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青春校园>农家悍媳>来了官兵

陈氏奇怪道:“这野牛也要上册吗?”

顾大花立马道:“那谁知道,不过这野牛也是牛,按理来说应该上册的不是?”嘴里虽然这样说着,心里面却打起了主意来。

不说顾大花打起主意来,听到这话的陈氏也琢磨了起来。

自家这头牛买回来花了六两银子,当时直接就上了册,还花了五十文钱,这不上册还不买不回来。这牛一上册就被官府管制着,日后这牛的生老病死啥的都得到官府那里通告,还得让官兵检查过才行,这想想心里头就不舒服。明明就是自家买回来的牛,关官府啥事情,该是宰了卖了都是自家的事情才对。

其实按以前来说,陈氏这心里头也没觉得有啥,可村里头的野牛一比,就觉得自己亏大了,心里头就觉得不能这么便宜了这些人。

这大姑子说得有道理,野牛也是牛,咋地也得上册才行。

第二天一早顾盼儿练完功人就已经来齐,六个人一个不少,个个身上的装扮都按照顾盼儿所说打理好,只是面上那一幅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表情实在是逗乐了顾盼儿。

不过顾盼儿也没说什么,给每个人发了两个药包,一包让他们擦在身上与衣服上,一包则让他们挂在腰间,叮嘱不可遗漏,然后坐到大黑牛背上,带着他们直接进了山。

一路上顾盼儿时不时会跟他们说一点常识,叮嘱他们不可随便乱动东西,与当初的顾清差不多,听说有些看起来不起眼的草比五步蛇还要毒,大家都不敢随便乱碰东西。这条路因为走了两次的原因显得不是那么难走,而且大黑牛也认得路,所以顾盼儿放心让大黑牛自己去走,自己则坐在牛背上耳听八方。

说实话说下带人进山这事以后,顾盼儿就有些后悔,尽管这些人都嘴里说得挺好的,什么生死有命,到时候出了事情也不怪她。可到时候若是出了事情,这些人都死了,剩下的那些苦逼家人不得找她算帐才怪。

这丛林有多危险,连她自己都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更别说带带了六个人。

走着走着顾盼儿突然想到之前找到雷击木的地方,不知道那里的那股怪异力量有没有完全消失掉,如果没有完全消失掉的话,暂时还是可以作为一个安全的据点,毕竟带这几个人进到里面实在太危险了一点,到时候还是去那里看一下比较好。

顾盼儿想清楚了以后便没再多想,从怀里掏出一根头有拇指粗的木块开始削了起来,木块颜色有些特别,散发着淡淡地木香味,仔细观察会发现它是一根雷击木,这是挖浴桶的时候取下来的多余料子里那里拆出来的,顾盼儿打算雕一根簪子出来,必竟也找不到比这更合适的料子了。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并且有顾盼儿走在前面,一些毒物就算不被惊走也伤不到大黑牛,让后面跟着的人安全不少,很快就到了发现雷击木的地方,那地方依旧光秃秃的,走近感受了一下,还能感觉到些许的力量的存在,于是顾盼儿停了下来。

“接下来你们就等在这里,这块地方还算是安全,只要不踏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顾盼儿并没有下牛,而是警告他们道:“一旦谁踏出这个地方,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不提醒你们。”

一路上看似平静,可众人都无法忽略顾盼儿腰间挂的那个罐子,里头可是装了不少的蛇胆。就是他们自己,因为嘴馋的原因,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挂了几条死蛇,都是那种特别毒的蛇,打算带回去煮了吃。之所以有这个打算,也是因为顾盼儿说把头砍了,内脏挖掉的话,这些蛇都是大补之物,吃着最好不过。

他们都有见过顾盼儿带蛇回去,所以不怀疑顾盼儿的说话。

而且乡下人多多少少见过蛇,也知道毒蛇怎么处理了能吃,自然没什么顾虑。

可现在最重要不是这个,而是顾盼儿竟然要将他们丢在这里一个人走,一想到要自己面对这危机四伏的丛林,众人顿时寒毛都立了起来,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想也不想地就惊叫了出来,个个面色苍白如纸,说什么也不愿意留在这里。

顾盼儿看了看这几个人,每个人都长得比小相公壮实,哪里是才十二岁的铁头,个子也不比小相公小,人虽瘦却还健康,不像小相公似的那么体弱。可是这群人明显胆子要比小相公小很多,个个满脸惊恐,一副要死了的样子。

顾盼儿强调:“这地方安全,我这是为你们着想,我一会要去的地方可是一个尽是野兽的地方,若是遇到单个野兽我还能护得了你们,若是遇上狼群这种群体野兽,我可没有握保护你们的安全。”

可不管顾盼儿语气怎么肯定,这些人就是觉得只有跟在顾盼儿身旁才是最安全的,事实上这些毒蛇毒蚁什么的,实在防不胜防,在他们心底下留下了阴影,在他们看来哪怕面对一只大虫也好过于面对这些鬼东西。

“算了,你们要跟着就跟着吧!不过事先声明,你们要跟着可以,需谨记只有你们手中的刀才能更好地保护你们,别指望我是万能的。”顾盼儿也很无语,倒是有点能理解这些人心里头的恐惧,只是她给他们的感觉就那么安全?扯蛋!

这几个人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听话地紧紧抓住手中的刀。

“铁头,一会你跟紧点,千万小心了。”顾生小心嘱咐着铁头,生怕铁头会出点什么事情,毕竟这件事情要是他说漏了嘴,铁头说不定就


状态提示:来了官兵--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