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霸天武魂 > 第二四一章 天才徐樱
  readx();

  ?目光所及之处,便是长长的阶梯,一层层的石阶足足有数千级之多。

  山脚下便是月华宗巨大的门匾。

  那里常年都有弟子守卫,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

  至于说月华山其余的方向,那都是真正的悬崖峭壁,纵然是普通的飞禽都难以飞跃,更不要说武者了。

  故而进入月华山,就只有这么一条路,除非你晋升天人境,做到真正能飞。

  否则的话,即便有飞行类的武魂,那也无法逾越,因为体内能量的质量太差了。

  “走吧,咱们已经来晚了!”

  白云大师原本就怕来迟了,所以才让弟子们提前十天出发,可到这里才发现,在山脚下已经聚集了数百人之多。

  其中那些二十岁以下年纪的少年和青年,应该都是来参加考核的天才们。

  至于二十岁朝上的,估计都是陪着这些少年和青年来的,毕竟路途凶险啊。

  凌霄三人跟着白云大师走向了山脚下。

  “白云老头儿,别来无恙啊!”

  “徐陵!”

  刚到山脚下,便听到一人用很是不敬的口吻喊白云大师的名字。

  白云大师抬眼望去,不由惊叫起来。

  凌霄也看向了那个人。

  此人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一身修为怕是不比白云大师差,其实最让人惊讶的还是此人身旁站着四个人,其中三个居然是熟人。

  烛花、蝶舞、鹿行!

  至于另外一个,则很是陌生,看起来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很是华丽,看修为,居然比另外三人强上许多,已经是武脉九重初期修为。

  这资质,看起来应该跟鸣天、左冷不相上下啊。

  徐陵这个人,凌霄是知道的,来月华宗的路上,白云大师给他们简单介绍过目前天龙大陆的大概情况。

  尤其是超凡武者的大概情况。

  徐陵便是忍族目前来说唯一的超凡武者,而那哥武脉九重初期修为的少女,则是他的女儿徐樱。

  在忍国,徐陵可是皇族,真正的徐道传人。

  有意思的是,徐陵也是月华宗的弟子,只不过地位比白云大师更高一些,所以他有四个推荐名额。

  “白云老头儿,何必激动呢,你我以前是有些恩怨,不过既然宗门扩招,咱们可都属于弱势群体,还是要精诚合作才好,其余三个人就不多介绍了,这是小女徐樱,潜力不比鸣天以及左冷差的。”

  说话的时候,徐陵颇有些得意。

  本来选谁推荐,他一直都比较犹豫,谁知道白云居然被魔焰天尊盯上,导致了忍族的几个弟子离开,倒是成全了他了。

  虽然烛花、蝶舞跟鹿行的潜力和徐樱没得比,但是既然是扩招,相比条件比以前要稍微低一些的,应该还是有可能进入宗门的。

  存着这种心思的人其实不在少数。

  凌霄只是随意瞅了一眼,山脚下的那些少年青年之中,年龄最高的刚好二十岁,最低的不过十二三岁而已。

  实力最强的已经迈入武脉九重巅峰,但年纪已经达到二十了。

  实力最差的也是武脉七重,而这些孩子,年纪都只有十二三岁,也就是说,他们来参加考核,拼的是潜力,并非实力。

  面对这些天才,凌霄并未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

  他不过十四岁就已经是武脉八重巅峰修为,这还是因为耽搁了十多年的时间。

  真正的修炼开始于十三岁那年。

  否则的话,他现在只怕修为要逆天了。

  毕竟这才一年多时间而已,他就从武脉一重武者晋升到武脉八重巅峰了。

  论潜力,他不怕任何人。

  所有这些少年、青年,基本都是月华宗散布在外的外门弟子召集回来的天才。

  由于月华宗的地盘位于北汉国,所以来自北汉国的天才是最多的。

  也有个别来自忍国、碧眼国、蛮族部落的天才。

  当然还有来自人族圣朝其余属国的天才。

  只是这些人数都比较少罢了。

  “北汉国四个皇子一个公主都来了,不知道能有几个被选中。”

  戴雨灵指了指被人群围住的几个人说道。

  凌霄顺着他的手指看去。

  人群之中,确实有五个人衣着华丽,也充斥着贵族气息。

  这五个人的年纪大约在十四岁到十八岁,都是符合年龄条件的。

  五人之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还是漂亮的公主“赵慈”。

  赵慈跟凌霄年纪相仿,修为也是相仿,都是武脉八重巅峰,说明潜力绝对不差。

  当然了,他们五个最惹眼,但潜力和修为却并非最强的。

  凌霄看了一眼就直接忽略了,继续朝其余人观察过去。

  入魂状态之下的他,很容易就将这些人的资质潜力判断了出来。

  这些人之中,潜力最好的有两个,一个是徐樱,另外一个则是北汉国的三皇子赵治。

  这两人的潜力,其实都不输给鸣天、左冷。

  果然出了白云省,这天才真是太多了。

  可即便如此,凌霄也只是暗暗记在心中,并未有多少情绪波动。

  左冷已经被他所杀。

  潜力是一部分,战斗技巧也同样重要,否则结果就是左冷那样的下场。

  别说他现在潜力不比鸣天、左冷差,即便是真得差上不少,那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有些时候,活得久,可能比潜力还要重要。

  “哼,徐陵你少在老夫面前假惺惺的,谁不知道你经常去拍那魔焰的马屁,难怪这三个小辈愿意跟你来呢,不用受魔焰的打压嘛。”

  白云大师冷哼一声,虽说他能理解烛花等三人的选择,可是心里头却依然极为不爽。

  试问哪个做师父的可以容忍自己的徒弟背叛师门?

  他没有狠下杀手,已经算是非常克制了。

  “呵呵,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倒是不拍马屁,可是你最好的徒弟鸣天不是照样被魔焰天尊夺走了吗?”

  徐陵讥讽道。

  “哼!”

  白云大师冷哼了一声,并未解释什么。

  他不想把凌霄的潜力暴露出来,即便自己受点气也无所谓了。

  徐陵笑了笑,突然将目光投向了凌霄。

  “这小子就是杀死左冷的人吧?”

  “没错,正是我!”

  凌霄点了点头道。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也隐瞒不了。

  “好!很好!连左冷都敢杀,你可真够行的!乖女儿,你可认准他喽,这就是杀死你未婚夫的凶手!”

  徐陵看向自己的女儿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