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都市现代>一语清欢>第48章 下落

过几日夜里,三娘泡着脚问清欢:“你表哥可找到了?”

清欢摇摇头,道:“还没有。”

“前几日不是说找到一个同名同姓?”

“去看了,不是。”

“过几日我们就要启程了。”

清欢默默整理床铺,认真思考着三娘的话:“我这几日再去寻一寻。”

“再去问问,”此时三娘泡完脚,一边擦脚一边又说,“实在找不到也没关系。到时候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清欢原以为他们不会再带着她,因此有些诧异:“去哪里呢?”

“我们要往西走,趁着大雪没有封山之前到达安西。然后明年开春就返程。”

安西不就是新疆吗?清欢从前没去过,现在一听,还挺想去的。

但是自己已经麻烦他们这么久了,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我已经麻烦你们这么久了…”

“哪有什么?”三娘打断了她的话,“我给你说,安西可美了,你要不是遇到我们,指不定这一辈子都没机会去。既然你没寻到亲人,就趁这个机会跟我们走走,明年再回来就是了。”

“我…”

“我知道你的顾虑。放心你一路跟着我,绝对安全。若是觉得麻烦我们,回头我给你安排些力所能及的事做。”

听了三娘这话,清欢悬着的心放下了。一来自己不可能找到那个瞎编的表哥,二来三娘的贴心,也打消了自己的顾虑。

便点头答应。

后几日,清欢虽装模作样地去找,但实际上都是在做无用功,只是消磨这些时间,只等着商队出发。

三娘这几日忙得不可开交,一边需要整理货物,一边还要保证一路上的供给。

清欢在街上碰到她,便说:“有什么事,我和你一起去,多少也有个帮手。”

三娘也不客气,将手头上一些简单的活交给了清欢去办,比如购买布料和干粮。

这些事也不难,清欢便开心地接过,心想着一定要将事情办的妥善。

买完东西回去的路上,她路过一个茶馆,正是开业时分,为了吸引客人,便请了说书先生在里面讲些奇闻逸事。

这一招倒挺有效,只见店里座无虚席,竟全是来听说书的。

清欢本是路过,凑个热闹正要回去,却听到有人:“那三王爷后来怎么样?”

清欢顿了顿,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说书先生喝了口水,故作神秘地说:“后来三王爷老老实实娶了太子不要的人,一点怨言都没有。”

“要我说啊,他是不敢。”座下有人高声说。

说书先生摇着一把扇子说:“这位客官说的事。那三王爷从小被太子针对,从来都是听从安排,老实本分不敢逾越。那太子本想着,若是他们成亲之后,与丞相有过多来往,便可定下结党营私之罪。可那丞相可是聪明之人,女儿一嫁过去便告老还乡。”

“可真是告老还乡?”

“真是告老还乡。为了保住三王爷和自己的女儿,毅然决然就走了。皇帝留不住,便派了人一路相送。可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你说快点,别卖关子。”有人等不及,催他快说。

先生哈哈一笑,说:“太子见自己诡计未成,便恼羞成怒。将回乡的丞相二人,暗杀了。”

底下一片唏嘘之声,而站在一旁的清欢,差点晕了过去。

她强迫自己站稳,内心如同浆糊一样,乱成一片,后来他们再说什么,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一脚轻一脚重地回了客栈。

回去之后清欢倒头就睡,好像这样才能缓解内心的疲惫。

夜里三娘回来看到还在睡觉的清欢,还以为她生病了,便把她喊醒:“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清欢木头似的,直愣愣地看着三娘。

“怎么了?”三娘索性坐到她旁边。

清欢的泪这才落下来,暴雨似的将面前的被褥都打湿了。

这一哭哭的三娘措手不及,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搂着她的肩膀,给她一个依靠。

清欢哭累了,才编了个理由,说是打听到自己的表兄前几年已经因病去世了。

三娘有点心疼她,道:“没了亲人,你就跟我们一起。我比你大,以后你就唤我姐姐吧。”

三娘一直以来,对清欢十分照顾,这一说,清欢又是感动又是自责,刚止住的泪又刷刷地往下掉。

三娘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说着不要哭了。

清欢也尽力恢复自己的情绪,说:“三娘你快去忙吧,我休息休息就好了。对了,东西我都买好了,回来的时候给了老赵。”

三娘点点头说:“那也行,我先去忙,还有好多事。你先休息一下。”看着清欢睡下之后,三娘就出了门。

夜里吃过饭,三娘拉着清欢去了客栈后院一个没人的地方。

“这是我刚才去买的,”三娘拿出一沓纸钱还有几柱香,“告慰你表哥在天之灵吧,也算是做妹子的,牵挂过他。”

三娘说这话情真意切,让人不免以为她是说给自己听的,毕竟她的兄长业已过世。

“好,三娘有心了。”清欢接过来,蹲在原地开始整理纸钱。

几柱香点好插地里,一张张纸钱慢慢化为灰烬。清欢眼里,朦胧着一层泪,因为三娘在旁,一直没掉下。

丞相夫妻,清欢没和他们相处多长时间。尽管隔了两年多的时间,清欢依旧能感受到他们对女儿


状态提示:第48章 下落--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