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青春校园>田园小针女>第六百四十一章 所谓不容易

第六百四十一章 所谓不容易

翟老夫人原本不耐烦要说什么,听到姜宝青这句话,脸色凝滞了下。

文二夫人跟翟老夫人当了这么久的婆媳,自然明白这会儿翟老夫人在想什么,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她这婆婆向来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俗称耳根子软,这是被姜宝青三言两语,给带的怀疑到她身上去了!

文二夫人心里把姜宝青骂了千百遍,面上却一副受伤的模样来:“宝青你怎么这样想我?当时是你院子里的管事没来得及领了那份额,再加上老夫人院子里又急需,自然是要先可着老夫人来……这也是我们做小辈的一份孝心,怎地,你不乐意给老夫人用么?”

姜宝青笑了下,慢条斯理道:“若是二夫人非要这般说,那就这般算吧。”

却是一副就此偃旗息鼓的模样。

文二夫人这生性多疑的,见姜宝青这样反而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生怕姜宝青有什么招在后面等着她。

然而开口的却不是姜宝青,而是尚大夫人。

“二弟妹,倒也不是我这做大嫂的仗着身份说你,”尚大夫人微微敛着眉眼,声音有些清淡,“夏日用冰本就是大事,合该冬日里就贮存足够用量的,怎地出了这般大的纰漏,险些让娘没了冰用!”

这话说得文二夫人脸上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

她紧咬着牙关,忍住口腔中的血腥味,面上却要挤出笑来,仿佛尚氏在开玩笑似的:“大嫂这话是在怪我了……”

尚大夫人淡淡道:“眼下定国侯府的侯夫人是你,当家主母也是你,我不过是个孀居的礼佛人,哪里会怪你。不过是提醒你几句,日后这种纰漏莫要出了,不然,旁人听说了这事,不知情的,还以为你这是借着娘的势头,来欺负我这刚嫁进来的儿媳妇呢。”

话说到这里,翟老夫人的脸色已然很不好看了。

姜宝青微微低头,掩住了眼里的笑意。

有些话,她这个做小辈的,不管有没有理,说出口就是错。

还是尚大夫人这等辈分的人说出来更恰当些。

文二夫人脸上强撑出来的笑容越发难看了:“……大嫂哪里的话,我本也是一片好意,想让娘感受到计儿媳妇的孝心,如此看来,倒是我多此一举了,惹得计儿媳妇不满。我分给她冰块她也不用,反而出去买……倒不是心疼那几个银子,只是我担心,也不知道外面会怎么传我们定国侯府呢。”

文二夫人说的委婉,然而却是转守为攻,干脆利落,一句“也不知道外面会怎么传我们定国侯府”,一下子把事情的矛盾又给引到了姜宝青头上。

听到这,翟老夫人一激灵,想起她把姜宝青喊来的初衷,当即怒气又上了头,重重的拍了下椅子扶手:“尚氏,你也不必再替那姜氏说话了!她做出这等事,就是不把我们定国侯府的颜面放在心上!”

尚大夫人不动声色的看向姜宝青:“宝青,你做什么了?”

姜宝青声音软软的:“娘,我没做什么啊,不过是去冰窖里买了些冰。”

尚大夫人还没说话,唐三夫人已然嘴快的接了过来:“大嫂二嫂,娘,你们听听这话,这像话么?刚嫁进来的侯府少奶奶,竟然要出门去冰窖里买冰来用。知道的会说几句你这事做的不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侯府怎么着亏待了这位少奶奶呢!”唐三夫人转头看向尚大夫人,上下嘴皮一磕,话说得又快又急,“大嫂,有些话二嫂不好说,我这人向来心直口快你们也都晓得,我就没那么多顾忌的直说了……眼下侯府里当家的是二嫂,可这么多年,吃穿用度上,二嫂哪里亏欠过大房?二嫂她不容易啊,毕竟咱们家这情况,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的,外面的流言就沸反盈天的,二嫂为着整个家的声誉,容易吗?”

说到动情处,唐三夫人拿帕子沾了沾眼角的晶莹,哽咽道:“可宝青今儿下午这么出去一买冰,让外人怎么看二嫂,怎么看我们定国侯府?”

“好了你快别说了,”文二夫人恰到好处的打断了唐三夫人的话,她低低的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想想怎么补救了……”

唐三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二嫂!我知道你素来贤惠,但眼下有人偏要这样戳咱们肺管子,你不拿出点规章制度来,以后如何管家?”

姜宝青冷眼瞧着,这是要“顺理成章”的对她施以惩罚了?

文二夫人却有些犹豫的看向翟老夫人:“娘,你说呢?毕竟宝青是刚进门的新媳妇,从前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不是故意的……”

似是要把这选择权交到翟老夫人手上,然而话里面却无不在暗示,这次要给姜宝青个好看才行。

没有经验,不更得下狠手教么?还顺便让翟老夫人想起来之前要给姜宝青指派管事嬷嬷,被姜宝青拒绝了的事。

果不其然,翟老夫人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她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就听得姜宝青一脸讶然的开了口:“二夫人三夫人你们在说什么呢?”

唐三夫人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看看,看看,全无悔改之意,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月翠!”翟老夫人气得满脸通红,喊着月翠,“把我那龙头拐杖拿来!”

月翠愣了下。

文二夫人给月翠使着眼神,让她快些去拿。

谁知这当口,姜宝青却脆生生道:“老夫人莫生气了,二夫人


状态提示:第六百四十一章 所谓不容易--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