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仙侠修真>陵王>海面

就在织田真数还在思考的时候,战云翼的火把已经落到了海面上,只见突然之间,海面上燃起了熊熊的大火,一些倭人的小船话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烈火所吞噬,一时间海面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织田真数只觉着自己的眼前一黑,平凉丸上的秘密武器自己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夏人居然也会用这个东西,不过现在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能够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关键的,以为他发现前边的一条小船已经向着自己冲了过来,船上还有几个人活人在不停的奔跑,只是可惜这些猛火油不燃烧殆尽是不会停下来的。 x 23 u

在岸边的武田原郎看到冲天的大火顿时心里一凉,自己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终归还是功亏一篑,大火一起,想要在追击玄甲门人无异于痴人说梦。没想到刚刚给那些怪兽带来重大伤亡的猛火油此时成了自己追击难以逾越的鸿沟,看来天亮以后,自己的队伍必须重新选区地方驻扎了,已经被大火烧得一塌糊涂的营地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通博城的下一次攻击的,当然,要是武田原郎知道还有更加令局面扑朔迷离的问题将要发生,他的脸色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报告指挥官阁下,我们已经打扫完毕,此战一共消灭敌人四百三十七人,我方阵亡两千三百余人,其中海盗占了一千多人.”等慕青峰他们撤退了好久,武田原郎才收到了这次伏击战的战果,令人可笑的是最后出击的海盗居然占了伤亡人数h的一半,看来没有了织田真村,剩下的人连乌合之众都称不上,尤其是他的那个草包弟弟。

“这群夏猪居然知道我们船上居然有猛火油,真是令人意外,我真的很怀疑我们的队伍里边有内奸!”满脸都是黑烟的织田真数居然没有被火烧死,他现在的样子像极了当时被大火烧得走投无路的战云翼。

海盗伤亡成这个样子,已经是短时间恢复不了,不过怎么说他们也是千里迢迢来帮助自己的,要是不是自己指挥失误,在瓮城的时候让织田真村受了重伤,现在也不会导致这个样子,说不定现在自己已经站在通博城的城头了。

“我说武田,把那些玄甲门人的尸体给我,他们不是已经被烤熟了么,老子要把他们挂在营地外边,让那些饥饿的狼群把他们啃得骨头都不剩,我要让夏人知道和我们作对的下场,还有,那些人的盔甲最起码得给我一半,老子也要组建一支刀枪不入的军队。”织田真数的狮子大开口,直接打起了战利品的注意。

武田原郎差点气笑了,先不说这些玄甲门人是自己千辛万苦歼灭的,就算是敌人,以钱不同为首的那些死士用生命拦住自己的人马的行为,已经赢得了武田原郎的尊敬,虽然他和玄甲门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敬佩勇士,要知道,在倭国,武士之风极为盛行,自己从小在渡边淳一的门下耳然目睹,这个观念早已根深蒂固了。另外要盔甲的要求也是极为好笑,海面上的打斗本来就以灵活为第一要务,要是那些海盗穿上那些盔甲,先不说穿不穿的动,只怕想再短兵相接就成了一个笑话。

“来人,派信使出去,告诉通博城的人,让他们派出一个队伍来给这些勇士收尸,告诉他们,虽然我们处在敌对立场,可是我极为尊重这些勇士,不想他们死后在这里游荡,希望他们能够魂归故乡。:”武田原郎全当织田真数在放屁,丝毫没有理会。

“姓武田的,你他妈的什么意思?老子说的话你当耳边风了是不?我说我要他们一半的装备和尸体,你聋了?”织田真数直接跳了起来,想要当场发飙,他的下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感到有一只手拉住了自己,他刚刚回头就被一耳光打在了地上,就当他回过神来,拔出倭刀想要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砍死的时候,耳边的一句话直接让他跪了下来。

“信不信我当场把你砍碎了,然后扔到海里喂鱼,你武田大哥是我生死之交的兄弟,这里容不得放肆!”原来是织田真数的哥哥,织田真村来了。

“哥哥!你来了,你是不知道,我们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好不容易把那些鬼一样的天豹军给你打退了,我就是要点战利品,他居然还不肯。”顾不得才干净嘴边的鲜血,织田真数就向自己的大哥诉起苦来。

织田真村到了今天才算是勉强的好起来,通博城的太守赵守成的那一脚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也怪自己疏忽,平心而论,要是自己有所准备他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事已至此再自怨自艾也不是办法。自己的病情刚刚有所起色就听说了自己的弟弟把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的海军毁的一踏糊涂,最为倚重的平凉丸居然被夏人抢走了,想到了平凉丸上那件隐秘之事,织田真村就恨不得直接一头撞死在地上,这才不顾自己的伤势急匆匆的赶过来,没想到以来就看到自己的弟弟在这里胡搅蛮缠。

“我问你,你身为海军,为什么在敌人攻营的时候出现在陆地上,要是你尽忠职守的话夏人怎么会偷到我们的战船,那些鬼神怎么能从你武田大哥的包围中逃出来!”

织田真村的话语让织田真数恨不得找个缝钻下去,当然他不会说自己是贪生怕死,只好闭口不言,做一个泥菩萨。

“武田兄弟,你出来一下,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一下,此事事关重大,还请你早作决定。”刚刚动完手的织田真村有些虚弱,但是在虚弱他也要吧这


状态提示:海面--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