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恐怖悬疑>自带锦鲤穿六零>第一百八十九章 商量对策

乘警同志看着这个青年闭着眼睛在颤抖,认为这个青年是因为太冷。

毕竟学生们自带被子的不多,晚上棉袄单薄的人打冷战是很正常的,自从开始串联以来,这种情况他也见得多了。

等乘警往前巡逻,穿过了这节车厢出了门,这个瘸腿青年才从地上站起来,又往后面的车厢走去。

瘸腿青年害怕乘警的样子,尽欢就觉得他有问题。

一般老百姓惧怕公安是正常的,出于对官面上的人的畏惧感。

但吓得打颤就着实有点夸张了,这明显是青年做贼心虚的表现!

尽欢看着他一路往前走,在靠近干部车厢的时候,还专门观察了一下干部车厢值班列车员的情况。

早在尽欢刚精神力刚溜出来之前,那个白天热情活泼的女列车员,就已经在打盹了,这会儿更是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熟了。

尽欢看这个瘸腿青年把手脚放得很轻,然后轻声地推开了干部车厢的门。

干部车厢的人本来就少,现在这个点了更是清静得很。

尽欢跟着青年到了车厢的中段,然后看他在一个包房的门口,抱着他的挎包坐下来。

这时候尽欢才看清楚了这个青年的脸,青年的额头处有几个深浅不一的疤痕,老旧而笨重的黑框眼镜下眼神十分悲戚,因为太瘦两腮有些微微下陷。

这个时候青年突然咧开嘴无声的笑了,整张脸的表情就显得更扭曲了,他眼神里面的凉意,让尽欢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爸妈姐姐你们在地上走慢点,等等阿灿,阿灿马上就来陪你们了!”青年小声地念叨了一句。

听着这话的意思是,这个青年的爸妈还想已经不再人世了,这个青年是想自杀?

不过他走向自杀的整个过程可真够曲折的,遇到乘警还上演了一番谍战情节!

尽欢正准备回去把沈云旗叫醒,让他出来制止这个青年做傻事的行为。

尽欢猜测这个青年的父母姐姐,可能在风暴中遭到了迫害,这个青年本人估计也没少受罪。

他额头上的伤疤和他的瘸腿,估计也都跟大风暴脱不了关系。

还没等尽欢收回精神力,就看到青年从挎包里面拿出了几个玻璃酒瓶。

酒瓶里面都装着多少不一的酒,这是要喝上路酒了?

接着他又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牛皮纸包,难道还有下酒菜?

尽欢瞬间觉得有些无语,这哥们儿给自己准备的最后的宵夜,可真够丰盛的啊?

可牛皮纸打开来不是花生米,也不是熟菜,而是一包白色的粉末。

这粉末是个什么状况?

五六十年代,公安部门基本是肃清了“黄赌毒”,现在国内可没有什么一次成瘾的玩意儿。

接着青年从包里又拿出两个医院那种输液的玻璃瓶,玻璃瓶上面的标签上写着“丙酮”二字。

丙酮!!!尽欢脑子里迅速拉响了警报。

丙酮可是的最基本液体炸·药的原料,液体炸·药的威力是要远远大于传统炸药威力的。

虽然青年自配的炸药绝对赶不上几十年后的水平,但是按照液体炸药的猛烈属性,不管怎么样都要认真对待。

在安检水平已经很高的几十年后,液体炸药在公共场合仍旧是防不胜防。

至于现在,估计绝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液体炸·药什么玩意儿,就更别说防爆处理的应急措施了。

尽欢恨不得甩自己两耳光,亏她刚刚还同情这个瘸腿青年来着,简直就是乱发同情心,太圣母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懊恼悔恨的时间,得赶紧想出解决的办法才是。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尽欢连精神力都急得打转。

现在叫醒沈云旗,让他冲出包房去制止,这个办法显然是不可取的,这样很容易激怒本来情绪就不稳定的瘸腿青年。

万一瘸腿青年狗急跳墙,立马引爆炸(药)的话,大家都得跟着赔命!

再说叫醒沈云旗,万一沈云旗不知道液体炸(药)是什么的话,她要怎么解释。

本来尽欢就是一个典型的文科生,也只认识几个常见的化学名词,概念都还一头雾水,怎么解释得清楚。

尽欢用精神力确实是可以把瘸腿青年制服,但是她也没把握把炸·弹也搞定。

这玩意尽欢也就是上辈子在电视剧电影中见过模型。

电视剧里面的拆弹情节,都会让尽欢紧张得心怦怦直跳,就更别说真家伙了,完全就惊恐程度sss级!

空间也不行!因为鲤珠空间的时间并不是静止的,根本不能阻止炸·弹爆炸!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么办啊?尽欢此刻大脑的cpu都快要烧焦了。

过了几秒钟之后,尽欢还是决定把沈云旗叫醒,和沈云旗一起商量对策。

沈云旗毕竟是战争洗礼过的人,对于这些东西的认识,肯定比尽欢要全面一些。

再说沈云旗作为一个军人,听到有关炸·弹的险情,为了整车人的生命安全,他的首要任务和第一反应,都应该是冲到所有人前面去排除险情。

至于尽欢是如何得知液体炸(药)的?又是怎么发现情况的?这些问题也得等安全排除了危险,他们才能坐下来慢慢探讨。

尽欢分出一股精神力在外面对青年进行盯梢,包房里面尽欢从上铺一跃而下。

身轻如燕的身手,落地时候声音非常轻微,她先把包房的门锁打开,要不她连是怎么发现情况的都不好说。

在叫


状态提示:第一百八十九章 商量对策--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