逃过墨西哥土人截击的探险队,愣是与一队包抄的西班牙征服者撞了个顶头碰,十几个拿着短矛的印第安土兵悍不畏死的与探险骑队纠缠在了一起。

至于毛玉儿这个战场菜鸡,则是愤怒的掏出她的大口径手枪,直接奔着挨着身边一个土兵脑门崩了过去。

听着枪响,宋勇忠脑门上简直是青筋暴起,惊骇的拔出马刀猛地揣着马屁股撞向西班牙人的火枪队侧面,手起刀落砍了一个正在瞄准的家伙,同时头皮发麻的凄厉咆哮着。

“小心!!!”

惊愕的抬起头,瞬间看到了几把西班牙火枪黑洞洞的瞄着自己,毛玉儿一瞬间完全傻在了那里,有生以来,她头一次品尝到了死神对着自己招手的滋味。

噗噗~

又是火枪击穿血肉之躯的声音响起,一股子炽热的鲜血喷溅在玉儿精致的小脸上,在她呆滞的目光中,棒槌的战马已经飞错而过,带着似乎来自长白山寒夜的狂风那一般最后的怒吼,这个愣头愣脑的汉子重重砸在了地上。

交锋就在一瞬间,战马捅传了对方火枪手阵列,挥刀砍了两个缺乏防备的西班牙人,看着前面那些土兵与戟兵骇然往回赶来,来保护自己的方阵,提着马肚子,宋勇忠又是一个呼哨,叫着用连击弩支援压制的老三,两个人也是拔马而逃。

不过稍稍令宋勇忠意外,放心的是,半张小脸被染红了的毛玉儿虽然双眸热泪滚滚,可她还是没有失去理智的赶回去,只不过一边不住的回着头,一边跟着骑队,继续向北方奔逃去。

跟着宋勇忠身后,西班牙人愤怒切贪婪的叫嚷声猛地响了起来,哗啦啦沉重的马蹄子声,几十个征服者骑兵凶悍的从背后追杀了上来。

几百枪打不死的是抗那啥神剧,两支骑兵奔驰在大峡谷边缘,彼此间的枪声此起彼伏,追的快的西班牙人一个跟着一个陀螺那样从马背上翻下来,可殿后的探险队骑士也是先后被点射下马,惨叫声此起彼伏着,大股大股的汗珠子顺着宋勇忠黝黑的脑门流淌下去。

跑还真跑不赢这些西班牙人,不说欧洲马与蒙古马的差距,仅仅这些天,探险队战马驮着骑士和沉重的装备补给所消耗的体力,状态上就赢不了,想要逃脱,就只能壮士断腕了,可毛玉儿的印第安大披风忽闪忽闪跟个大旗似的,刚刚她的左轮手枪也暴露了她的身份,就算现在抢过水晶头骨,能把这些西班牙蛮夷吸引过来吗?

而且回旧金山的道路还被堵死了,可怕的大盆地方圆百里找不到水,老三那家伙又能把公主活着带回去吗?

不过到底是宋勇忠,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下定了决断,一巴掌夺过了毛玉儿马褡裢上的袋子。

在她惊骇的尖叫中,直接将里头的水晶头骨掏出来,迎着阳光高举着,水晶折射的独特光芒,瞬间在那些追杀的西班牙征服者骑兵瞳孔中,勾勒出了一股子格外贪婪的目光,举着头骨,他是直接折出了骑队,照着另一边蜿蜒的蘑菇石岔道就要钻过去。

奈何,千钧一发这个节骨眼上,老三焦躁的呼喊,逼着宋勇忠又不得不惊骇的迎把马头拉了回来,激烈的翻转差不点没让宋勇忠连人带马趴在地上。

“头儿,前面有鹰爪孙!”

这黑话是探险队的暗语!强忍着胸口吐血的冲动,压低目光向着远处眺望,此时太阳正当空照耀,刺眼的阳光中,狭窄的侵蚀山蘑菇石边缘,灌木丛里,兵器的寒光若隐若现,这儿也有埋伏。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这儿似乎进了个绝路了。

“头儿,怎么办?”

“冲!”

身体完全压在马背上,右手把马刀拔了出来,宋勇忠亲自一马当先向前奔去,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决心,胯下的战马亦是嘶鸣着


状态提示:第八百九十五章.一课--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