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仙侠修真>诸天一页>第五百四十九章 饮一杯酒,塑本源真身

“论道,他是不是想在论道中杀我?”

杜青眼睛直勾勾盯着对面之人,他总觉得这个人找他论道似乎不安好心。

这居然就是那个人拆他洞府然后要他给的回礼?

“有问题,有古怪。”

杜青心里想着,却见对面已经开始出手了。

叶知秋随意出手,一道大手印凝结在虚空之中,霎时之间,方圆千里之仙气都被这道大手印摄取而来,使得这道大手印似乎蕴含了强大的天地之威。

“世界宗大手印,役灵印!!你是魂云洲世界宗之人!!”

杜青心中一动,认出了这种大神通。

他感受着方圆千里的仙气消失,心神再一次颤抖起来,唯恐这手印直接对着他砸下来。

叶知秋却让这手印直接消失,那被摄取的仙气又回归天地了。

“他难道真的只是想和我论道一番?”

杜青心中惊疑不定,却在此时,却听得那边叶知秋开口:“该你了。”

杜青面色凝重起来,他觉得对方一定是在探究自己的虚实,因此这一次论道,他必须使出一些真本事来。

“大地土之本源!”

杜青左手向着下方大地虚空一按,顿时那充满了裂缝的土地,立刻诡异的震动起来,点点如黄沙般的晶光齐齐飘出,刹那凝聚在了杜青的左手前,化作了一团如烟丝般的黄色雾气。

这雾气内,存在了浓郁的土之本源的气息,那气息散出,立刻使得地面看去扭曲起来,隐隐似这四周环境,似变成了一片大漠荒沙!

“土之本源么。”

叶知秋看着杜青使出来的土之本源,心中微动。

他在洞府界最后的一些时光,也领悟了一些有关土的本源,不过显然没有杜青领悟的多。

叶知秋又看了几眼,心神一动,目光闪烁中在那役灵印施展的刹那,右手掐诀再次一指天空。

却见一片七彩光芒呼啸而来,瞬息凝聚在叶知秋身前的天地,把四周全部笼罩在七彩光芒内,那七彩转眼收缩凝聚,化作了一把七彩长枪。

此枪一现,那杜青双眼瞳孔收缩,露出骇然之色。

“东临宗七彩术,你……你……你到底是世界宗之人还是东临宗弟子!!”

“你说呢……”

叶知秋微微一笑,右手握拳,掌开之间百万禁制呼啸而出,齐齐直奔天空而去,却见天地一变,一把撑开的,巨大的古伞,轰然出现在了杜青的目中。

杜青全身一震,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他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看向叶知秋的目光,已然蕴含了极深的忌惮。

“仙罡七十二洲,仙皇钦点,最强三道宗……松云道不传道术……焚界古伞……”

杜青面色苍白,叶知秋的神通一个比一个让他震撼,此刻他头皮发麻,他可不会认为叶知秋是偷学到的,这种种神通看起来极为正宗,绝非偷学可会。

“该你了。”

叶知秋停了下来,等待杜青的出手。

杜青神色忌惮,扬天一声低吼:“重之本源!”

他这一次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本源。

他之所以能成为空玄修士,之所谓能度过数次玄劫,除了其肉身的原因外,与他感悟的这重之本源有极深的关联。

甚至在大魂门他会受到庇护,也与这道本源有联系!

重之本源,感悟天地一切物质的重量,从小到一粒沙土,大到一块陆地,甚至更久远的扩散下去,明悟一切轻重变化,操控一心,任意变化。

这重之本源,在仙罡大陆并不多见,往往需要特殊的天资方可明悟,杜青本不具备这个资格,但他的那具木头身体,却是蕴含了一丝重之本源,这才让他慢慢摸索出来感悟到身体中。

此本源一出,无形不可见,但却让杜青随手召唤出紫色火海,凭空的似拥有了重量。

自古以来,在仙罡大陆上,就存在了两种对于火的不同的认识,这认识的重点,就是有关火,有没有重量。

一方认为存在,一方则认为火只是一种现象,不应该有重量。

直至现在,这种认识始终还是没有分出正确与否,但在神通上,却是无碍,这杜青通过其重之本源,赫然将这火,凭添了重量!

如此一来,此火的威力,暴增无数。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所持的土本源雾团,更是在这重之本源的作用下,仿若在杜青的手里,拿着一个大陆般。

这一切说来缓慢,可实际却是转眼发生,展开了这重之本源,杜青的战力急速上升,火有重量,而土如大陆。

“道友,如何?”

杜青手托大陆,面色之中有了几分凝重。

似乎他只领悟了重之本源,却没有领悟轻之本源。

“不错不错,我见过许多的修士,重之本源能够小成的修士却是第一次见。”

叶知秋看着免眼前的重之本源,生出很大的兴趣来。

尤其重之本源与土之本源,火之本源相融合之后,其威力成倍上升。

“我有一道神通,名曰阴月有晴。”

叶知秋淡然开口,右手抬起一指天空,却见那天上,突然出现了一轮明月。

此刻明明是白天,这月亮的出现,极为诡异。

在这月亮出现的刹那,叶知秋手指落下,指在了来临的杜青身上,顿时杜青的脸部,就立刻幻化除了一个月亮的痕迹,正急速扩散开来。

“此术,如何!”

叶知秋看向那面色一片苍白,再次震撼的杜青。

“阴


状态提示:第五百四十九章 饮一杯酒,塑本源真身--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