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此刻,机场里,苏宁烟被两个男子一左一右形影不离跟着,而且章娟也一直跟在她身边。

  章娟压低声音,“劝你最好别打什么歪主意,否则你那个宝贝弟弟,半夜什么时候突然死了,也很难说。”

  “你无耻!你敢动他,你就不怕遭雷劈吗?”

  苏宁烟气得咬牙,很怕自己不在,弟弟都不知道受到章娟什么样的毒害。

  章娟嘴角微微上扬,“如果真遭雷劈,也是先劈你那个贱人母亲。”

  章娟拿出苏宁烟的护照,让人带着过了安检。

  苏宁烟看着,这是去英国的航班,为了让她消失,他们还真的费尽心思。

  过了安检以后,两个男人却没有前往登机口,苏宁烟有些疑惑。

  他们不是要把她送出国吗?这不是应该前往飞英国航班的登机口吗?

  坐了半个小时,苏宁烟心里盘算着,要怎么甩开这两个人。

  她装作肚子疼,“大哥,我肚子疼,想上个洗手间。”

  谁料,这两个人压根不理会苏宁烟。

  “别耍花样,给我憋着,上了飞机再上。”

  他大爷的!章娟请来的人,还真的忠心啊。

  大概在里面坐了一小时,他们没有上飞机,反倒是带着苏宁烟出来了。

  这下子,她更加疑惑了,难道他们不是想送她出国?

  难道章娟假装让她上了英国的飞机,然后再把她弄出来,直接了结她吗?

  苏宁烟心里一颤,难道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了吗?

  两个男人带着她出来以后,又回到登机大厅。

  苏宁烟看到了章娟,看着她阴森的笑意,只觉得后脚跟都冒起了一股冷气。

  章娟当然不会这么傻,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对她动手。

  再说了,苏国华有心放她一马,她再蠢也不会在这里自己动手。

  惹怒了苏国华,对她也没有好处。

  不过,等她出国以后,她的命运是怎么样,就跟她没有关系了。

  “时间差不多了,去吧,做好我交待你们的事情。”

  “太太,请放心吧。”

  苏宁烟始终想不明白,章娟到底玩的是什么花样?

  一个小时以后,她被迫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章娟确定飞机起飞后,终于都可以放心回家了。

  这个小贱人,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踏进宁城半步。

  医院里,主治医生走了进来,检查了一下卓君越的情况。

  卓正修忧心地问:“医生,我儿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能苏醒了吗?”

  “生命体征很稳定,也要看个人意志,快的话,应该明天早上就能醒了。卓先生,请不要太担心,我们这里的人,会二十四小时看着卓少爷,你也不要太累了。”

  “我没事,只要君越醒了,我这颗老心才能安定下来啊。”

  晚上,苏国华给苏静玉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

  苏静玉本来有些小感冒,在医院里熬了一天,她都快累死了。

  她本来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哪里吃过什么苦头?

  “爸,医生说了,卓君越的情况不错,明天应该可以醒了。我能不能回家啊?今晚还在医院过夜吗?”

  “静玉,现在是关键时刻,今晚你必须留在医院,让卓家人看到你的表现,博得好感。而且,没准卓君越半夜就醒了,你怎么能不在?记住,灵机一点,别在卓君越面前,露了马脚。”

  苏静玉不免有些担心,“爸,宁烟跟卓君越在一起这么久,他会不会发现些什么?”

  ---小剧场--

  小烟烟:仙妈,你怎么虐我都行,求你千万要保我小叔叔清白啊啊啊!!!

  卓小叔:后妈仙,你给我小心点,体内的洪荒之力快要忍不住了。

  小天使们:敢毁小叔叔清白,大刑伺候!!(威武!!)

  可怜的小仙:(委屈)求人身保护,绝不让贱人碰小叔叔一下,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