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青春校园>农家悍媳>你是猪吗

顾盼儿不语,盯着安寡妇,幽幽道:“你确定要我自己去做早饭?”

安寡妇吓了一跳,忙擦着眼泪站了起来,急道:“不,不用你去,娘去给你做早饭,你千万别动,也不要过来。清儿,你要看好你媳妇,千万别让她到厨房,娘现在就去做饭,很快就做好。”

“娘,你怎么……”

“快别说了,你陪着你媳妇吧!”

“……”

安寡妇瘦弱的身体跑得飞快,见鬼似的跑进厨房里,还把厨房门给一并关上。顾盼儿眨巴眨巴眼,很无良地笑了起来。

这不怪她,要怪就怪原主,男人能干的事情,她基本都能干,女人做的事情却是基本都不会做。比如做饭,又比如刺绣。

被周氏逼着做饭,做了三次,把厨房烧了三次,锅了废了好几个。

张氏教其刺绣,一针下去比刀还好使,一针一个大洞,衣服越缝越破。

安氏估计是突然想起顾盼儿的光荣事迹,所以才急成那个样子,宁愿自己拖着病体去做饭,也不要顾盼儿靠近厨房。

顾盼儿那抹笑容看在顾清眼里,感觉十分的不好,恶狠狠地瞪着顾盼儿:“你个又疯又傻的女人,我不会承认你是我媳妇,等我娘好了,我就休了你。”

顾盼儿斜了这小相公一眼:“那我是盼你娘快点好呢,还是盼你娘早点死呢?”

顾清红了眼扑上去挠人:“你个恶毒的女人!”

顾盼儿挡住,一脸坏笑:“还别说,你红眼的样子,就跟只小兔子似的。”

“你才是红眼兔!”顾清眼睛更红了,下意识用脚去踢。

顾盼儿伸手一抓,将顾清转个弯拎丢到了一边,顾清差点没冲撞到墙。

炸了毛的猫儿,又岂是丢出去就能顺下毛的,扭头又朝顾盼儿扑了过来,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可惜是只病猫,没半点力气。

扑了几次,顾清就累得不行,面显不健康的红。

顾盼儿蹙眉:“真是弱爆了!”

一句话又让扶着墙已经要站不稳的顾清再次炸了毛,舔了舔干涩的唇,又要去跟顾盼儿拼命,刚走一跳就栽了下去。

以为要摔个面朝地,没料后领一紧,整个人被提了起来。

顾清眼珠子一转,扭头朝顾盼儿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顾盼儿下意识将手抽回,将咬得死紧的顾清也拖了回来,直撞入怀,退了几步撞在墙上。

“属狗的不成?”顾盼儿皱起了眉头。

顾清眼清一眨不眨地瞪着顾盼儿,眼中全是倔强,还有些小得意。十三岁少年因为早产,又营养不良,个子还没有顾盼儿高,刚及鼻尖。

顾盼儿沉默了一下,幽幽道:“我这衣服一个月没洗了。”

“啊呸呸呸……顾大丫你个脏婆娘,居然一个月不换洗衣服……”顾清一脸恼怒,连吐了好几口口水,还是觉得自己嘴巴里有味道,恶心得不行。“以后不许你睡床上,也不许你待在房间里,脏成这样,你还是不是女人!”

一声幽幽响起:“我不是女人,难道你是?”

“你个又脏又臭又……”

“这到也是,你看起来比我像女人多了,弱柳扶风,说的就你这样的。”

“顾大丫,我咬死你个脏婆娘!”

“我一个月没洗澡了!”

“……”呜呜,气死人了!

顾清红着眼,死死地瞪着顾盼儿,腮帮子气鼓鼓的,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眼泪在眶里打了个转,又被生生地挤了回去。

最终,顾清抱着顾盼儿的胳膊,还是没有咬下去。

顾盼儿抽回胳膊,屈指弹顾清一个响头:“病猫,离我远点!”

顾清摸着被弹红的额头呲了呲牙,两眼盯着顾盼儿的手,考虑着要不要再咬一口,最好把这脏婆娘的胳膊给咬断了。

顾盼儿一看顾清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她并没有在意,撸起衣袖看了一眼自己被咬的地方。

竟然咬出血来了,这病猫的牙还挺利,要不要帮他拔了?

“你也就这点能耐了!”

“是又怎样?”

“挺行的!”

“……”

顾盼儿懒得跟顾清计较,上辈子自己若是结了婚,孩子指定比眼前这小子还要大,更别说自己还是个无限接近天级的地级高手。

跟个小屁孩子计较,实在掉身份!

早饭显而比较简单,安氏刮干净整个米缸也只刮到一把泛黄的陈米,边熬着粥边洗菜,不浪费一点的时间。

很快粥就熬好,野菜也煮熟,菜里没放油,就放了一点点盐。

“粥好了,快趁热吃。”担心顾盼儿等得太急,安氏很快就端上了桌,连锅一起,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可顾盼儿伸长脖子一看,顿时歪了鼻子,说是一锅粥,其实说得并不准确,稀得一大碗里就几粒米。米也不是什么好米,是泛黄的陈米,饶是稀得见底,也能闻到一股霉味。锅挺大,里面却只有四碗粥。

饿疯了的顾盼儿没客气,一口气喝了三碗,又把一盘淡得没味的野菜吃光,才犹犹豫豫地放下碗筷。

不过转眼时间粥就只剩下一碗,野菜也只剩下一点汤水了。

其实顾盼儿想把最后一碗粥也吃掉的,不过没好意思。

自顾盼儿舀第二碗粥时,顾清就想要阻止,不过被一直含泪的安氏给死死抓住。安氏心底下嘀咕:这大丫可是会抢食的,现在还学会了打人!

看到只剩下一碗粥,顾清想咬死顾盼儿的心更加坚决了。


状态提示:你是猪吗--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