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青春校园>农家悍媳>顾家村来信

平南王无比庆幸自己听信了顾盼儿的话,虽然当时也有过疑惑,毕竟顾盼儿对于他来说仅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若是换作是往常,这么一个陌生人跟他说这种件事情,他一定会犹豫再三,肯定不会立马就开始行动,说不定还要等到龙抬头当日观察再做决定。

显然听信了顾盼儿的话,让整个平南逃过了一劫,这让平南王庆幸无比。

又可能是时间太过紧迫的原因,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平南王还是十分感觉顾盼儿提供的这个消息,邀顾盼儿到府上一聚,打算设宴款待,却被顾盼儿没好气地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龙抬头这天是顾清的生日,鬼才有空去那劳什子王府。

堂堂一国王爷,还是占有如此大封地的一个王爷,设宴邀请居然被拒绝,平南王先是感觉很没面子,然后又觉得对方有事不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再打听到是顾清的生日,平南王二话不说提着礼物与王妃一同上门拜访。

此时已接近黄昏,顾盼儿看着拜访而来的平南王夫妇,实在无语得很。

这天都要黑了,你这王爷王妃不在府上好好待着,跑到外面来做甚?这粮仓什么的没能烧成,人家说不定就烧你这对夫妇来了,要是你们俩被烧了,这平南还不照样会乱?照样会落到一些有心之人的手上。

不过这些话顾盼儿可不好说出来,要不然对方指不定恼成什么样子。

正打算将他们当成透明,不经意间发现跟在王妃身旁的丫环不对劲,仔细瞧了瞧,顿时就纳了闷了。这本该在家庙里的人,出了家庙不说,竟然还跑到这里来溜达,你这么大胆皇后知道吗?

慕容烟感觉到顾盼儿的视线,抬头看了过去,这一眼又皱起了眉头。

还是觉得无比熟悉,此人一定见过。

顾盼儿也只是看了慕容烟一眼,然后就转身离开,真心懒得理会这公婆媳三人。不料转身之时,将手中的‘红镯子’给露了出来。

这‘红镯子’一显,慕容烟恰好看到,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几乎在一瞬间就想起在哪里见过这镯子,下意识就朝顾盼儿挥掌:“我认出你来了,你就是那天晚上的黑衣人!”

“我擦!什么黑衣人红衣人的,滚粗!”顾盼儿才不承认,连招都不接,连蹦带跳地就要躲开。

慕容烟哪里容得顾盼儿躲开,又再一掌劈了过去。

顾盼儿顿时就恼了:“我说你这人有病不成?老娘不屑得跟你打,你还得瑟起来了,再这样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真讴,这死女人没事那么敏感干啥?老娘明明就隐藏得很好的说。

慕容烟道:“你大可不客气。”说着又几掌挥了过去。

顾盼儿不耐烦与慕容烟纠缠,几招过后就烦躁地抬了脚,一脚将慕容烟给踹飞了出去,骂道:“给脸不要脸,滚!”

仅是一脚,慕容烟就输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显然又伤了筋脉。

顾盼儿看得脸都黑了下来,骂道:“竟然见血了,还真是晦气,你他娘的都要走火入魔了还使内力,不要命了也不要到这里来找死啊!护城河多深多好,从那里跳下去直接就一了百了了。”

王妃闻言满心不喜,扶起慕容烟,怒瞪顾盼儿:“你这刁民怎能如此说话,出手又如此之重,你……”

“母亲,没事的,儿媳只是与她开个玩笑罢了!”慕容烟打断王妃的说话,现在虽然吐了血,脸色也苍白无比,可是眼睛却是亮的,看着顾盼儿说道:“我认出你来了,绝对是你没有错!”

顾盼儿翻了个白眼,直转转身,又想要走人。

“你不能走!”慕容烟立马叫道。

顾盼儿扭头:“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叫我停我就停,那岂不是很没面子?”说完扭头就跑,瞬间就没了影。

慕容烟一脸错愕,之后挥了挥拳:“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把你给找出来!”

平南王皱眉:“烟儿认出她是谁来?”

慕容烟道:“回公公,倘若儿媳没有认出,此人应该是那晚的黑衣人。之前有一点儿媳没有说,那黑衣人是个女子,之前儿媳见此人就觉得面善,经过刚才一试,儿媳能够确定,她就是之前那黑衣人。”

平南王闻言皱起了眉头,猜测顾盼儿到王府的用意。

而回到房中的顾盼儿臭了一张脸,觉得这慕容烟的眼神也忒毒了一点,这么轻易地就将她认出来。

顾清正在翻看顾盼儿给他带来的东西,见顾盼儿似乎有些不高兴,不由得开口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顾盼儿道:“遇到钛合金狗眼了!”

顾清蹙眉:“这是何意?”

顾盼儿道:“前几天我趁你熟睡,跑到王府逛了一圈,没想到被人发现了。现在这个人追到了这里来,竟然一眼就把我给认了出来,不是钛合金狗眼还能是啥?”

顾清眉头皱得更深:“你趁我睡着的时候出去过?”

顾盼儿点头:“是啊,而且我还是穿了浑身黑出去的,按理来说不应该把我认出来才是,可那死女人偏偏就把我认出来了。”

顾清黑了脸:“你这死女人肯定是点我睡穴了!”

顾盼儿:“……”

完蛋了,捅了马蜂窝了!

“我每天晚上都有抱着你睡,你要是每点我的睡穴,我肯定知道你出去。我不知道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知道你出去。我不知道你出去的原因肯定是你点了我的睡穴,你别想狡辩!


状态提示:顾家村来信--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