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玄幻奇幻>全能分解大师>第二十一章 我有疑问(第五更)

“没有任何人能够替我证明。”余清开口说道。

“有物证也行。”周安海连忙开口提醒道。

余清摇了摇头,目光平静,声音冷静的道:“也没有任何物证能够证明我研究过这种丹药。”

他在研究这种丹药的时候,根本没有记录笔记,只是依靠着宋老头的构思在不断的添枝加叶,不停扩展。而且那段时间他一直在炼药室内活动,炼制丹药形成的药渣早就扔掉了,现在怎么可能替自己作证。

余清说完之后。

周安海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旁边张滨却是冷声一笑,这第一仗显然是他打赢了。

没有人能够替余清证明他曾经研究过这种丹药,现在突然将这种丹药研制出来,总会让人觉得有些意外。

负责申诉期的几个学生彼此小声交谈了几句话,都轻微点头,整理好信息之后,宋康才开口道:

“联邦有许多隐居的炼药大师,他们都独来独往,喜欢将自己封闭在药材的世界里,不喜欢将自己的研究示人。因此是否有人能替自己作证只是一种客观证据,不能作为根本性的证据,接下来进入申诉期的第二个流程。”

第二个流程考验的是余清和陈滨二人对药方所需药材的了解、炼制过程中遇到药性冲突的处理、以及丹药研究过程中的思路与设想。

在这个过程中,那几名负责申辩的学生则是作为了旁观观众,没有参与。

毕竟他们也只是高级炼药师,对这种新型丹药的理解还没有余清和陈滨二人丰富。

第二个过程,是由余清和陈滨彼此问答。

就像辩论一般。

这种丹药是由余清研究出,他对丹药的理解自然深刻。

而陈滨毕竟也对这种丹药研究了有一年时间,哪怕以前还有些困厄,但见到余清炼制出的丹药之后,他就豁然开朗,突然明悟了。

两人一问一答,行云流水,彼此间都没有任何停顿。

这毕竟只是一种中级丹药,只要思路对了,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药理知识。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问答结束。

两人回答的都很严谨,没有任何的疏漏。

宋康等几名申诉负责人顿时满脸苦涩,有些凝重,他们在长青大学这么久了,也负责过许多次原创丹药公示期的申辩工作,但像这一次这般难以区分真实性的案例,还是第一次遇到。

最后,宋康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宣布进入申诉期的第三个流程,进入灵药现场炼制工作。

“你们两个跟我来。”宋康站起身来,对着余清二人说道。

余清跟在他身后走出房间。

他和陈滨分别被带进了两间炼药室里,房间里有高清度的灵敏摄像装备,能够拍摄下两个人在炼制过程中的细节。

两个人在不同的房间里同时进行丹药炼制,这样也能确保不会有抄袭现象。

留下录像备份之后,哪怕公示期没有过去,以后若是出现了药方泄露问题,这份录像也能替余清作证。

将能量石放置在丹炉下的装置中,给丹炉加温。

开始炼制丹药。

轻车熟路。

这只是一枚中级丹药而已,以余清现在的炼药技术,自然是轻而易举就炼制了出来。

将丹药炼制好之后,宋康他们几名申诉工作的负责人先是分别对两人的丹药进行了药性检测,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一群人则是回到大厅,观看两个人的炼药视频。

“真实奇怪,这两个人炼制出的丹药竟然都是真的。”

“是很奇怪,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现象,不知道该怎么下结论才好。”

“先看一下视频吧,看看能不能从视频中观察出什么。”

两个人炼制丹药的视频一前一后被播放出来。

所有人都陷入到了沉静之中。

余清和陈滨两个人的灵药炼制流程有明显的不同,两个人炼制灵药所使用的方式根本不一样,就不是一种炼药方法。

可是——

怎么会是这样?

药方可以通过公示期时丹药的展示而查探出来,可这炼制方法,却没办法在短短的几天内就查探出来,而且,更何况这根本就不是同一种炼药方法。

余清也有些差异的看了陈滨一眼。

现在他能够确定,这陈滨以前肯定对这种恢复灵气的丹药有极深刻的研究,很有可能只是有一个关键点没有想通,否则不可能在突然顿悟之后就能研究出一种新的炼药方法。

“现在应该怎么办?”负责申诉的几个人有点犹豫,他们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该如何做出结论。

“既然两个人的炼药方法不同,显然可以证明余清没有进行过抄袭,而且这种丹药是余清最先进行的报备,丹药的所有权自然归余清所有。”

周安海第一个开口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明确的站在余清这边。

申诉负责人中,有个脑袋很圆的学生突然说道:“我不觉得余清有丹药的所有权,余清没有任何曾经研究过这种丹药的证据,而陈滨对这类丹药的研究我们都有目共睹,我觉得丹药的所有权应该归陈滨所有,我甚至怀疑余清有抄袭的嫌疑。”

周安海冷笑一声:“你说余清抄袭,你有什么证据吗?”

“我没有证据,但是陈滨研究此种丹药已经有一年的时间,已经趋于成功,而以前却从来没有传出过余清有这方面研究的消息,但就在陈滨快要成功的时候,余清突然拿出了


状态提示:第二十一章 我有疑问(第五更)--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