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玄幻奇幻>太古凶神的小弟>第五十九章:血洗

故友重逢,短暂的兴奋后,张凡问起村里的人哪去了。

小狗子面色有些狰狞的说:“最近来了一群强盗,无恶不作。村东头的李铁匠还有村长阿牛爷爷都被他们杀了!”

张凡神情有些恍惚,李铁匠是个体壮如牛的男人,皮肤黑黝黝的肌肉分明,听闻早些年是江湖上的一把好手,只是厌倦厮杀才隐居小江镇内靠打铁为生。张凡的记忆中,李铁匠虽然长的凶恶,但心地很好,常常帮助他们这群贪玩的孩子躲避大人追踪。

而阿牛爷爷,张凡也很熟悉,当初离开时他就已经古稀了,始终笑盈盈的捏着垂落在心口的白胡子,两个他熟悉的长辈都已经被强盗杀死。

张凡眼中露出了一丝血色。不知从何时期,他的杀气变得强大,心意稍微不平就会有杀人的冲动。小狗子离得张凡太近,切身的感觉到张凡身上那一股让人不自在的森然杀意,忍不住后退两步。

张凡收敛杀意,吐了口浊气:“大家人呢?”

“有一部分躲在祖山,有些被抓走了!”

小江村的背后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包,远远看去像是个大坟包一样,事实上这里确实是小江村的祖山,历代村民死后都埋葬在这里,小江村存在千年之久,小山上全都是坟茔,晚上看去,斑斑点点的全是碧蓝色鬼火。

小狗子要带张凡去祖山见大家伙,张凡却说:“我先去把强盗消灭了吧!你等我!”

话甫落,他身形晃动消失在小狗子面前,小狗子愣了一会儿后捏了捏脸,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很是疑惑的说:“没做梦啊!可是..”

张凡施展阴阳步,贴在地平线上飞掠而过,他的神念已经捕捉到了强盗根据地,低矮群山中兴起了一栋木殿,张凡没有直接闯进去,因为他感觉到了半步巅峰的能人波动,果然这不是一群简单地强盗。

此地的人大部分都是凡人,看模样都是穷凶极恶,但却很有纪律性,并且防卫森严,三步一岗十步一哨,期间穿插修为不弱的修士。

但他无所畏惧,直挺挺的站在山门前面。

有巡逻的匪徒见到后,立马抻出长剑:“来者何人!”

张凡冷冷的笑了起来,离家十数载,再回来时乡亲死走逃亡,苟活在祖山坟茔下面,让他如何不怒,手起手落,两颗斗大人头滚落在地。

远处匪类看见后立马大喊:“有人闯山!”

欻歘歘,一连五道身影窜出,举着阔斧大刀:“奶奶的,小子活腻歪了是不是,啸天帮都敢闯!”

张凡来这里就一个字:杀!

所有人都得死,为了防止有人逃走,他把十杆大旗祭出来,将这座山给困住。

“修士!”一名年轻人投来目光,对众人喊道,“都让开,他是修士!”

围来的匪徒潮水般推开,他们在江湖中或许算是一把好手,但是对上修行天地的修士,简直就是蝼蚁,那年轻人握着一杆方天画戟:“这位道友,你过界了!”

“灵台修士?”张凡不屑。

年轻人哈哈大笑:“燕国人都是这般鼠目寸光吗?境界不代表力量!见识一下古修士的强大吧!”

他抡圆方天画戟力劈而下。威势虎虎生威,竟然张凡觉察到一丝惊惧,双掌在胸前一拍,层层叠叠的淳厚掌力席卷而出。无匹的力道将这个张狂的年轻人轰杀成渣滓。

让张凡惊异的是,可以毁掉法器的掌力居然没有折断这口方天画戟,此器主人已经化作灰烟,它孤零零的立在地上,两边刃口兀自吞吐寒芒。

张凡一把将其握在手中探入神念,这并不是法器,却格外坚硬,他废了一些力气才把方天画戟扯断。

“什么,居然毁了以古法炼制的兵刃!”一名修士惊讶的说,而后眼神露出狰狞,“挑战我们,你活到头了!”

他也抻出一杆方天画戟,与此同时共十人握着大戟交兵而来。张凡有些无语:“你们就没别的武器吗?”

张凡动手不用第二招,因为敌人受不住他一掌之威,刹那间杀气腾腾的十人全都爆体而亡,就连坚不可摧的方天画戟也爆做尘埃。

啸天帮的匪徒惶惶如末日降临,战战兢兢的看这杀入狂的张凡。张凡毫不留情,就算是凡人有全都抹杀干净。

因为他们都该死。

终于,一些真正高手出现。

一口方天画戟从大殿中穿插而出,刃锋锐利无匹,让张凡宝体都受到威胁。他沉下一口气,左手猛地推出去,排山倒海的掌劲缴住破空袭击的兵刃,将其拍打在地上。瞬然,大殿内又射出更多兵刃。

刀枪剑戟无所不有,都透着阵阵灵力波动。张凡以气吞山河之势把这些法器全都一掌镇压。

这一次,大殿内的人有些慌了,传出声音:“道友,误会!”

“你傻吗?”张凡以此回应,都杀到这个份上才说误会?左手横推出一只无比邪恶的石碑,滚滚邪力穿破大殿。

一具血淋漓的身体抱着冲天的石碑:“啊…魔鬼!”随后爆体而亡。

张凡怒杀数十人,却身不染血,站在大殿门前:“要我请你们出来吗?”

还有高手,而且修为都不是特别高的高手。张凡灭掉第一个修士就已经知道,这些人修为都不咋地,最多就养元期,可战斗着实可怕,都是可以越级杀人的存在。

从只言片语他猜出这些人并不属于燕国。

大殿一连走出三人,手握强大的法器,当头的是一名魁梧的黑脸男子,他沉声


状态提示:第五十九章:血洗--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