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车厢内的人,听到苏宁烟的话,忍不住捧腹笑了起来。

  “老马,你信不信?她怀了卓家继承人的种?老子要笑出腹肌了。”

  “就是,凭你,上不上得了卓家继承人的床,都还难说,卓家太子爷能看得上你这种货色吗?还敢说怀了卓家的种?你怎么不说你是怀了总统的种?”

  说完,车厢里的人,笑得更欢了。

  苏宁烟气结,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不信,“我是真正送到卓家给卓君越冲喜的人,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保证卓家一定会给你们更多的钱,求你们了,放我下车吧。”

  “放了你?做梦吧,别再说这些胡话来骗我们了,苏家马上就到了。”

  对于他们来说,穿得破破烂烂的苏宁烟,更加不值得相信。

  还不如实实在在帮苏国华,钱落到袋子里,才是最实际的。

  苏宁烟看了一下车窗,熟悉的街道,很快就要到苏家。

  此刻,苏宁烟真的感觉到一阵灭顶的绝望。

  她不敢想象,到了苏家,他们会怎么对付她?

  苏家大门前,章娟和苏国华已经在门口等着。

  章娟想着自已大半夜在这里干等,就是因为那个小贱人。

  她气得咬牙彻齿,“老公,等下干脆直接把那小贱人毒死算了,居然还敢逃跑,差点就坏了大事。”

  苏国华的眉头也一直紧拧着,“闭嘴,我说过了,不要搞出人命。咱们图财而已,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明天一早,把宁烟送出国,手续都办好了吧?”

  章娟压下了怒气,只要等她出国了,她一定弄死她。

  “花了大钱,加急办好的,放心吧。”

  过了一会儿,一辆面包车开了进来,停在苏家的门口。

  苏宁烟被押着下车,老郭走在前面,“苏总,人给你带来了,余款可别忘记了。”

  “放心吧,明天早上,余款就到账,把人给我带进去。”

  苏国华沉着一张脸,毕竟在家门口,不想搞得太大的动静,引起注意。

  苏宁烟真的欲哭无泪,就差一步,她就可以看到卓君越了。

  一进苏家,苏国华直接拿着手铐,把苏宁烟的双手铐上。

  章娟走过去,二话不说,先甩了两巴掌。

  她的眼神,如同一条蛇毒似的,巴不得一口就咬死苏宁烟。

  “小贱人,竟然敢逃跑,我看你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苏国华拉住了她,“够了,一会把她打得面目全非,明天怎么上飞机?去厨房里,拿出冰块出来。”

  “打死她更好,干净利落,省得麻烦。”

  “我说去拿冰块,这个家现在是你作主还是我作主?”

  苏国华一吼,章娟不敢再说话,心不甘情不愿走进去拿冰块。

  苏国华示意老郭他们先离开,他坐在沙发上,“宁烟,别怪爸,都怪你不听话,明天送你出国,你在国外好好生活,别给我惹事。”

  苏宁烟瞪大眼睛,他们这是准备把她送到国外,好让她不要破旧苏静玉的好事吗?

  章娟拿着冰块走出来,一下子按到苏宁烟的脸上,差点没有将她推倒。

  “小贱人,自己拿着,送你出国,已经是恩赐,别敬酒不喝喝罚酒。”

  苏宁烟被迫按着那冰袋,被他们捉回来了,再次逃跑,已经没有机会。

  或许,明天去机场的路上,她才有脱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