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青春校园>农家悍媳>一出好戏

很明显这是一次有阴谋的劫持,而顾清为人善良不与人作对,若真要说得罪了什么人,除了将军府以外不会再有其他人。

在得不到有效信息的情况下,顾盼儿唯一想到的是先跟司南说说,利用司府探查一下。

脚下一碾,本来完好无损的帽子,在顾盼儿离开的瞬间,化为飞灰。

不过眨眼的时间,顾盼儿就到了酒楼那里,直接找到了顾望儿,将情况与顾望儿说了一下。

顾望儿心中一惊,毫不犹豫地坐上马车,向司家快速驶去。

有了顾望儿在其中周旋,顾盼儿并不担心司家会不帮忙,而她现在则要判断顾清身在何处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曾经的顾盼儿可不是什么好人,以着她自己的心思去猜测,第一想到的自然是文庆这样的纨绔子弟。如此纨绔是其母惯出来的,一旦此纨绔弟子受了委屈,估计第一个先找其母……

顾盼儿朝文府方向死死盯着,虽不了解上官婉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但顾盼儿可以肯定,上官婉生性肯定阴毒。一旦顾清落到她的手上,定然不会让顾清那么轻易地就死去,定然会受尽折磨而死。

而文庆又有着那样的癖好,再加上官婉宠儿,此后果……

后果如何顾盼儿不愿往不好的方向去想,可既然已经猜测到这种情况,顾盼儿自然不会放过将军府这条线索,小心避开所有的眼线,朝将军府潜了过去。

上官婉自信顾盼儿一时之间找不到这里,再联想到自己自受伤以来所遭受的一切,特别是要委身一个丑八怪,上官婉心中就充满了怨恨,满脸阴毒地盯着顾清看。

再看到顾清那酷似于安思的脸,上官婉眼内尽是怨毒。

“快说,你到底给本座下了什么毒,赶紧把解药给本座交出来。”上官婉将顾清扔到了地上,居高临下地盯着顾清看。

顾清怀中的元宝有所动静,被顾清轻轻按住,元宝愣了一下又沉默了下来,老老实实地待在顾清的怀里,不过眼睛却是时刻注意着上官婉。

见元宝安静下来,顾清才抬头看向上官婉,表情淡淡的没有丝毫害怕。

此人戴着面具,看不清其面容,却让顾清有种熟悉感。

不过仅仅想了一会儿,再加上此人要解药一事,顾清就猜测得*不离十,淡淡地说了一声:“是你。”

那个曾在半路截杀他的人,后来被小白咬了一口。

除此以外,顾清想不到还能有谁会向他讨要解药。只可惜此人运气不好,他今天恰好没有把解药带上,又或者因着跟顾盼儿一同逛街,所以才很放心地空手出来,甚至连防身的都没有带上。

上官婉先是一顿,没有想到顾清只一眼就猜出来,不过猜出来更好,省得她还要解释一下,阴森森地说道:“既然知道了,那就赶紧把解药交出来。”

顾清摇了摇头:“很可惜,解药不在我身上。”

上官婉闻言顿怒:“解药不在你身上,又在谁身上?”

顾清淡淡说道:“在我娘子身上。”

不是故意要出卖顾盼儿,而是顾清心知此人没有顾盼儿利害,否则不会与他人合伙,将顾盼儿的注意力引开才将他抓来,而是直接将他抓住。

顾清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因为有元宝在,可顾清担心顾盼儿找不到人会急。对于眼前这个是什么人,顾清心底下有所猜测,只是不知顾盼儿是否判断得对。

与顾盼儿一样,顾清虽然不喜欢杀人,但也不喜欢有潜在的威胁。否则在被抓的时候,顾清就会让元宝帮忙逃脱,而不是被抓到这里来。

上官婉听到顾清说解药在顾盼儿身上,这脸色不可谓不难看,恨不得一把掐死顾清。可看着顾清那酷似安思的脸,上官婉就不打算让顾清死得那么舒坦,再加上文庆对顾清的着迷,上官婉决定先不动顾清,让文庆玩了个够再说。

哪怕文庆想要顾清当禁脔也行,只要能让顾清痛苦就行了。

“你倒是挺冷静的,就是不知道一会儿你能不能冷静了。”上官婉阴恻恻地看着顾清,打算直接将顾清送到文庆的房间里,相信这样文庆一定会十分的高兴。

与此同时,上官婉心中还有一种强烈的报复感,那是针对文元飞的。

你文大将军不是一直想要这个野种回来吗?本座这就给你抓回来,只是不知当你看到你野种在你大儿子身下求欢的时候,你文大将军又是怎样的一个表情。

上官婉阴森森地笑了,依着文元飞的性子,根本无法接受这种事实。

并且为了家丑不外扬,说不准还会亲手杀了这野种。

至于文庆的安危,上官婉并不担心,有她护着文元飞别想伤到文庆丝毫。

顾清被上官婉这样阴森森的眼神看得直皱眉,心底下一阵恶寒,有种不妙的预感,抱着元宝的手紧了紧,低垂下羽睫。

元宝又挥了挥爪子,用眼神问顾清要不要帮忙。

顾清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能出手,因为顾清还不能确认眼前这个到底是不是文元飞的嫡妻,那个害得安思几次徘徊在死亡边沿差点就活不成了的狠毒女人。

“你想怎么样?”顾清依旧上官婉的意想问了下去,不过表情依旧是淡淡的,就连顾清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的淡定,难道因为有着元宝,所以有恃无恐么?或许吧。

上官婉阴森森地笑了起来,配上那一副鬼面具,怎么看都显得阴森可怕。

顾清觉得自己应该害怕的


状态提示:一出好戏--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