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军事历史>执局>第611章 各自的心思

这都什么时候还让人来见?秦春真是轻重不分,只是方四也不敢忤逆只能依言办事。』

回到城防司,将事情和孙诩侯三说一遍,侯三十分不理解秦春此举,起得恼意道“见什么见,我们快带人去南营!”

孙诩显得谨慎道“你有军令?没有怎么进去?这个时候给我们添堵,秦春多半是要坏事,听说他和李锦在军中争权”沉吟片刻提醒侯三道“善闯军营是大罪,你去见秦春,我带人去南营”

侯三知道孙诩想一力承担闯营大罪,这事可不能答应“得了把你,还是我去,我毕竟是禁军统领”

这时和他来劲,孙诩厉声道“就这么说了,快去”

侯三固执瞪看孙诩“说了我去就我去,想浪费时间和争执这个?”

的确是没时间浪费,孙诩没好气横一眼侯三妥协道“那你还不快去!愣着干什么”

侯三回以一笑带着方四和一队城防军走了。

孙诩脸色肃然深深吁口气这才离开城防司,秦春在城墙之上监督樊勇此战,樊勇是许明山结拜兄弟,这次过来是想着,可不能让他们二个兄弟把功劳都抢了。

孙诩上得城墙来秦春身边见礼“见过秦将军”

秦春显得热情打量一眼孙诩笑道“孙都护来了”见侯三不在“咦”一声“侯统领呢?”

孙诩正声道“带人去南营”

秦春也是料到如此冷笑“一个人来见我,一个去南营,你们这是在打发我呢?”

孙诩语气昂扬道“不知道将军为何不立即带人去南营?”

秦春自然是早就想好借口“这事你可是为难我咯,陈化大小事宜现在是樊勇说了算,我可不能越权办事,事后如是证明空穴来风,樊勇去告我一状如何解释?”

这鬼话怎么能够说服孙诩,孙诩并没有给秦春好脸色责问道“看来秦将军是打算置之不理,连查都不查,是真的想看见南营大乱”

秦春冷笑道“你这事何意?何不直说?”

气话说一句就好不能拿着惹恼人,孙诩压下愤气道“这是慕雪行亲口给的指示,如不肯定是不会乱说”

秦春冷言冷语道“你认识慕雪行,我可不认识他,谁知道他是君子还是小人,我可听说了,他现在就和那伙人在一起,这就不得不让人奇怪,他在那伙人身边做什么?怎么混进去的,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把那伙人杀了?谁知道是不是一丘之貉”

详细情况孙诩也是不知道,只不过孙诩不容秦春说慕雪行坏话,孙诩反问“如是一丘之貉为什么要给我们这个消息?”

秦春不想在和孙诩多费唇舌“侯三仗着将太子从靖北救回有功,敢带人往南营闯,这事定会如实上报!”

上不上报这个孙诩无法阻止,说软话多半也是没用,请辞道“如将军无其他。。”

孙诩话还没说完,秦春截断摆手道“去吧”

-

要想进去南营从正主门那是不行,要想进去还是西侧入口,西侧这里位置比较偏,但也不是说进去就进去,入口附近有十人看守,硬闯那是不行。

前往西侧入口前,他们来到一铁铺外,铁铺的门是掩着,城内人心惶惶哪有什么生意上门,铁铺内有铁匠和学徒二人在内。

学徒在拿布擦着马蹄铁,铁匠则是心事重重顺着窗口看向屋外,学徒道“师傅,这仗我们能打赢么”

铁匠道“肯定会赢,不赢宁王军入城,哪有我们好果子吃”

掩住半边的门让人推开,江华慕雪行小三入内,见有客人铁匠起身来迎“客官,今日想打些什么”

小三入内二话不说,剑一起就将学徒刺死,学徒连惨呼机会都没有就倒在地上,血将手上擦干净的马蹄铁染红,铁匠见人一进门就行凶,不自禁的惊叫“救命呀!”

呼叫时想从后门跑出去,只是小三的剑迅疾无比搭在他脖子上,见得小三杀人,慕雪行在旁倍为震栗!让他连反应时间都没有。

铁匠让小三凌寒的长剑搭在脖颈,吓得不敢在动,江华上前笑看铁匠“怎么称呼?”

铁匠鼻孔大张,嘴中鼻中不住大幅呼吸,脸无血色看着让他触目惊心的倒地学徒。

铁匠似乎是被吓坏,一时之间竟不答话,江华起掌拍拍铁匠脸颊,铁匠这才回神看人,江华笑道“别看他,看我,我问你,怎么称呼?”

铁匠战战兢兢嘴唇发颤答复“冉。。冉正。”

江华咧嘴笑道“冉正是吧,我问你想不想活命?”

冉正颤栗道“想。。”

江华指着冉正道“想活命就听好了,把送到南营马蹄铁拉上车跟我走”

冉正惊恐看着江华,并不作声。

江华挑眼在看“听清楚没有?”

冉正如啄木鸟般连连点头“听清楚了”

江华这时笑道“多谢”

请人帮忙是应该道谢,如此有礼貌倒像个君子。

秦春也是君子,君子就该在别人有难处的时候想方设法帮忙,在听说南营要乱之时,虽然不知道怎么个乱法,有些应对措施还是要做,在方四离开后早是让亲信持着他的令牌去到南营。

亲信名叫全弘济,南营副官叫安修平,有士兵入帐通报“副官,秦将军派人求见”

安修平皱眉道“秦将军?”琢磨片刻道“让人进来”

“是”士兵退下。

没过一会全弘济趾高气昂入内,安修平起身迎道“秦将军也到陈化了?”

全弘济点点头道“听说你南营现在是你在管?”

安修平道“是


状态提示:第611章 各自的心思--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