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军事历史>大明特区>0064、土匪婆也有烈女

想了半晌,文刀还是伸手入怀,准备摸出急救包。

然而,还未等他施救,那婆娘竟然又将利刃往里插了插,疼痛得满头大汗,却仍旧不忘死死盯着文刀,满嘴溢血道:

“钻、钻天豹肯定是死了,罪妇自然也是活不成的对吧?只求、只求公子爷放过、放过奴家这、这一双儿女——”

说着,她使出最大的劲儿将一对不过两三岁的双胞胎推到文刀面前,然后又惨笑一声道:

“奴家、罪妇以命相抵我儿之命,来生定当、定当做牛做马相报,奴、奴家另外还有一笔自己的财富,藏、藏在……”

话音未落,这以命相搏也要护犊子的婆娘,脖子一歪,再无任何声息。

一对双胞胎还小,只是懵懂地望着她。

倒是两旁的一个少女,哇地一声哭出来,望着倒在血泊中的主子,愣怔半晌,方才醒悟过来,疯狂地俯身抱起双胞胎,连连磕头道:

“公子爷饶命,公子爷大恩大德,小羊子愿为我姨娘报答公子爷……”

文刀盯着地上穿金戴银的烈女婆娘,忽然一闭目,良久,缓缓转头看向少女怀中的双胞胎,柔声道:

“起来吧,你们又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我们更不是土匪,没有说要杀你们。”

少女小羊子喜极而泣,转头看看地上的主人,忍不住又是一声嚎啕。

这时,方才抱着七八岁女娃的女子,出其不意的,忽然怒目而视地骂出声来:

“无父无母的贱人,都忘了自己是谁!”

山娃子在一旁看着,忽然罕见地上前几步,看着女子说了一句:

“人都死了,你,还是少说一句吧。”

说完,他马上就跪倒在地,望着文刀拱手道:

“公子赎罪,山娃子这句话没忍住。”

文刀看看山娃子,又在女子脸上盯了一眼,突然兴趣索然道:

“跟你们说了多少遍,别动不动就跪跪跪。赶紧起来吧,将这里速速收拾出来,清扫、清扫一下吧——”

说着,他沉默半晌,摇摇头,看向一地期待的眼神又道:

“所有人,问清来处,甄别出来后,就各自放归原籍去吧。嗯,每人发些衣料用品,再给两贯银子,就这样。”

看到文刀要走,山娃子赶紧追问道:

“公子,现在就放他们走吗?”

文刀看看他,目光一闪,道:

“糊涂,等这里事情全部落定才行,她们都暂时还住在此,不要闹事。你的哨探队留下一半人,加上十个亲卫,看紧这里。”

安排好后山之事,回到山下竹林旁临时营地,包工头龚有德带着人,已经回到工地。

看见文刀,这个老狐狸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上前赔罪道:

“文公子,小老儿听说闹匪,一时乱了阵脚,还请赎罪。小老儿恭喜文公子,一举剿灭这后山悍匪,真真神勇啊!”

文刀懒得听他这没营养的话,看看四周,发现此刻工地上,工匠似乎比昨日多了不少,这才点头道:

“龚师傅,你耽搁的这大半天,可得赶回来。”

龚有德急忙应承道:

“理所当然,理所当然,这心头大患都没了,公子这里又等不得,工期小老儿一定加紧往前赶,争取拿到公子的提前赏。”

文刀哼了一声,带着李狗蛋朝围墙内的几个地窝子走去。

几个应急挖出的地窝子,文刀自己占一个,两个女娃、哦,现在应该是三个女人占一个,苏贵、陈学濡和喻嘉言占一个。

还有两个,一个住着赵有田和张鼐,以及看守张鼐的一名亲卫。

另一个,出于安全考虑,就做了匪首钻天豹以及几个亲兵的临时牢房,由两名亲卫守着。

看到文刀一脸煞气地走过来,两个亲卫都吓了一跳,赶忙陪着小心施礼。

文刀二话没说,直接一指道:

“将钻天豹弄出来!”

钻天豹被五花大绑着,在其几个灰头土脸的亲兵扶持下,狼狈地钻出来。

文刀盯着他看了一眼,扭头又道:

“去个人,把李记给我叫到这里来。”

钻天豹眉毛挑了挑,心里没来由的一慌,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跟着便嚎叫起来:

“小公子爷,昨日俺已经知道你的厉害了,我是有眼不识泰山,还请饶命,饶命啊!”

干号声,一下子传出去。

地窝子里的人,呼呼啦啦全都跑出来,一个个默默地瞅着,就连那红衣女子,也是侧身看着,目光一闪一闪,不知在想什么。

文刀也不多言,将一支女人漂亮的金钗,一把扔在钻天豹面前:

“钻天豹,可还认得这个?”

钻天豹看了一眼,浑身一抖,抬起头紧紧盯着文刀,汗如雨下道:

“小公子爷,这是哪里来的,俺的妻儿……”

说着,他忽然一激灵,跪在地上膝行道:

“小公子爷,俺儿是双胞胎,还请高抬贵手。俺那娘子,却是绝色,床笫功夫更好,俺将她、将她献给——”

“死了!好一个女子,自己一刀扎在自己心口上!”

不等钻天豹说完,文刀直接打断他的话头,突然暴跳如雷,一脚揣在他的脸面之上,嘴里狂呼道:

“给他松绑,老子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三十步远。”

“三十步之内,你能跑多远跑多远,三十步后,你的命,就是他的了——”

说完,一指李记。

李记正好过来,还没摸清状况,正糊


状态提示:0064、土匪婆也有烈女--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