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恐怖悬疑>厄运诅咒>第二百五十章 那难听的呢?

看着眼前那飘悠悠的黑影,仿佛有一双嗜血的眼睛盯着我,整个人都感到了危机与惶恐。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黑影除了一直飘悠悠的,却没有作出一声响,这让我感到很奇怪。

这时,我小心翼翼,缓慢的掏出了手机,然后打开了手电筒功能,照射窗户仔细一看,便忍不住破口大骂道:“妈的!原来是黑色方便袋!”

我满脸的气恼,于是呼了口气,腿被吓得软的站不直了,瘫坐地上在靠着墙。

过了一会儿才站起身,看到墙面有一个开关键,于是按了一下,灯却没有亮,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原来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已经破碎了,怪不得地面上怎么这么多碎片。

于是无奈的用手电筒功能,向着周围照射了一圈,这才发现整个三楼走廊上到处满是血迹,连天花板,水晶吊灯也沾染着血迹。

我微微皱眉,看来这里之前有人来过,而且还是在这死去。

难道这笑脸宾馆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还是房主在暗中作怪?

这时我来到一个房间的门外,看到门上也有些血迹,脑中不由得想起了刚才冰箱里面尸体的残骸,可想而知房主的手段如此凶狠手辣,真是十恶不赦。

我鼓起勇气,手中紧紧捏着黑冰bǐ shǒu,同时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心慌,不要害怕。

就在这时,我猛地打开了门,结果却看到了惊悚的一幕。

这房间里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迹,还躺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的眼珠子瞪得快要掉出来了,张着巨口,显得无比狰狞惊悚,看这幅样子,大概是个三四十来岁的男子。

他那破烂不堪的衣服上满是鲜血,残破的身躯满都是被贯穿的洞口,大腿和手臂都没有,冰箱里的那些手臂和大腿会不会是......

想到这里我细思极恐,于是不敢多想,继续打量他的身上。

他的肚子都是被撕咬的痕迹,连肠子都给扯出来了,还有他周围的血泊里有一些各种怪异的器官,都是他身上五脏六腑的器官。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临死前到底是什么来历,对他做了如此残酷的手段,让他就这样死不瞑目的惨死在地上。勋鹿之再叙千年恋

但是这些鲜血有些黏糊,加上血的腥味扑鼻而来,看来是不久之前死去的。

于是我轻手轻脚走出了这个房间,再来到隔壁的房间里,其他也是如此,都有尸体,死相极其悲惨,而且除了死尸就什么都没有了。于是我怀着惶恐不安的情绪走了下去。

看见所有人都已经分好了房间,差不多都是三四个人住一个房间,毕竟床特别大,不必担心拥挤的问题,而且人多更有安全感。

可是也有几个人想独立一个房间,不知道那些人脑子怎么想的,不知道一个人多危险吗?

算了,我不想管这么多了,反正这些人都是二班的人,他们的死活跟我毫无关系。

这时徐少元在其中一个房间门口喊我过来,我不慌不忙地走了过去,来到他面前,只见他一脸笑嘻嘻的看着我,说道:“黎明哥你看,我们选的这个房间怎么样?”

“对啊李黎明,咱们未必选那么胡里花俏的房间,简单干净就行了。”韩广云坐在床上一里掏出食物,一边说道。

我一边走进去一边环视着这个房间,这是个简约房间,简单的两张柔软白床,简单的木质方桌,装饰摆设的整齐干净,非常简约,给人一种愉悦而干净利落的视感。

“嗯,还不错。”我躺在床上平静说道,脑子里还在为楼上的事情而徘徊着。

“李黎明,你脸色有点不对,你刚刚干嘛去了?”白起月奇怪问道。

“楼上有很多尸体。”我不假思索道。

“啥?楼上有尸体?”徐少元连忙站起身,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道。

“嗯,看尸体的样子是最近死的,而且还不少,恐怕我们也许会面临这可怕的tú shā。”我看着窗外的天空,神色冷静道。

“那该怎么办?”徐少元声音惊恐道。

“怕啥,有白起月在呢。”申广进撇了撇嘴道,脸上无比自信。

“我觉得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有对抗的余力,那魔王也不至于出这个任务。”我沉重说道,心底里有些惴惴不安。宠妾作死日常

“嗯,黎明哥你说的对,毕竟魔王的任务,都是一次比一次难,这次恐怕比往前更加困难。”徐少元脸上开始不安起来,却故作镇定道。

我看出了他那惶恐的眼神,声音无奈道:“嗯,不过相比其他房间,我们生存概率更大些,毕竟我们都有法宝,再加上白起月还有一把强大的法宝呢。”

徐少元听我说完后,脸色逐渐好些了许多,便激动的看着我说道:“对对对!我们都有法宝,就算有强大的鬼来袭击,我们也有不少法宝能杀死鬼。”

“多亏李黎明了,这么长时间了一直都是你保护我们,我也想保护你,可我发现我什么都做不到,也没有实用的法宝,几乎无能为力。”韩广云声音激动而无奈道。

“好了别这样说了,我们现在都是好兄弟,别想那么多了。”我微笑道,心里无比欣慰。

我看了一眼严舒雅和辛静竹,然后望向所有男生说道:“你们打算在哪住?只有这么两张床。”

“这里吧,黎明哥你们在床上睡,我们睡地上就行。”徐少元说道。

“这样真的好吗?”我平静说道。

“有啥不好的,只要在


状态提示:第二百五十章 那难听的呢?--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