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军事历史>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第十章 陈朔

此时,回到东禹城内。

“不用了。”一道声音传入章天朗耳中。

章天朗扭头望去,只见刘德一步步缓缓地走向城墙,刘贵也在一旁,想要搀扶一下,却别刘德用手打掉,无声的眼光仿佛告诉刘贵:我还没有废物到上台阶也许要人扶的地步。眼睛比较细的人都能发现,刘德走这几步,确实有些累了,脚步发虚,如果有人轻轻一推刘德,都有可能使其跌倒。

“看来此次战役后,要加强武艺锻炼了,这身体确实有些弱了...”刘德暗暗思索道。

其实刘德也有口难言,在路上自己糟糕的骑术已经把自己的体力消耗殆尽,再加上这幅盔甲对自己现在而言,确实有些沉重,这才造成上个台阶都这么费劲。

章天朗看到此,也不敢言语,连忙将刘德请入城门楼内。

刘德刚坐下,就忙问道:“朗叔,今日战况如何?”

“启禀主公,在前几日敌人发动了数次试探攻击,而且,胡人恐怕已经知晓老主公病危或者...”

章天朗顿了顿,看到刘德皱着眉头,手扶着下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声音渐小,刘德也察觉到章天朗的欲言又止,表示自己不会责怪他,挥手让其继续说,章天朗这才继续道:“...或者老主公不在了,因为老主公已经数日未出现在城头了,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属下推测,近几日,胡人攻击强度必会加强,如果他们得到更确切的消息,形式对于咱们来说会更加严峻。”

刘德抿着嘴,想了想道:“城中会有奸细向胡人传递情报吗?”

章天朗道:“数十万民众,属下确实无法保证没有奸细。”

刘德拍了拍额头,自己有眼力技能倒是能够看出是不是奸细,但是数十万民众,累死自己也查不完啊!如果奸细在隐藏起来,那就更加难办了。

“朗叔,这样,从今天开始每天都发布口令,一天一变,口令不正确,立即捉拿,如若反抗,格杀勿论。并且城中要严加排查,只要有嫌疑,先关入大牢,战后再说!然后加强巡逻卫队,严禁城中百姓靠近城墙,预防敌人里应外合,偷袭城墙。”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巡视城墙!”章天朗道。

“好。”

“属下告退!”

这时刘贵从门外进来禀告道:“主公,陈大人来寻主公了。”

“什么!陈爷爷来了?”

刘德连忙起身前去迎接,在刘德的记忆里,陈大人,陈朔。东禹城的大管家,担任县丞一职,祖父刘尚之好友,和祖父有着过命的交情,亦是看着自己长大的,自己小时候和陈爷爷也特别亲近!陈爷爷有二子一女,长子因病早逝,无后;二子随大伯战死沙场,留有一子一女,陈琪、陈瑛,陈琪现担任军中都尉;陈爷爷唯一的女儿嫁给了大伯,生下堂兄刘乾,堂兄死后,哀莫大于心死,终因思念过度病逝。

这也是为了守卫东禹城,保卫家园而奉献巨大的家族,几十年的苦战,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多少家庭留下孤儿寡母,亲人离别,阴阳相隔。

刘德握紧了拳头:“我一定会改变这个狗日的世道,去他娘的战争!”

还没等刘德走到屋外,陈老就在两侍卫的搀扶下走了进来,刘德赶忙前去搀扶,“陈爷爷,你怎么来了?”

刘德挥挥手叫侍卫下去,自己则搀扶着陈老坐在榻上。

刘德扶着陈老有些瘦弱的胳膊,心中道:“陈爷爷也老了!”心中有些感伤,虽然陈老才六十余岁,看上去却像七八十岁的样子,为了东禹城的安稳,所有内政事物,必是亲自督促,不敢有丝毫懈怠,和祖父一同来东禹城任职时,还不到而立之年,现在却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为了东禹城,穷极一生。

陈老抓着刘德的手,担心道:“我从府衙听闻你醒来,就连忙赶往刘府,不曾想你竟来到了北城门,可把老头子我吓坏了,你身体初愈,怎么能到战场上来呢?刘家就剩你一个独苗苗,可不能再出什么意外!这里有天朗他们几个就成了,你立刻随我回府,好好调理身子,以后不能这么任性吓唬我老头子了。”

“陈爷爷!”

刘德一把按住陈老的手,“陈琪不也是你陈家的独苗苗吗?为何他能战场杀敌,而我却不能?”

“小德,你乃主公,他是臣子,这怎么能一样呢?做臣就应该有做臣的本分,即为东禹城之将领本就有守土御敌之责,岂可畏敌不前!”

“所以说,陈爷爷!我上北城门这也是我的责任,我刘家三代守卫东禹城,不能因为我是所谓的独苗就让我躲在府中,看将士们浴血奋战,拼死杀敌,做那贪生怕死之人,成为东禹的罪人,我做不到啊!”

刘德转过头来,对着周围的将士,指着不远处城墙上斑斑血迹,大声呐喊:“这城墙上的血,有多少是家中独子的,他们是为了什么?他们是为了东禹城,是为了身后的父母妻儿!我也一样,我的身后是十六万百姓,我可以躲,可以逃,那他们怎么办?我身上的血不许我临阵不前,这就是我的责任!以前,我上有祖父、大伯、父亲、兄长,有他们在我可以去风花雪月,可以去吟诗作对,但是他们不在了,那么就该轮到我了,我誓死守卫东禹!城在我在,城亡我亡!”

“主公!刘贵请战,愿为主公披荆斩棘!”

“主公!吾等愿随主公死战!”

众将皆跪拜与地,大声疾呼!不能自已!


状态提示:第十章 陈朔--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