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言情总裁>第一侯>第三十七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

武鸦儿刚来的时候,李明楼很惊讶,问他怎么来了。

他当时怎么答的?

李明楼努力回想:“他说来看看。”

元吉道:“来看什么?”

当时说完来看看然后他抬头看天,说京城比相州热,再然后就是看皇宫,后来还看书.....

难道是来京城看天看皇宫看书的吗?

李明楼自己先笑了。

“这可不算,来看什么无所谓。”元吉有些哭笑不得,又神情凝重道,“整个京城军营我们自己都能敞开了任凭他看,他看了之后,想要什么可有跟小姐说?”

他将武鸦儿缺粮缺人的分析告诉她。

李明楼皱了皱眉头:“这些我都没想起来。”

“小姐也缺粮缺人呢。”元吉道,想不起来才是理所当然,大家都缺,就只能自己顾自己了。

李明楼点点头:“我知道,不过还是问问他需要些什么吧。”

她给不了,可以想别的办法,或者让别人给。

“周献说,兖海道日子过的太安稳了,有些不安分。”

兖海道位置很优越,叛军一心入腹地,没有侵扰这边,再加上北地乱战,他们更是成了世外桃源,跟很多小道府一样,官将都观望着,等新帝和安康山分出胜负。

所以他们谁都不会得罪,沂州那边送来消息,兖海道有船经过海北上装满了货物。

元吉道:“史朝逃到建安州。”

平卢范阳都被振武军收复了,向西断了路,但建安州还有海路可走。

李明楼道:“让周献拿下兖海道,就可以解决武都督那边粮草人手短缺。”

进京之前安排周献协助宣武道和淮南道,元吉微微皱眉:“那安德忠就只能交给项南了。”

李明楼道:“他在淮南道那么久了,也应该有能力靠自己守住了。”

不过还是有点冒险啊,元吉没说话。

“元吉叔,先别上愁啊。”李明楼笑道,“还不知道他是不是要这个呢,我写信问问他。”

元吉道:“既然他没有开口,必然是有其他的考虑,小姐还是别问了,等他说吧。”

李明楼哦了声,道:“还是问一下吧,那么远跑来了。”

......

......

元吉走出来,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去问。

小姐到底是个心善的人,不提醒她的话她不知道也就过去了,知道了肯定要去问。

问了,武鸦儿就有机会回答了。

也许这就是那武鸦儿的打算,故意的。

姜名安慰:“就算小姐不问,武鸦儿早晚也会说,还不如小姐早有准备,不是已经想出了应对办法了吗?”

“周献是都督的人。”方二道,也觉得这个办法很好,“让他出面,他自己也愿意。”

元吉嗯了声,唤信兵去追武鸦儿:“等问到了再说吧。”

虽然才一天,武鸦儿已经走出去很远了,信兵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回来。

他站在门外廊下,内里李明楼才起来,正在梳妆。

“都督说没事,就是来看看。”

元吉眉头没有放下:“是不肯说?”

还没到说的时候?

李明楼在内笑了:“他说没事,那就是没事,看来是我们想多了。”

怎么可能?就算再近,来回也要十天,身为大都督,突然跑来京城,扔下十几万的兵马,才收整的北地,乱纷纷的城池,就是为了来京城看看?

乡下人吗?想看京城什么样?

也不对啊,他早就看过了京城了,还亲手打过呢。

“或许是想看看小姐打下的京城,跟以前有什么区别吧。”姜名笑道,捻须带着几分得意,“看到了就知道楚国夫人的威名不是夸大的。”

这个似乎有道理,元吉犹豫,但,武鸦儿也没有到处看啊,就在皇宫里睡觉,看皇宫的景致,看大小姐.....

这能看出什么?

“不要想了,要么是现在还不是开口的时机,要么就是.....”方二道,看着两人,“所图更大。”

更大?还有比粮和兵更大的?

元吉和姜名对视一眼,想到了。

“京城!”他们异口同声。

“怪不得他说相州不如京城,没有人种地。”元吉道,“没有人管理,这是想让小姐过去收整河北道,他来京城坐镇守城呢。”

小姐亲自把皇帝迎进京城,和其丈夫把皇帝迎进京城,结果和地位当然是不一样的。

姜名捻须冷笑:“果然所图甚大。”

元吉的眉头舒展开,看着北地的方向,警惕戒备的本能果然没有错。

......

......

李明楼将整个人沉入水池中,微凉的水让整个人都舒展开。

武鸦儿说,只是想来看看。

李明楼在水中闭着眼,嘴角弯弯的笑,那看了之后,觉得这京城这皇宫好看吧?

她应该写信问问他。

哗啦一声水响,李明楼站了起来,池边守候的宫女们吓了一跳.....

“夫人要什么?”

“是水太凉了?”

“是水不够凉?”

李明楼摇头,赤身迈上台阶,乌黑的长发在白玉般的肌肤上淌下一道道流水:“我要给都督写封信,不洗了。”

宫女们忙取下棉布展开,将出浴后李明楼裹住,为她擦干,为她穿上衣袍,为她包起湿发.....

她们忙碌着,脸上都露出笑,夫人和都督才分开,已经让信兵传过一次口信,现在又要亲自写信。

此等恩爱情深,她们已经许久未见了。


状态提示:第三十七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