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那粗麻绳绑得很紧,苏宁烟咬着牙,慢慢一点点割开。

  她不能让苏静玉的阴谋得逞,她一定要去见卓君越。

  也不知道割了多久,她一刻都没有停过。时间一点点过去,她已经感觉那粗麻绳差不多被割开了。

  苏宁烟的额头,满是细细密密的汗珠,顺着发丝,滴到她红肿的脸上。

  苏世杰和苏成轩,都寄宿在学校里,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到她。

  终于,苏宁烟手上的麻绳被割开了。

  她赶紧解开了绑在脚上的绳子,走到门口,房间在外面被反锁了。

  他们一定是怕她逃跑,所以把门给锁上了。

  不行,今晚她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苏宁烟看了一下杂物房,最后目光盯在上面的抽风机。

  那个位置,可能就是唯一可以逃跑的地方。

  而且家里的杂物房在二楼,就算是摔下去,也摔不死的。

  为了小叔叔,苏宁烟决定赌一把。

  她把一边的空箱子移开,从杂物堆找到了一个螺丝刀,然后爬到柜子上。

  那破柜子的脚,已经断了一根,看起来摇摇欲坠的。

  苏宁烟险些好几次从上面摔下来,好在,在章娟的魔掌下生活了这么多年,苏宁烟并不是娇弱的花朵,她是生命力顽强的小草。

  她利索地拆掉两颗螺丝,很快就把抽风机给掉拆了下来。

  她把抽风机扔到一边,然后钻着身子,慢慢爬出去。

  还好她不胖,否则再胖一点,都钻不出去。

  当她的头从抽风机口探出来的时候,看到下面的高度,还是忍不住打颤。

  虽然说万一摔下去摔不死,但很有可能会残废的。

  她观察了一下,看到旁边大概半米左右的下水管,心生一计。

  只要等到她能及时抱住下水管,还有摔不死的可能。

  与其呆在这里任他们处置,还是不如博一把,没准真让她逃掉了。

  她只要到了医院,只要见到卓君越,一切都不怕了。

  苏宁烟一咬牙,在身子即将离开抽风机口的时候,扑了过去。

  上天保佑,让她及时扯住了下水管。

  苏宁烟顺着下水管,一点点往下爬,终于安全到达了地上。

  她稍稍松了口气,知道前面有狗,怕惊动了人,她从后面翻墙出去了。

  从苏家逃出来以后,苏宁烟身上只穿着在杂物房里找到破旧的衣服,一分钱都没有。

  就算是走路,她也要走到医院。

  而且趁着现在天黑,章娟他们应该睡着了,不会马上发现。

  如果让他们发现了,她想要再次逃走,就不会那么容易的。

  没准,他们觉得她碍事,会直接把她杀了。

  这种事情,苏宁烟觉得章娟,绝对做得出来。

  苏宁烟心急如焚,走得有些急,肚子隐隐有些暗疼。

  她已经顾不上这么多,在他们没有发现之前,赶到医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半夜,章娟睡得不踏实,她醒来了。

  其实在她心里,真的很想弄死苏宁烟那个小贱人,一报当年的耻辱。

  苏国华明显是对于林晓竹还有情,所以他不想下这个死手。

  想到这里,章娟的恨意更深了几分。

  苏国华已经说了,把她送出国,在把她送走之前,她至少要好好出口恶气,别想让她那么好过。

  章娟轻声下床,顺便在床头柜里,拿出一盒针。

  针这东西,扎进去,伤口也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