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霸天武魂 > 第三五五章 半步天尊
  readx();

  ?“哦,原来是蓝师妹啊,不知有何吩咐?”

  王执事满脸堆笑地问道。

  “凌霄是我朋友,他来参加内门合练,怎么没有安排洞府,没有赐予进入内门月华楼的木质令牌啊?”

  蓝玉儿冷着脸问道。

  “呵呵,蓝师妹有所不知,我们一直就是这么办的。”

  王执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什么意思?宗规对你们没有约束力吗?”

  蓝玉儿脸色变得更加阴冷了。

  “怎么会,只是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潜规则,蓝师妹就不要多管闲事了吧,这也不是我的意思,是内门高层的指示,我只是按照规则办事儿而已。”

  王执事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明显感觉到了蓝玉儿身上的杀气。

  “我不听你的废话,按照总归,他们三个人可以拥有一个相当于内门排名二百名左右的弟子所居的洞府一座,另外每个人还可以得到一块进入内门月华楼的木质令牌,你给还是不给?”

  蓝玉儿问道。

  这个事情上,她是占着理的,按照规定,这个王执事必须得把这一切安排好,否则就是失职,就是知法犯法,那惩罚可是会非常严重的。

  “蓝师妹,什么事儿都不要做得太绝了,我已经说过了,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事情,是内门高层的决议。”

  王执事虽然害怕,不过似乎仗着背后有靠山,还是硬撑着说道。

  “谁的决议,你把他叫出来,我倒是很想看看,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视宗规如无物!”

  有些事情,最怕认真二字。

  平时没人管,潜规则或许奏效,可一旦有人较真,那事情就严重了。

  “是老夫的决定,你待如何?”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从内门总堂之中走出来的,是一个独眼老者。

  “独眼天尊?”

  独眼天尊这个称号,听起来并不雅,然而他本人却并不介意,甚至非常高兴。

  因为他的眼睛是与一只强大的凶兽王者战斗的时候丢掉的,他觉得这是荣耀。

  独眼天尊并非天人境强者。

  严格来讲,他只是半步天尊。

  也就是说,比超凡境九重巅峰强大,又没能突破天人境。

  于半步大师类似。

  不过半步天尊也是天尊,最起码是这么称呼的。

  蓝玉儿看着眼前这个老者,眸子中露出了厌恶之色。

  这个独眼天尊仗着曾经有功于月华宗,所以一直以来就不守规矩,克扣弟子俸禄都算是小事儿了。

  据说曾经有不少外门,甚至内门女弟子都被他糟蹋过。

  但这个事情从来没有人追究。

  因为他是月华宗的功臣,掌教给了****令的人。

  “没错,就是老夫!现在你知道了吧,还是速速离去吧,区区几个外门弟子,也配拥有内门弟子的洞府?也配进入内门月华楼?想都不要想!一群渣滓!”

  独眼天尊斜着眼看了凌霄三人一眼,恐怖的气息瞬间逼迫过去。

  “哼!”

  蓝玉儿挡在了凌霄三人身前,冷哼一声道:“是你又如何,身为内门长老,执法犯法,罪加一等!”

  “哈哈哈哈!蓝玉儿!老夫今天就是不按照宗规办事儿,你又能如何?”

  独眼天尊哈哈大笑起来,完全没有将蓝玉儿放在眼里。

  他是半步天尊,蓝玉儿只是超凡境九重大师,论实力,他不怕蓝玉儿。

  而论靠山,他背后是月华宗掌教,也不会怕了蓝玉儿。

  “不按规矩办事,就打得你按规矩!”

  蓝玉儿话音方落,突然出手,一张玉手瞬间化作真元大手印,仿佛自虚空之中探出一般,直接抓向了独眼天尊。

  “臭丫头你这是找死!”

  独眼天尊暴喝一声,全身真元震荡,挥拳就砸了过去。

  “无知!”

  蓝玉儿眼睛都不眨一下,真元大手生生拍下。

  “不——!这怎么可能!”

  独眼天尊惊恐地嚎叫了一声,双拳竟然被那真元大手直接轰得骨骼碎裂,就连他也被那真元大手彻底镇住,无法动弹分毫。

  “东西给还是不给?”

  蓝玉儿如威风凛凛的女武神,居高临下地看着独眼天尊喝问道。

  “你不敢把老夫怎么样!”

  独眼天尊大吼道。

  “哦?是吗?”

  蓝玉儿真元吞吐,手上力道更足,独眼天尊肋骨开始节节断裂。

  “你疯了——王执事,给他们,给他们洞府和令牌!”

  独眼天尊惨嚎着大叫了起来。

  “早这样不就完了吗?”

  蓝玉儿冷冷收回了真元大手。

  一招震慑半步天尊,这就是核心弟子排名第二的实力!

  “好恐怖!”

  “不亏是我们的偶像!”

  “不愧是我的梦中情人!”

  “下一届少宗主之位,怕是非她莫属了吧?”

  蓝玉儿一招击败独眼天尊的事情,不过就是眨眼之间而已,虽然很多人都看到了,但实际上蓝玉儿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却是完全没有搞明白。

  “呵呵,蓝师姐不出手则以,这一出手简直惊人啊,在你面前,我简直不值一提。”

  领了木制令牌,又分到了一个洞府,凌霄心情大好,笑着对蓝玉儿说道:“不过得罪了内门长老,没事儿吧你?”

  “不过一个半步天尊的长老而已,吓唬吓唬其余内门弟子也就罢了,十大核心弟子里头,可没人会把他当回事儿,你真以为掌教会护着他吗?”

  蓝玉儿笑着摇了摇头道:“他对宗门有功,掌教又给了他****令,自然不好处置他,那就只能让他自我堕落,然后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了,掌教的心思,深着呢。”

  “可怕!”

  凌霄不由摇了摇头。

  宗门之中,也是有很可怕的权力斗争的,这大概就是白云大师当初告诉他一定要找到靠山的原因了。

  没有靠山,单纯自己打拼,那不仅会辛苦很多,而且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性。

  所谓大神打架,普通人遭殃。

  但是如果有了靠山,那就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了。

  真得是人生经验啊。

  “凌师弟,切磋的事情我不会插手,没问题吧?”

  走到挑战台前,蓝玉儿突然笑道。

  “自然没问题。”

  凌霄笑了笑,如果这点事儿都解决不了,那他还学的什么武,参加的什么内门合练啊,早就躲在外门自生自灭了。

  与剑人王切磋,那也是他既定计划之中的,怎么会出尔反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