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青春校园>农家悍媳>心脉隐患

这天晚上算是搬了‘新家’,病还不太好的安氏流着鼻清一脸乐呵呵的,在‘新屋’摸摸这摸摸那,那眼睛笑成月芽儿。

顾盼儿才猛然惊觉,这年仅二十九的安氏居然还是个大美人。

生活清苦的安氏一身粗布麻衣,头发也经常乱糟糟的,将大半个脸遮上,所以顾盼儿几乎不去注意安氏的样子,只知道安氏爱哭,并且动不动就哭,这一哭脸样子就更囧了,才一直没注意到。

顾盼儿又立马将目光移向顾清,这么个漂亮娘生出来的儿子应该很帅吧?

谁知这一看,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番。

眼睛很大,鼻子也很秀气,嘴唇也很有型,就是人忒干瘦了点,皮肤腊黄了点,合在一起跟个骷髅似的,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美感。

于是乎顾盼儿决定了,日后不止要给自己多吃肉,还要让小相公也多吃肉,反正后山肉多还不用钱。

“该睡觉了,小瘦干,再看下去眼都瞎了!”顾盼儿伸手掐了一把顾清的脸,心里头嘀咕着:婴儿肥呢,你的婴儿肥呢?

顾清放下书,伸爪子去拍顾盼儿的手:“泥放开窝!”

顾盼儿收回手,心中暗叹,果然是太瘦了,连说话都不标准了。

顾清揉着被扯疼的脸,满眼恼怒:“你个疯婆娘又发什么疯,今天吃得太饱了不成?从明天开始让你天天喝稀粥,看你还得不得瑟。”

顾盼儿斜眼:“你除了抠我粮食你还会啥?”

“你……”顾清眼珠子一转,得意地笑了。“我也不用会啥,就会抠你粮食就行,谁让你跟猪吃的,怎么喂也喂不饱。”

顾盼儿没理他的‘疯言疯语’,反正他不给吃的,家里的爱哭婆婆也会给吃的。将他放在床上的书拿起来看了看,发现居然是《三字经》顿时就有些凌乱:“我说你今年已经十三岁而不是三岁吧?怎么还在看三岁娃子看的《三字经》?你确定你脑子没问题?”

顾清一听更是恼怒,一把夺回自己的书:“你管我看什么!”

顾盼儿盯着顾清不语,顾清瞪了顾盼儿一眼,将翻得有些卷的书抚平然后小心亦亦的放回书箱里。顾盼儿不经意瞅了一眼,发现里面只有两本书,连上顾清手里的也只有三本,一本是《千字文》,一本是上次看过的《百家姓》。

虽然顾清一脸恼怒的样子,可顾盼儿却从他脸上看到了失落。

为何失落?顾盼儿有些不明白,不过倒是很清楚地知道,顾清对这三本书的爱护,只要自己一拿这书说事,他就跟炸了毛的猫儿似的。

“看什么看,以后不许你碰我的书!”顾清被顾盼儿看得不爽,同时也担心自己的书被这个疯婆娘给祸害了。虽然他不知道顾盼儿为什么会识字,而且还懂得药草,但也没有去想太多,反正这疯婆娘不正常的地方多了去。

顾盼儿一脸不屑:“切,不就是《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么,我都能倒背如流的玩意,谁稀罕,也就你这笨蛋都十三岁了还在看。要我说,你该学学《论语》了,小傻子!”

顾清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失落,这疯婆娘以为他不想学么?可是一本《论语》就要五两银子,而且还是品质最差的那种,家里哪有钱去买这么贵重的东西。虽然现在手里有了八两银子,可也不能拿去买书了啊,要不然以后拿啥养活这怎么吃也吃不饱的疯婆娘。

顾盼儿倒是从顾清眼中看出失落与不舍,这下可终于明白了点,就是这小子忒抠了点,想要看书又舍不得花钱。

更觉真相了,这小子就是死抠死抠的!

“我说你本来就长了张苦瓜脸,这脸一垮就更像了!”顾盼儿没有鄙夷对方的意思,对方抠她也不太在意,反倒觉得有些可爱。不过她的人生字典里可没有抠字可说,钱就是赚来花的,花没了再赚就是。

这再抠也抠不出多点来不是?

“你才苦瓜脸!”顾清闻言炸了毛,一爪子挠了过去。“你个又黑又瘦的茄子脸!”

得,这又是苦瓜又是茄子的,她都成了盘菜了。

“睡觉吧,瘦苦瓜!”

“黑茄子!”

一夜好眠。

一大早天还没亮顾盼儿就爬了起来,在院子里练拳。来这里也有好几天了,也渐渐地熟悉了这个身体,顾盼儿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除了每天利用睡觉的时候放松身体吸取一点点天地灵气,早上还要起来练拳。

因为这身体从未修炼过的原因,她需要从零开始,往后不止要注重饮食,还要时不时上山采点药草。幸好这葬神山上药草足够多,那天上山大致看了看,现阶段需要的都有。

顾清一大早就被‘霍霍’拳声吵醒,推开门一看,那疯婆娘居然在练拳!

“上哪学的疯拳?”

顾盼儿一拳打出去差点没岔了气儿,收拳后瞪了顾清一眼:“我还醉拳呢!不知道练武的时候不能轻易打扰,不然很容易走火入魔吗?”其实走火入魔倒不至于,不过刚才差点岔了气倒是真的,不过也只能怪自己不经吓而已。

顾清自知理亏,嘴里却嘀咕:“我看你不用练就已经很走火入魔了。”

顾盼儿耳朵尖,听了个正着,脸色有点发臭,不过眼珠子转了转,将顾清由上至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打起了主意来。

顾清不知为何脚底生寒,刚跨出来的脚又立马缩了回去。

顾盼儿看着不由得嘿嘿一笑,今天先放过这小子,到了明天这小子就该


状态提示:心脉隐患--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