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章娟握着那盒针,满满都是恶意。

  当年苏国华为了娶林晓竹跟她分手的那股恨意,全部转移到苏宁烟的身上。

  她打开锁,发现苏宁烟并不在里面,只看到墙上的抽风机,被拆了下来,只剩下一个洞。

  章娟先是怔了一下,随后尖叫,小贱人竟然跑了。

  她急急忙忙冲进房间,扯起了床上正在睡觉的苏国华,“老公,快醒醒,小贱人跑了。”

  苏国华听到苏宁烟跑了,睡意一下子全消,“你说什么?不是上了锁的吗?她怎么跑得了?”

  “我刚才去看,锁是好好的,她把抽光机拆了,从那里钻进去了。老公,快想想办法,若是让她去了医院,见到卓家的人,那我们就完了。”

  苏国华很快冷静下来,他思索了一下,“宁烟肯定是去了医院,好在我事先在医院安排了人。”

  苏国华拨通了电话,“老郭,你派人把医院所有通道守住,宁烟逃走了,很可能是去医院了。”

  “好的,苏总请放心。”

  医院里,卓家千亿继承人的病房,都有专人暗处把守着,以防万一。

  苏宁烟从苏家走到医院,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走得她满头大汗。

  她身上没钱,手机和项链都被章娟抢走了,无法办法联系上任何人。

  她现在一心想快赶到医院,看看卓君越。

  眼看着医院的大门就在马路对面,苏宁烟轻喘着气,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泪珠。

  她并不知道,苏国华的人,已经在医院里布下天罗地网,就只等她入局。

  她再怎么精,也精不明在商场混了多年的苏国华。

  像是偷梁换柱骗卓家这样的事,他肯定不会只做一手安排。

  一辆面包车,突然驶向苏宁烟。

  苏宁烟一口气还没有喘顺,就已经被人捉到车上。

  苏宁烟大惊失色,慌张地看着车上的人,“你们想做什么?我没有钱的。”

  “闭嘴,再多废话,老子可不会对你客气,反正苏总也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女儿。要不然,让老子先玩玩?小脸蛋虽然肿了,皮肤还是不错的。”

  一听到苏总,苏宁烟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他竟然这么快就发现她逃跑了,完了,这下完了。

  苏宁烟看着车厢里,满脸横肉的男人,生怕这些混蛋,真的会碰她。

  她也不敢再开口,惹怒了他们。

  苏宁烟心里沉思着,过一会儿,她开口,“只要你们让我去医院,只要你们让我看到卓君越,苏国华付了你们多少钱,我给双倍。”

  坐在苏宁烟身边的男子,染了一头棕红色的头发,鼻子里镶了一个钻,看起来就不像好人。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宁烟,身上脏兮兮的,衣服破破烂烂。

  她这副样子,就算是到街上,前面摆个碗,估计都有人给钱。

  他听着苏宁烟的话,冷笑一下,“就你?还能出得起请我们的价钱,小妹妹,别开这种国际玩笑了。”

  苏宁烟思索着,该怎么样才能让这样人相信她?

  她后悔死了,为什么当初卓君越给自己手机的时候,没有记住他的号码。

  否则,一个电话,只要联系上卓家的人,她就得救了。

  她低下头,咬了咬嘴唇,灵机一动,突然抬起了头,“你们相信我,我是卓君越的女人,我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只要你们把我送到卓家,我保证卓家的人,给你们的钱,绝对比苏国华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