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仙侠修真>上善经>第三百章 十招

最新网址:.ken娄之英道:“侯前辈想来就在左近,他与爹爹有同门之谊,何况又是跟卢轩作对,我不能不帮,这便去寻他报信。”

虞可娉摇头道:“使不得,这伙人如今还在村里,我们冒然出去,必会撞见,冷怀古和关风非同小可,大哥,你对上他俩胜算几何?”

娄之英咬牙道:“我虽打不过他们,但和卢轩仇深似海,只舍了命去杀他一人,料也不难!”

虞可娉道:“大哥,你适才还说要寻医典,来治我的内伤,怎地眼下又要去拼命了?你如有个三长两短,谁还来帮我寻找宝藏、治我绝症?”

娄之英只是一时出于激愤,见了卢轩情难自已,他又如何不知有冷、关两个大高手在,自己断无可能伤的了这不共戴天的仇人?此刻经虞可娉一劝,亦清醒下来,道:“那该当怎办?难道我俩就在这暗室里躲着不成?”

虞可娉道:“不错,在这里头将就一阵,那便万无一失,待入了夜,即便这帮凶神不走,咱们摸黑出去,也不易撞见他们。”

娄之英无奈,只得点头答应,随手摊开画布,举着火折细瞧,果然见到些许古怪。原来那本是一副中土域图,可疆域涉及之大,远超一般集镇所卖,其中江南、中原、辽东、漠北、吐蕃等处都画的十分细致,其余地方则草草数笔勾勒,全图更无一处书写地名,虞可娉凑过来瞧看,也见到了这些蹊跷之处,不禁咂舌道:“这域图虽然奇特,但却看不出什么线索,那几处浓墨重彩,料来定和宝藏有关,其中江南尤为凸显,看来卢轩在马蹄庙中曾向薛王特使汇报,说他只知南朝有关键线索,但具体为何却无头绪,果然并非徇私隐瞒。”两人又看了一会,火光逐渐微弱,原来火引快要用完,虞可娉为防后面有不时之需,将火折子打灭,娄之英也知要看域图不忙在一时,于是把画布仔仔细细折好,郑重放入怀里收了。

二人在这黑暗之中默坐,暗室狭小肃静,彼此呼吸之声都近而可闻,他俩本就互有情愫,此刻处在这静默中,心中有如小鹿乱撞,脸上都泛起了羞红之色,好在暗室无火一片漆黑,也瞧不出什么异样,娄之英想的愈多,就愈是觉得尴尬,刚要开口说话,忽听外头又传来脚步声响,这次不是在院墙之外,而是有人推门进到了宅院中,只听仍是张胜率先叫道:“是这间了,原来这村子便是那小贼的故乡,姓侯的不知与他有甚么渊源,他几番到得这里,必然不是巧合,待我先去搜上一搜!”

娄之英听他口中称呼的小贼,分明是指自己,看来他们第一次追踪侯百斛时极为匆忙,并不知这村子的掌故,适才去到村上询问,这才获悉了实情,只是侯百斛和爹爹乃是同门,这一层只怕尚不知晓,耳听外头一阵乱响,显然这伙凶神正在翻箱倒柜查找线索,想到爹娘的东西尽被他们损坏,胸中一腔怒火按捺不住,就想闯到外头拼命,被虞可娉一把拉住,低声道:“大哥,你出去也于事无补,这暗室极为隐秘,他们难以发现,便忍这一时半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娄之英强压怒火,坐下身来抱元守一,尽量不听外头的声响,果然不大一会儿,卢轩等人没了动静,想来自是一无所获,众人回到院中交头说话,这次声音不高,娄虞二人都听不大清,又过了一会,偏厦屋门吱呀呀声响,有人走了进来,那人在厦子里胡乱转了一圈,便即出去哑声道:“不过是座存放农具的矮房,也没什么特别。”原来进来的却是关风。

只听卢轩道:“这里是姓娄小贼的旧居,怕只是巧合,我看这房子经年无人住了,据闻那小贼一向在武夷山学艺,没听说曾回来过此处。”想是偏厦屋门未关,这次倒听的一清二楚。

冷怀古道:“既然如此,咱们可别捐本逐末,让姓侯的逃之夭夭,他必是向南溜了,事不宜迟,大伙这便去追!”

这回关风倒没反驳于他,卢轩一声令下,众人冲出宅院,向村头飞奔而去。娄虞耳听他们去的远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娄之英打摇火折子,将金器珠宝重又放进铜箱,再将箱子郑重搁回原处,对着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便要开门,虞可娉拦道:“大哥别忙,咱们还是再等一阵,天黑了再行出去,那便万无一失。”

娄之英道:“他们出了村子,这回料已走出十几里了,还有什么好怕。”

虞可娉道:“万一他们再度折回,可又如何?不如再忍一阵。”

娄之英道:“不成,爹爹妈妈的东西被这帮人毁了,我要去归整归整,再说我和你待在这里,实在是……实在是……憋闷的紧了。”

虞可娉脸上一红,亦明白他话中含义,点头道:“好罢,咱们悄悄出去,等收拾妥当,不必再与何六叔打招呼了,免得节外生枝。”

二人蹑手蹑脚打开暗室铁门,见外头果真毫无动静,偏厦的屋门半开,院里阳光斜照,原来已近傍晚,两人将暗室锁好,刚踏出偏厦,忽听墙头有人狞笑道:“大人料事如神,果然有人藏了起来,原来竟是这小贼!”

这笑声虽然不大,但如同响了一声炸雷,娄虞二人俱都大惊失色,急忙抬头去看,就见关风和张胜正蹲在院墙之上,门口则站着卢轩和冷怀古,他俩身后还有一人,身着白衣白裙,头罩白纱,却是八尊者曹茉。

冷怀古道:“还是刘大人机敏,见到这宅院脚印杂乱,到了偏厦却消


状态提示:第三百章 十招--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