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苏宁烟到了此刻才明白,自己对于苏国华来说,或许就是一颗棋子的作用。

  想让他们放过自己,看来暂时是不可能的。

  苏宁烟抿了一下嘴角,“爸,看在父女一场的份上,可不可以告诉我,卓君越的手术结果怎么样?”

  “卓君越手术很成功,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

  “我的好妹妹,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卓正修对我很满意,卓君越苏醒后,我们很快就会订婚。”

  说完,苏静玉邪恶地笑了起来。

  她笑起来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扭曲。

  听到卓君越的手术很成功,苏宁烟心里总算稍稍放心。

  不管怎么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卓君越可以完全康复。

  苏国华和章娟走出了杂物房,然后锁上了锁头。

  “静玉,你现在去洗冷水澡,晚上空调大一些。”

  苏静玉想想心里就有气,如果当初是她直接去了卓家。现在就不用这么麻烦,害得她还要想办法弄感冒。

  “爸妈,我先回房了。”

  章娟和苏国华回到自己的房间,章娟到底是有些不放心,“老公,不如直接了结了那小贱人的性命吧,看到她我就烦。”

  苏国华一边解开领带,一边说:“罢了,到底父女一场,只要她不碍事就行了,送她出国吧。”

  “老公,你不会是对林晓竹那个贱人,还念念不忘吧?”

  “你胡说什么?要真念念不忘,当初我何必这么早娶你进门。”

  苏国华对林晓竹有愧,说到她的时候,不禁火大。

  章娟眼看着苏国华要发火了,也不好再说,“行了,我不就随口说了一句话嘛。”

  “把宁烟送出国,也别太为难她了,我先去洗个澡。”

  章娟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行啊,送出国也行。

  她有的办法,让她永远都回不来,永远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章娟思索了一下,拨通了一个号码,让人立即着手办理苏宁烟的护照。

  只要她出国了,她就永远别想再踏进宁城半步。

  杂物房里,苏宁烟的手指被苏静玉踩得红肿了起来。

  她很快就冷静下来,她不能再在这里坐以待毙,她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只要找到小叔叔,有他在,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小叔叔进手术室前,他说,让她哪都不要说,就乖乖呆在他身边,等他醒来的。

  他说,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要第一个看到她。

  所以,无论如何,她就算爬,也要爬到小叔叔的身边。

  她不能苏静玉碰她的小叔叔。

  若是小叔叔错把苏静玉当成了她,真的跟她生了孩子,她一定会疯的。

  苏静玉一看就不是真心喜欢小叔叔,她不过就是想做卓家的少奶奶,好让她永远都有花不尽的钱。

  她看了看四周,杂物房里,堆了一旧不用的旧东西,味道有些刺鼻。

  她慢慢挪了过去,终于在杂物堆里,看到一个旧花瓶。

  她咬了咬牙,把头探了进去,直接用嘴把旧花瓶咬了出来。

  砰地一声,旧花瓶就碎了。

  她摸到了一块碎片,慢慢地割着手背上的粗麻绳。

  她一分钟不想再呆在这里,她要见卓君越,她要呆在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