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姜小楠点了点头,“梅花品质坚韧,迎雪而开,我很喜欢梅花。”

  欧阳梅也喜欢梅花,她出生的时候,正是寒冬红梅盛开的时候,所以父母才给她取名梅。

  喜欢梅花的孩子,应该都是品性坚强。

  “小楠,那以后常来,我这两株梅花,可是种了有些年头的,每年开花的时候,格外好看。”

  常来?姜小楠在心里默默地想,她可不敢。

  走进客厅,顾家的佣人已经走过来,“太太,你回来了,先生正等你开饭。”

  姜小楠打量了一下顾家的客厅,很有中国味道的装修。

  她跟着欧阳梅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一副齐白石的虾图挂在客厅左侧。

  中间是檀香木的雕花大椅,每一处,都透露着顾家低调的奢华。

  姜小楠的手,不由得地揪在一起,心里更清楚自己跟顾默阳之间的云泥之别。

  顾千霖正在客厅看报纸,娱乐版的头条正是现在风头正盛的林浅。

  顾家这种书香门弟,自然不会喜欢一个经常抛头露脸的儿媳妇。

  “老公,看看我把谁带回来了?默阳回来了吗?”

  顾千霖合上报纸,转头看到姜小楠,“刚才给他打过电话,应该差不多回来了,小楠来了啊,快进来坐吧。”

  姜小楠觉得自己两手空空,就这样来顾家吃饭,有些不好意思。

  而且,刚才听他们的对话,顾默阳今晚会回来吃饭?

  她不由得有些紧张,走到顾千霖的面前,“顾叔叔,你好,打扰你们了。”

  顾千霖看得出来姜小楠在紧张,不由得笑了笑,“小雨今晚也不在家里吃饭,你来正好,怎么会打扰?”

  过了十分钟,顾默阳回来了。

  这段时间,姜小楠整个人如坐针毯。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那晚发生那些的事情,大概是药性太猛,她走之前,又处理过痕迹。

  所以,顾默**本就没有怀疑那晚的事情。

  但是,她却是清清楚楚记得。

  对她来说,那一晚,就是一场她不会后悔的恶梦。

  “小楠,你过来了啊。”

  姜小楠紧张地点了点头,“下班的时候,刚巧遇到阿姨。”

  顾默阳走过去,“小楠,在我家不用紧张啊,我先上楼换件衣服。”

  “好的。”

  在你家不紧张,可是见到你,我没有办法不紧张。

  姜小楠暗暗倒抽了口气,只希望赶紧吃完饭离开。

  她已经断了自己那份念想,以前还敢偷偷把顾默阳放在心里想。

  现在,她连想都不敢想。

  欧阳梅走进厨房,吩咐佣人开始上菜。

  几分钟以后,顾默阳换掉了警服,穿了一身居家的休闲装下来,整个人透着一丝慵懒的气息。

  刚毅的俊颜、英挺的鼻子,在姜小楠看来,他此刻更加是一个收起了棱角,蜇伏的狮子。

  没有理由的,姜小楠还是不自觉地看失了神。

  毕竟,眼前这个正在楼梯走下来的男子,是她心心念念了很多年的男人。

  欧阳梅正好从厨房出来,看到姜小楠的眼神,嘴角微微上扬。

  小楠丫头,果然是喜欢自家的儿子的。

  那眼神,错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