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仙侠修真>偃者道途>第48章 欣赏

此世卜算,并非玄学,而是基于术数的天衍之道。

它的主要原理和运作方式,便是计算。

算天,算地,算万物,神通道法,无限宇宙,俱皆能够模拟和推演。

无穷的计算力,即可达到理论上的无所不知。

但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即便仙神上尊,用尽全力推算一名凡人的命运轨迹,也只能得出至多百分之九十八的讯息,尚有部分并不明确。

其中被洞悉明察的部分,称为“定数”,未明的部分,称为“变数”。

正如烛火难自照,无穷计算力本身,也意味着无穷的变数在产生,算得越多,变数越大。

变数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彻底消除的,而且会不断干扰定数,使其重归变数,最终使得推演结果面目全非。

因而亦有凡人之命,仙神难断之说。

但无论如何,像李尘如今这般呈现一片混沌之象,全然无法推算者,也是东方茂生平所仅见。

他为偃者大师多年,什么天才弟子,精英人杰没有见过?再如何稀奇古怪的命格,毫无道理的天数,总也有几分道理可循。

那遁去的“一”,活跃程度有高有低,但至少推算的那一刻,如同拍摄的画面定格,能够让大能高手看清冥冥之中的某些东西。

李尘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天命,实在太奇特了。

东方茂定了定神,又再尝试推算,这一次,他甚至动用了自己所持天人一族的血脉能力。

他如今的这副身躯并非原本法身,而是通过某种手段攫夺而来,乃是真正的天生道体,天人之躯。

虽然只是小小少年,但其根骨天资,无疑比以往大匠时期的人族之身强大许多,亦对天衍之道拥有着神秘的加持。

只见他天眼睁大,洞察黄泉碧落,穷极九幽玄冥。

但不久之后,一股难言的酸涩之感就涌了上来。

东方茂眨了眨眼,收起手指,神色平静,完全看不出任何异状。

“天机难明,人道部分,却又如常……”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方茂陷入了思索,一时并未察觉,众人眼前的画面,在李尘身上定格得太久了一些,仿佛这次征剿貘肓的主角都变成了李尘似的。

等到东方茂回过神,已然难以挽回。

他为偃者大师,一举一动,牵动人心,即便是无心之言,也会被麾下和外人解读出无数可能。

这种行为本身,也有可能成为对戚大匠不利的因素。

东方茂还是颇为欣赏戚大匠的,并不想他因此受到影响,于是呵呵一笑,不动声色的把画面切换回戚大匠与貘肓交战的场面,但在这同时,也分出了数个单独的小场景,各自数尺大小的画面,分别照映五行旗,周边散修,以及锡陵城诸人。

如此一来,大家便可以充分观察战场周围的场景,互不影响了。

东方茂眼睛睁开,仍自还在注意李尘动向,却见傀儡机体把红铜锭吞进去后,工蜂傀儡再度出现,加入了挖掘矿石的行列。

这举止普通寻常,却又拥有着如同蚂蚁的井然有序。

普通人看着,一句“井然有序”也就完了,但东方茂却似欣赏什么美好事物一般,看得如此如醉。

因为他明白,单单这四个字,其实就已经非常不简单。

假设工蜂傀儡耗能固定,移动速度固定,工作过程中所行走的路线,就意味着效率。

如何优化调节,使得每一具傀儡所走的路程最短,消耗时间最少?

如若只是单独一具傀儡,答案非常简单,走直线。

但多具傀儡相互干扰,路上又各有障碍将如何?

是等待还是争先?是铲平障碍还是绕过?

这又涉及到统筹问题。

百余傀儡的统筹,难度已经不小了。

东方茂天眼之中似有神光闪烁,神识如同傀儡智能,飞快运算起来。

他也在尝试着以术算之道求解,结果发现,这些工蜂傀儡的行止模式虽然不是理论上的最优解,但亦已经相近。

而这种误差,是实际操作所允许的。

对方很有可能也得出了术算之道上的最优解,只是条件所限,无法做到绝对符合而已。

这种优化并非无用,相反,用处简直堪称巨大。

且不提什么智能化,自动化的发展,单单从节省能源和提高效率的意义而言,也已经不可小觑。

假设一具傀儡凭借此术节约下了一枚灵石的消耗,一百具就是一百枚。

这样是不多,但假若有十万傀儡,百万傀儡呢?

一月一枚的话,一年,一百年,一千年如何?

劳作时间,收获成果,亦然。

身为偃者大师,他是有足够智慧和远见,看出此间意义的,更不用提,这种技术能够用在生产劳作上面,也一定可以用在其他领域。

更让他欣赏的是,并非一名大匠表现出如此的能力,而仅仅只是一名师匠。

“散修多是没有师承,自学成才的,希望你是凭借自身钻研,得出此解。”

这个时候,一份全新的资料又被东方茂所察见。

他以天衍之道推算到了李尘在此世的根脚,乃是出身于白岩坊的乡间少年,曾得造化宗审核,授工匠身份!

东方茂想了想,召来近侍。

“钦天院那边你能说上话吗?”

近侍略带讶异看了东方茂一眼,肯定道:“能!”

“去找找群蜂之术的资料,复制一份给我。”

状态提示:第48章 欣赏--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