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军事历史>大魏王侯>第五百七十九章 冰寒

最新网址:.ken“没想到我们在短短几年之后,又能重回辽西。”

“这一次可是完全不同的情形了。”

辽西海边,随着刘益的一声令下,十厢都,五十多个军的府军将士,包括三十多个军的水师官兵,二十多个军的陆师官兵,还有三个军的重甲骑兵,开始在海边登陆。

李星五和董瑞祥两人各领一厢都,田恒与卢四海等诸将,现在都已经是厢都指挥使。

刘益则是为辽西行营总管,地位与大魏的太尉相同,也等于是枢密副使的地位,他的肩膀上已经是一颗硕大的金星,区别于厢都指挥使的银星,这也是府军军衔体系的最高峰,也是大魏秦王幕府将领的最高荣誉。

征辽西的连同后勤工程辎重人员有二十余万,动员了主力舰四百余艘,辅助舰船过千艘,一千五百艘战船携带连同水手的三十万人,还有大量的粮草,辎重,不仅负担着本路兵马的后勤,同时也支应着从山东河北行营过半的粮草供给。

海运实在是太省事,太经济了。

山东,河北行营大总管是秦东阳,这一路也是北伐大军的主力,动员了第一军在内的一百二十多个军,大军人数加后勤人员是四十五余万人,光是大型马车就动员了超过三万辆,挽马,骡子,毛驴数量超过十万匹,人均是三人一匹。

骡马数量看似惊人,其实按唐军规制,每十人一火,每火备马或驴六匹,四十五万人的大军,骡马要近二十万匹。

府军的骡马也是极多,但如果要满足大军后勤还是不足,主要原因一则是由海运运输了大量物资,大军进攻山东后,在山东路几个港口建立了补给点,就近运输,虽然还是要迂回绕道数百里,但肯定是比大军在江南出发就携带要省事的多。

二来便是准备了大量马车,山东河北行营是从江宁渡江出发,渡江并不困难,水师控制长江,扬州近在江岸,东胡人根本未派重兵驻守,只有少量的归降的北方禁军,大军前锋一至,这些北方禁军要么投降,要么溃败逃走了。

从扬州至楚州,再至山东路的徐州,沿途北上,都是走的南北最宽阔,维护也最好的京师至江宁一线的官道。

此外还有征集的大量民船,沿着京杭大运河与大军一同北上。

辽西行营以水师为主,任务是从辽西上岸,打下榆关,宁远,控制松塔诸堡,至锦州,渝水一侧,全部夺取,然后沿渝水驻守。

并未要求直接从辽南上岸,虽然参谋总部的计划是如此,从辽南上岸,直接从辽南攻至辽东,打下辽州等地,端掉东胡人的老巢。

这个计划却是被徐子先给否了。

不得不说那帮子参谋拟的计划相当大胆,也直接有效,但徐子先考虑的是大局,打败东胡人并不难,但要彻底根除这个隐患,非得做好将来持续北上的准备。

沿着辽河,嫩江,黑龙江持续北上,做好稳扎稳打,借着追击东胡残余势力的机会,持续北上,把后世的东北三省地方拿到手,还要继续北上,直抵北方的冰洋,将外东北的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彻底拿到手中。

大片的地盘不光是北极圈里的荒野,还有无比珍贵的林业资源,石油,天然气,矿产,这不是荒漠和没有开发价值的不毛之地,而是一片宝地。

就算以现在而言,可以获得大量的珍珠,人参,干果,鹿皮等珍稀物产,可以沿途建立驿站,在一些合适的地方建立军府,沿着江河道路修造补给点,只要放开开发,不管是松嫩平原这样的瑰宝之地,又或是那取之不尽的原始资源,这些东西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百姓移民至此,开垦种植,繁衍生息。

除了辽西行营,山东河北行军,尚有葛存忠为总管的荆州,河南,河东,秦凤诸路行营。

这一路有八十多个军,主力与后勤辎重人员三十五万人。

三路行营大军九十余万人,是完全真实的百万大军,幕府檄文在江宁发布,由李仪,吴时中,方少群三人把关,诸多的儒者动笔,待徐子先于江宁王宫中批复之后,颁行天下。

然后三路大军陆续出发,沿荆北,江宁,福州等重地动员出发,自崇德十九天燕京陷落,河北,河南,河东,秦凤,山东,诸路陷落,俱陷胡尘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后,徐子先便以大魏开府亲王的身份宣布在江宁为监国,并未在第一时间宣布继任为天子。

百万大军三路北伐,东胡兵在河南路北境与府军交战,溃败,在徐州与府军交战,再败,待刘益率军在辽西登陆,准备下榆关,宁远,切断其主力归途之时,府军已经接连战胜东胡,虽然未败其主力,东胡犹有十五六万骑兵在手,还有十余万归附的北方禁军,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么一点兵马根本无力镇守大魏北方广袤的地盘,而三路大军,任何一路都有与东胡兵正面交战实力,甚至是堂堂正正将其击败的实力。

水师一路看似较弱,但是从海上直接渡海而至,东胡兵在榆关只有几千人,宁远至松塔一带也是只有数千,这一路大军展开之后,榆关到辽西北部都成锁钥之地,想要破关而出,面对的就是府军二十万大军,根本没有可能,东胡人要走,不仅过不得榆关,连辽西北端的草原都是险地,只能再绕道千里,从呼伦河边的密林处走,没有后勤也没有补给,绕道千里,可想而知要多死多少人。

况且辽西军立稳脚根之后也不会放任其从眼


状态提示:第五百七十九章 冰寒--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