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恐怖悬疑>疑云迷踪>第21章 失踪的男孩之九

绑住丁子轩手脚的铁链不是超市里随处可见的日用品,调查铁链的源头也是一个线索,许凡和局里一帮同仁们负责查到铁链的销售点。

而刘行,决定去医院看一看画像专家对于丁子轩所描述的画像进行得怎么样了。

专家对于嫌疑人的画像很模糊,因为丁子轩实在说不清楚那个人的长相。只是对于嫌疑人的身材描述比较详细。

但丁子轩倒是提出了一个细节,他说那个人皮肤很白,头发不知道是自然卷,还是后天烫过的。

在那张小丑面具的边缘,也就是面部靠进耳朵的地方,他隐约好像看到了一丝胡子。

专家猜测,嫌疑人有可能是一个络腮胡子。

专家毕竟是专家,很快就根据丁子轩的描述画出了嫌疑人的画像。

当画像拿给丁子轩看的时候,丁子轩犹豫了三秒的时间,说了一句话。

“也许他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好吧,确实有点难为专家,也难为丁子轩了。

这个画像被印成了许多份,底下的干警拿着画像先是在紫荆花园小区里盘查。

然后也放到了协查网上,希望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来找到嫌疑人。

清明节如期来临,案件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倒让人十分沮丧。

手里头有悬而未解的案子,假期对于刑侦警察来说形同虚设。

对于嫌疑人是不是紫荆花园小区的人,刘行觉得嫌疑人即使是小区里的人,在丁子轩找到之后他也会立马将自己隐形起来,不让警方找到。

通过地毯似的走访,特别是近期搬到小区的业主或者租户。走访起来还不算复杂。

不得不说小区的优加物业工作特别仔细到位,不管是搬离小区或者搬进小区的住户,门卫室都有登记。

排查了一通之后,也没有找到可疑的线索。

清明节当天,妻子打来电话说要不要去公墓给刘行已故的父亲祭拜,毕竟这是中国人民的传统。

刘行彼时正在局里和王大光就前一个案子开碰头会议。

在电话里,他万分抱歉,说他走不开。

妻子也十分理解,说既然他忙,她就和儿子豆豆去了。

妻子在这个家中向来比较独立,女人的事情,男人的事情基本都能解决。

关于流浪猫一案,让警方一筹莫展,讨论了半天,还是没有讨论出一个结果来。

王大光的手下钱兵是一个急性子,当场拍了桌子。

“真它娘的憋屈,难道我们只能等着凶手再一次作案吗?如果他再也不犯案,是不是这一辈子警方就拿他没有办法了吗?”

许凡试图安慰钱兵:“那哪能呢?眼下的我们是一片迷茫,不代表我们就一直不开窍,正所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相信只是时间的问题。”

钱兵明显不受劝:“哼哼,许凡,你太天真的,各地警局有多少悬而未解的案子你怕不是不晓得,有的几十年了,凶手还逍遥在法外。”

许凡也不服:“那是以前的案子,以现在技术与警队人员的高素质,我不相信还有那么多案子不能破案。”

两个人显然将案子未能破获的负责情绪给激发了出来,看到两个人还有争辩下去的样子,王大光当了和事佬。

“大大消消气,讨论案子而已,我也相信只要通过大家的努力,这个案子一定会破的,市局潘局长还等着我们胜利的好消息呢。”

刘行觉得王大光应该不是一个刑警队长,他应该去干行政工作,专门替大家加油打气那一种,他铁定能胜任。

刘行性子直,实话实说。

“大家节假日都不休息,不是来争论案子能不能破的,而是集思广益,看能不能找到案件突破口。我相信大家也还有很多的别的案子需要处理,就不要将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口舌之争之上。”

王大光见情势不太对,忙道。

“我看今天大家也讨论得差不多了,该干啥就干啥去,我宣布会议结束。”

一帮人陆陆续续的出了会议室,许凡还坐在座位上生闷气。

“这都是什么人呐,这么急躁的性子怎么当了刑警的。”

“算了,你也是,跟他置什么气。大家都是因为案子一直未能有线索而憋着气呢。所以相互理解。我相信这个时候,凶手是十分喜闻乐见咱们窝里斗,他就逍遥法外了。”

许凡也像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哥,这案子真的没有什么希望了吗?”

“好吧,虽然是安慰但我也要说,希望不是掌握在各位自己手中吗?”

躺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妻子楚娟打来的。

电话接起来:“娟,你们完事了吗?我这边会议结束了,我去接……”

他话没有说完,一张脸变了色。

“你说什么?”

他一面接听电话,一面急冲冲地往外走。

许凡跟在了身后:“哥,怎么啦?”

刘行的声音在颤抖:“豆豆不见了。”

车子往城郊的道路上急驰。

楚娟说,她搭乘公交车带着刘豆豆去郊外的草帽山公墓,刘行的父亲一年前因病去世,葬在了草帽山公墓里刘豆豆小的时候,夫妻两个工作忙,豆豆基本是和爷爷一起长大的。

带着豆豆去祭拜爷爷是必要的,楚娟说,豆豆站在爷爷的墓前,确实伤心了一阵子。

山下有专门提供给亲人烧纸钱的炉子。

楚娟在炉子前烧纸钱的时候,没有太注意豆豆,等她烧完纸钱的回


状态提示:第21章 失踪的男孩之九--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