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青春校园>夜半鬼语迟>第二十五章 哑巴刺客

寒风凛冽,吹在脸上像冰刀一般。仲华池几个跳跃,已经到了那条黑影身后不足五尺的地方。那人脚下的步子丝毫不乱,看来他已经胸有成竹,料定自己能逃得过仲华池的追捕。仲华池却不愿让疑凶从自己手中逃脱,当下摸遍周身,戒指、手串儿、鼻烟壶,样样都是上等的,就连几块银子分量也不轻。他只好捡了几枚铜钱捏在指缝中,腕上用力,照着那人身上的几处大穴,狠狠的打了过去!

脑后的破空之后立刻引起了那人的注意,他像鬼魅般的闪身躲过其中的两枚,小腿上终究还是中了一下,脚步明显一顿,慢了下来。仲华池心头大喜,立刻追了上去,人未到,手已经探了出去,照着那人的后心,猛的拍了一掌!

于轻功上,仲华池自然是上上乘,但掌力却还稍稍逊色几分。一击之下并没有伤到对方的肺腑,只是让他一个趔趄,跌倒在了地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仲华池一脚踏在那人背上,揪住他的头发说,“看你这回往哪儿跑!”

黑暗中,一张狰狞的脸只有口鼻呼哧呼哧的向外喷着白气,仲华池也不多说,将腰带解下来捆住他的双手,又把对方的腰带解下来捆住他的双脚,那人也不说话,被仲华池拉扯着,像僵尸一样蹦回了医馆。

一番深谈,燕合宜更是对这位方郎中敬佩有加,他说,“没想到方郎中不但妙手回春、济世救人,还胸中有大丘壑,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方郎中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说,“公子过奖了,这不过是我的一点儿小见识,难为你还看的上。不过,如今该怎么办,公子要早点儿拿个主意啊!”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燕合宜说,“是华池回来了。”他起身开门,就见仲华池拖着一个人气定神闲的走了进来,方郎中问,“这就是树上那人?”

燕合宜回头看了他一眼,赞道,“方郎中好眼力!”方郎中神色一变,讷讷的说,“不过是凑巧罢了。”仲华池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不满道,“这家伙,实在是太重了,一开始还能跟在我后面,半路上就没了力气,硬是被我拖回来的,可把我累坏了!”

他将那人丢在地上,满屋乱转。方郎中细心,连忙将一壶枸杞茶倒在大杯里吹了吹递过来,仲华池大口喝下,抹抹嘴说,“我已经问了一路,这人就是不开口。”

燕合宜走到那人面前,蒙脸的黑布已经被扯了下来,那是一张陌生的脸,病态的白净,稀疏的胡须,两只三角眼低垂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来问你,是谁指使你到医馆中杀害吴德理的,目的是什么?”燕合宜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却不得不问。那人一声不吭,只是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仲华池补上一脚,还嫌不解气。燕合宜制止他道,“看来他是累坏了,让他先歇歇,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问。”吴德理的尸身被白布盖了起来,三人分别座了下来,不去看也不再问那人,只是静静的坐着。三更已过,困意渐渐袭来,那人却还没有要开口的意思。燕合宜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丝毫没有露出着急的意思。

倒是方郎中有些坐不住,续了两次茶水之后,忍不住开口问那人,“你可也口干了,要不要喝杯水?”那人的喉咙动了两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看来也是个硬骨头。

“方郎中,您就别白费力气了,我看他是不会说的!”仲华池轻笑一声说,“看来不用些非常手段,咱们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方郎中,不知可否借您的银针一用?”方郎中转身去取,燕合宜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说,“别闹出人命来才好!”仲华池冲他微微一笑,“你放心,我有分寸!”

一卷银针摊开放在桌上,仲华池随手拿了一根,转到那人身后,深深刺入了合谷穴中。这个穴位虽然不会让人致命,却有十足十的痛感,一般人连半刻钟也撑不过去。

“什么时候你肯开口了,我就什么时候把银针取下来!”仲华池在心里算计着,不出一时三刻,这人就会开口求饶,到那时候,一切就能真相大白了。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那人已经满头大汗,嘴唇发青,眼看就要虚脱了,仍是一声不吭。还是方郎中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走过去帮那人把了把脉,又捏开他的嘴一看,长叹一声道,“你们就算是杀了他,他也开不了口。两位公子过来看,此人口中的舌头已经被割去,又灌了哑药,看来是有人不愿让他开口啊!”

就在三人为幕后黑手的狠毒各自发愣时,外面忽然出现火把的光亮,然后就是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有人来砸医馆的门。该来的还是来了,方郎中回头看了燕合宜和仲华池一眼,镇定自若的打开了医馆的门。

“嘭”的一声,门被大力撞开,方郎中几乎被撞个跟头。一群人如狼似虎的闯了进来,这些人燕合宜都不认识,方郎中却能叫上他们的名字来,“吴夫人,您是哪里不舒服,大半夜的闯进我的医馆?”

领头的妇人满脸惊慌之色,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众人,咳嗽一声,鼓足勇气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是来找我丈夫的,吴,吴德理在哪儿?”

仲华池往旁边让了一步,露出盖着白布的尸体来。吴夫人连看都过去看一眼,就大哭大嚎起来,“你们竟然杀了他,哎呦,我可活不了了!”燕合宜跺了跺脚,竟然吓得那位吴夫人停止了哭泣,呆呆的看着她


状态提示:第二十五章 哑巴刺客--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