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 相对于冬天来说,他更加喜欢这个小东西。

  都说男人容易喜新厌旧,可是对于他来说,这个小东西,仿佛怎么爱都不够。

  卓君越吻着吻着,慢慢就觉得不满足,一把将她抱到床上。

  窗外的雪花,还在零星地飘着。

  窗内的人儿,上演着属于他们特有的乐章。

  冬天,再冷,身边的男人永远都是那么暖。

  这边,苏宁烟在卓君越温暖的怀里,安然入睡。

  另一处,昏暗的出租屋里,姜小楠只觉得被子实在是太单薄,好像怎么睡都不暖。

  她不得不从床上起来,把自己冬天的衣服都拿了出来,盖在上面。

  她轻咳了两声,紧紧地缩成一团。

  今天给妈妈打过电话,她在马家过得还行。

  如果让妈妈跟着自己,现在也只能在这个透风的出租屋里挨冷。

  姜小楠思索着,明天应该再买一张棉被回来。

  晚上没有怎么吃饭,这两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工作有点累,几乎都没有什么胃口吃东西。

  尤其是之前发生的枪案,她当时在现场,都快吓死了。

  宁烟没事,却害她爸爸进了医院。而林浅打伤了手臂,幸好也没有什么大碍。

  她不由得感叹,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

  第二天早上,姜小楠一觉醒来,只觉得鼻子有些塞。

  宁城的冬天靠近海,冬天的海风吹来,更加觉得刺骨冷。

  宁烟姐这两天要在医院里照顾人,姜小楠也不敢偷懒,按时回到公司。

  苏宁烟不在,她就是陈淑的助理。

  宁烟交待过,她不在,让陈淑好好带她。

  不过姜小楠也是用心干活的人,虽然是笨了些,但是陈淑对她的印象不错。

  那天的枪案,没有曝光,被卓家压了下来。

  姜小楠看到林浅回来,有些担心,“你的手臂没事了吧?”

  在医院的时候,顾默阳去看林浅,只是被她赶了出来。

  姜小楠就在外面静静地听着他们吵架,顾默阳出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

  “没事…小楠,宁烟回来上班了吗?”

  蛊虫已经到手,林浅思索了很久,只能苏宁烟的身上下手。

  “没有……”

  林浅眉头轻拧着,估计苏宁烟还在医院里。

  姜小楠看着林浅的表情,眉头轻拧着。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想到这次的枪案。

  当时夏然并不在场,平时不管出席什么活动,作为林浅的经纪人,夏然都会在她的身边的。

  姜小楠不禁有一个大胆的猜想,会不会是夏然安排了什么人,想暗杀宁烟姐?

  姜小楠被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想吓了一大跳,连忙摇了摇头。

  不会的,夏然虽然看着很不好相处,但是她怎么敢对宁烟姐下手?

  再者,她怎么都想不出来,夏然跟宁烟姐有什么仇?

  姜小楠的眉头轻拧着,林浅让她离夏然远一些。

  难道说,林浅跟顾默阳分手,是夏然逼的?

  夏然怕顾默阳影响她的前途,逼着他们分手。

  她是林浅的经纪人,林浅吸毒,她知道吗?

  陈淑走进来,看着姜小楠一张脸都拧了起来,脑子仿佛在神游,连她进来都没有发现。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Ps:书友们,我是荷小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