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青春校园>农家悍媳>水田飞虫

张氏道:“那银子是大丫给的,咱已经花了这老些了,剩下的得还给大丫,咱不能是孩子给多少就花多少,毕竟这孩子天天往山里头跑忒危险。要是手里头有点银子的话,估计能少进点山。这房子的事,咱还是另想办法,不能总指望着孩子给。”

顾大河闻言抱头蹲在了地上,闷闷地说道:“你说得对,咱不能总指望着孩子。不过你说我这手艺咋样?这几天虽然给小舅子打了不少家具,可咱这心总是有点不踏实,不会是小舅子他不好明说,才老夸咱这家具打得好吧?”

张氏迟疑了一下,道:“应该还行吧,我看着也挺不错的。”

顾盼儿刚将石磨放好,姐弟俩就一前一后地跑了过来,正欲与他们打声招呼,却见他们连叫都没叫她一声,直接就跑到小黑牛那里去。顾盼儿这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尼玛这么大个人还比不上一头小黑牛?简直是太讨厌了!

“还好小黑牛没有瘦,我都担心死了!”

“我再去看看野猪!”

“太好了,这野猪也没瘦!”

……俩小的将野猪和小黑牛看完以后,才顾得上跟顾盼儿打招呼,这让排在猪与牛后面的顾盼儿很是不爽,直接给了俩小一白眼,并且黑着一张脸直接转身,留给他们一个后脑勺子。

俩小并没有自家大姐很不爽的自觉,乐呵呵地凑了上去。

“大姐你在干嘛?”

“大姐这是石磨吗?你要做什么?”

“大姐这是板粟吗?”

“大姐……”

顾盼儿被问烦了,黑着脸吼了一声:“大姐你个仙人板板,再叫把你俩给扔出去!什么眼神,这玩意能跟板粟长得一样?这是茶籽,茶籽懂么?”

俩小老实回答:“不懂!”

顾盼儿:“……”

扑哧!

见到顾盼儿吃憋,顾清很是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其实这些玩意也就这疯婆婆娘才懂,在这些茶籽运回来之前,自己也只不过听这疯婆娘说过茶籽一事,并不清楚什么是茶籽。

并且这茶籽再运回来的时候,顾清也差点以为是板粟,好在当时没有问出来,否则也得闹出笑话来。

“笑什么笑,这玩意可有用得很!”顾盼儿不免又翻了个白眼。

俩小一听,立马就问:“有什么用?”

顾盼儿呲牙:“不告诉你们!”

俩小:“……”

姐弟仨正较着劲,那边安氏就叫了起来,原来这吃饭的时间到了。

“这饭蹭得还挺及时啊,赶紧洗手去吧!”顾盼儿白了俩小一眼,然后将东西放到一边,打算先吃完饭再回来研究一下。毕竟顾盼儿也不是万能的,有些东西只是看过或者听过,并没有真正实践过,所以做起来还是略为麻烦。

而因为俩人都是刚回到家,顾清饭后就坚持不住先去休息了。

顾盼儿还在研究着石磨,一心想要将茶籽油给榨出来,俩小一直守在旁边好奇地看着,时不时开口问上一句。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小豆芽在问,四丫维持着她天然呆的表情,很少开口说些什么。

见天色不早,顾盼儿便让四丫回去:“反正你现在看也看不懂,我送你回去睡觉,想知道我要干嘛的话,明天一早过来,你估计就能知道了。”

四丫打了个呵欠点点头,扭头看向小豆芽:“你呢?”

小豆芽迟疑了一下,道:“我也回去。”

顾盼儿瞥了一眼小豆芽,心底下不免叹气,这养不子爹娘过了几天啊,就乐颠颠地不想回家了!不过到底是人家的儿子,想要回家自己还能拦着不成?顾盼儿即便是心里头再不舒服,也没有拦着小豆芽不让回去,将俩小一同送了出去。

到了娘家,顾盼儿并没有进去坐,而是对顾大河说道:“你现在回来了反正也闲着没事,就打打家具吧,要整套的,到时候搬了新房子好用得上。”

顾大河连忙点头:“行,这事包我身上,只要你不嫌弃就行。”

“我能嫌弃啥?”顾盼儿听得莫名,却懒得再说些什么,挥了挥手就往家里回了。

顾大河乐颠颠地送顾盼儿出门,回去以后立马就眉飞色舞起来:“婆娘你听到没有?刚大丫让咱打家具呢!要整套的,咱闺女可是一点都不嫌弃咱的手艺呢!”

张氏也眉开眼笑:“这是好事,到时候你得做好一点。”

顾大河用力点头,这事不用张氏提醒他也会尽力去做好,毕竟对顾大河来说,外人的认可远远没有自家大闺女的认可来得重要。

夫妻俩人都很高兴,却没有听懂顾盼儿话里的意思。

顾盼儿让他们做家具是给他们自己用,毕竟以后搬了新房子若是没有家具的话,再好的房子也会显得寒碜。可是顾盼儿忘了自己并没有告诉他们给他们建了房子,所以他们没听懂顾盼儿的话,而顾盼儿也听得有些莫名。

而说到家具,顾盼儿这心里头也在琢磨起来,新房子该置办点什么家具。

心想这包子爹做一套家具也是做,做两套也是做,不如自己将自己想要的家具的样式画下来,到时候让包子爹琢磨琢磨得了。小相公都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做木家具这活计还是让包子爹来做好了。

就这么愉快地定了,有时间就画几张图去!

月黑风高,刚到门口就发现门口被人堵了,这是想进去的进不去,想出来的也出不来?顾盼儿一拧眉,直接上前两手开扒:“去去去,没事堵老娘家门口干啥?一个个吃


状态提示:水田飞虫--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