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军事历史>明柱>第二百一十七章 黑剑

李缙趴在那里,有些后怕地说:“是啊,这可以说是不幸中万幸了。”

毛纪接话问李缙:“那救你之人,与行刺你的人一样,也蒙了面吗?”

李缙回答说:“是的,那人一身江湖人士打扮,个子不高,在五尺左右,身材嘛,偏瘦,大概就是这样了。”

毛纪又问:“那内个行刺你的人呢?”

李缙再次回答说:“行刺我的那个人,他一身平民打扮,身高在五尺四、五寸左右,身材健硕,别的好像也没什么了…对了,他用的那把剑看起来很名贵,不过没有镶嵌宝石,剑鞘和剑柄一团漆黑,另外剑锷和剑格的样式很特别,但当时情况危急,我也没有看仔细,上面具体是什么图案。”

巫立伟惊讶地开口问李缙:“李主事,你是说那人拿的一把全黑的剑?”

李缙瞧了瞧巫立伟:“没错,看巫大人的神情,莫不是巫大人认识哪个使用黑剑之人。”

巫立伟犹犹豫豫地说:“啊,也说不上是认识,只是见过有人携带使用,通体均是黑色的宝剑,只是不知那人是否与行刺之事有关。”

毛纪立即追问说:“那人是谁?”

巫立伟慎重其事地说:“是中军都督府的一个都事,他的名字叫卜焱,并且这个卜焱的身高体形,与李主事刚刚所形容的那个行刺之人的身高体形也有些类似。”

明朝有一官署名为五军都督府,这个五军都督府起初为大都督府,为防止军权过分集中,后来明太祖朱元璋以‘权不专于一司,事不留于壅蔽’为由,将大都督府一分为五,改为中、左、右、前、后五军都督府,分别管理京师及各地卫所。

最初的时候,五军都督府是统领全国军队的最高军事机构,掌天下兵马大权,主导国家的军事建设,是个实权机构,可在中后期却失去了参政、议政权,由‘总内外诸军事’的中枢机构,变成与兵部两者之间相互牵制,后来兵部凌驾于五府之上,成为了国家军事的最高管理机构,而五军都督府则变成了一个处处受制于兵部的单纯执行命令的机构,因为兵部拥有调兵权,而五军都督府没有。

巫立伟说的中军都督府,就是这个废柴五军都督府之一,至于都事嘛,则是个从七品的官。

毛纪一面琢磨,一面重复了一遍巫立伟提供给他的答案:“中军都督府的都事?卜焱?身高体形类似?”

巫立伟自地回答了一句:“正是。”

邵喜紧随其后,开口问李缙:“小李子,你和这中军都督府的人可有往来啊?”

李缙想了想:“应该是从来没有过任何往来。”

毛纪插言说:“既然是这样,我想应该是凑巧了吧,这行刺之事多半和中军都督府的人沾不上边,应该不是那个卜焱所为。”

毛纪为什么要这么说,为那个卜焱找借口开脱呢?答案是,他怕别人去查这个卜焱,因为他怀疑这个卜焱就是行刺李缙的凶手。

他为什么想要包庇这个疑似行刺李缙的凶手呢?因为他担心这事儿与夏皇后有干连,夏皇后的父亲夏儒,在未卒之时,是中军都督府的都督同知,在任时也展了一些为皇后效命之人,换句话说,就是夏皇后能指挥中军都督府的某些人为其做事,这事儿他是晓得的,是以他才会有这个担心,他想将卜焱的事情含糊带过,然后自己去查,这样即使真的是卜焱所为,且与夏皇后有关,他和杨延和等人也能及时善后,这样一来,就不会出现什么不利于他们的局面了。

邵喜疑惑地看了毛纪一眼:“你怎么知道和中军都督府的人沾不上边,不是那个卜焱所为啊?小李子和中军都督府的人没有往来,不代表中军都督府的人就不会害他,无仇无怨又怎样,难道中军都督府的人就不会受命于人干这事儿吗?”

毛纪听完邵喜的话,眼皮跳了几跳,他现在十分后悔,后悔带巫立伟来此查案,不然也不会牵扯出中军都督府的人,让他如此心烦意乱了:“我说的是多半和应该,也没有说,就一定和中军都督府的人不沾边,不是那个卜焱所为,既然邵大人心存怀疑,那你我就一同派人去查查这个卜焱好了。”

毛纪只是怀疑卜焱是行刺李缙的凶手,且与夏皇后有干连,为了保险起见,他才打的马虎眼,但也有极大的可能,那就是这事儿,与卜焱和夏皇后没什么关系,所以他说话还是很硬气的。

“嗯,我看行,查一查也就放心了,要是真如毛大学士所说,与那个卜焱无关,我们再找其他用黑剑之人也不迟。”邵喜说完看向了6松,“你带人遇刺他的人被暗器击伤了,你找到那个卜焱以后,让他把衣服脱了,看看他的背部有无新伤,要是没有那就算了,要是有一定要把人给我带回来,听明白了没有?”

“是,指挥使大人,标下听明白了。”6松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点了两个人,带人就走了。

毛纪与此同时,给巫立伟使了个眼色,巫立伟会意,也带了两个人跟了出去。

而邵喜、毛纪和袁宗皋这三个老头子,在6松和巫立伟去了中军都督府以后,也没有去别的地方,他们让茉莉叫人从别的屋中给他们搬了几把椅子,将李缙的病房当成了临时指挥中心,坐下等起了消息。

之后,大概过了能有两个多时辰,快到傍晚的时候,6松和巫立伟才回来,但是却没有将卜焱带来,不是他们看到了卜焱的背部没有新伤,放弃了对卜焱的调


状态提示:第二百一十七章 黑剑--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