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青春校园>江湖小香风>第94章 回家过年

第八十五章:回家过年

白翳带着羽族凤、白、银三家,以及一些年轻的后辈子弟前往九微山迎接蓝翡。

如蓝小翅所料,连蓝翡的面都没见着。

过了不久,凤翥再次带人前去迎接,这次森罗、郁罗终于是没拦着,一行人来到竹舍。尽管这里已经被再三修葺,但凤翥等人看见,还是不由得红了眼眶。

羽族让蓝翡流落在外,不管新的羽尊如何明智,对他们这些老一辈的羽人来说,都是一种屈辱。

凤翥率领一群人等在门外,森罗进去通禀。不一会儿,竹舍房门打开,蓝翡依然白衣蓝翼,手中握着白色的羽扇。见到诸人前来,他微笑:“最近你们似乎都很清闲。”

凤翥领着一众羽人下拜:“羽尊。”

蓝翡说:“你们的羽尊现在在落日城,正坐月子呢。”

凤翥抬起头,双目含泪:“在羽人眼中,您永远是我们的羽尊。”

蓝翡说:“哦?真是感人肺腑。”

凤翥说:“羽尊,这些日子,大家都很想念您。”

以前他在蓝翡面前说话也不这样,字字小心,生怕一不小心,就让蓝翡觉得被轻视和冒犯。当他突然意识到时,突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心酸。

蓝翡说:“凤翥,羽尊只需要一个羽尊。”

凤翥呆住,蓝翡只说了这一句,然后挥挥手,示意郁罗送客。

凤翥说:“可是羽尊,现在所有江湖门派都已经签下契书,对羽族之前的事不再追究。您返回羽族是顺理成章的事!”

蓝翡说:“乞求得来的宽恕,我不需要。”

凤翥还要再说话,蓝翡看了郁罗一眼。郁罗立刻上前,作了一个“请”字。

凤翥与身后的羽人互相看了一阵,也没有办法,只得离开。虽然心酸而沮丧,但是想起的话,心里还是不算绝望的——羽尊竟然料到了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有办法的。

他这样想之后,突然发现,其他的羽人也没有特别神伤的表情。他们也跟他一样,对如今的羽尊充满信心。哪怕是被蓝翡拒绝,对他们而言,也只是羽尊意料之中罢了。反正只要羽尊愿意,蓝翡早晚还是会回到方壶拥翠。

凤翥突然有点理解了蓝翡,如今的羽人,似乎在短短一年的时日里,已经开始习惯于蓝小翅的领导。

落日城,蓝小翅坐月子期间,外面训鸟场开始有羽人跟其他门派悄悄合作,接一些训鸟、送信的私活。木香衣和贺雨苔这些日子一直在各大训鸟场巡视监督,发现这样的事,他们当然气愤。

两个人飞书传报给蓝小翅,蓝小翅只回复了四个字——保留证据。

而她默不作声,这种风气也就越来越严重。

一个月之后,蓝小翅出了月子,这才召集羽族训鸟场所有场主和训鸟人、传信人议事。

因为是羽族的事,地点当然是选在方壶拥翠。羽人们陆陆续续到齐了,温谜倒是对这些事有所耳闻,他担心蓝小翅激进,特地派了柳风巢过来旁听。

可是等所有人都到齐了,蓝小翅还没来。大家议论纷纷。书信上写着未时初刻,蓝小翅居然真的就等到未时初刻才踩着点进来。

令众人意外的是,她不仅自己来了,手里还抱着刚刚足月的娃儿。大伙都惊呆了,这……这是干什么?奶娃大会啊?

蓝小翅在羽尊的位置上坐下来,看看神色各异的羽人,说:“不好意思啊,他爹和祖父这个时辰要练功,奶娘带着我又不太放心。”

大家都没说话,蓝小翅拍着手里的小奶娃,孩子在母亲怀里,很是自在,倒也没有哭闹。白翳和凤翥将这些天各训鸟场的账目呈上来,木香衣和贺雨苔也把这些日子训鸟场接私活的证据都送到她面前。

蓝小翅随手翻了翻,说:“前些天我喜得麟儿,就有人私下里传言,说我要回家带孩子了。”这话一出,顿时一些心里有鬼的就开始惴惴不安了。

:“当然了,我是并没有这样的打算的。毕竟带孩子嘛,哪里不能带?为什么非要回家呢?有时候我在想,当初我爹也曾有过孩子,你们怎么就不觉得,羽尊会回家奶孩子呢,从而人心惶惶呢?”

大家都没说话——这不废话吗,你爹是男的!

:“我知道,因为我是女人嘛。在从古至今很多人眼里,女人不管再如何,最终也是要回归家庭。但是呢,我觉得羽族是我的大家庭,夫君、子女是我的小家庭。所以,我是回归家庭,但也是先回归羽族这个家庭,跟我的族人、跟你们,在一起。”

现场安静:“我坐月子的这段日子,自问并没有耽误任何事,对我的宗亲族人,也还算是尽心尽力。但是即便如此,还是出现了一些让我不太满意的事。”

她低头,将木香衣提供的证据又翻了一遍,下面诸人屏住呼吸,一时之间,气氛十分凝重。

蓝小翅挥挥手,示意白翳:“念。”

白翳将册子拿起来,一一公布上面训鸟场私自与其他门派合作的记录。包括日期及对接人都有。

被他点到名的训鸟场,瞬间面色如土,但好在柳风巢在——有仙心阁的人在这里,好歹羽族不能自己动家法。否则如果是蓝翡时期,这些人胆敢违背他定下的族规,不仅自己会死得很难看,后辈儿孙都休想讨得了好——想想寒氏家族吧!

蓝小翅一直等到白翳念完,旁边柳风巢已经有点着急了,生怕她真的干出什么族规处置的事来。

蓝小翅倒是心平气和,只是


状态提示:第94章 回家过年--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