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霸天武魂 > 第四零三章 兴师问罪
  readx();

  ?凌霄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黑索装逼,却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

  就在那个蠢货踏入庄园范围五米以内的时候,突然间脸色大变,一股恐怖的气息令他当场就跪了下来,瘟疫剧毒蔓延至他的身体之中,令他惨嚎一声,不得不盘膝坐下驱毒。

  “唉,我早说过了——诸位且慢,看起来这位黑索师兄是觉得自己命长,不在意我这个师弟的提醒了?”

  凌霄叹了口气,幸灾乐祸地看着黑索。

  他本来是没有打算这个时候就对付黑索的,谁知道这货自己找死,那他有什么办法?

  “哼!”

  执法堂太上长老之一金长老看到这一幕,冷哼一声,直接跃入瘟疫化骨阵中,这阵法的确拿他没有办法,不过他想将黑索救出来,却没那么容易了。

  不仅如此,进入瘟疫化骨阵时间越长,金长老的脸色就越难看,那瘟疫剧毒犹如跗骨之蛆一般,怎么都甩不掉。

  尽管凭借强悍的真元可以轻易抵挡,可是想要化解,那根本不可能。

  “你小子干的好事儿啊,这回让执法堂的太上长老都丢了面子。”

  广寒天尊暗暗传音给凌霄道。

  “弟子实在冤枉啊,设下这个大阵,纯粹是为了阻挡别的门派的弟子的,谁知道他们两个都不会听人话。”

  凌霄也是苦笑传音。

  广寒天尊心中暗爽,当日执法堂五大太上长老出手对付她跟杨丹林老堂主,他们因此负伤,到现在心中还非常不舒服。

  今天看到金长老吃瘪,她能不高兴吗?

  “还请太上长老先退出来吧,诸位跟着弟子进入庄园即可,这个阵法,本来就是用来地方别的门派弟子擅闯庄园的。”

  凌霄心道,你们不把我一个外门弟子当回事儿,现在吃苦头了吧,这就叫活该!

  不过他还是不想现在就把这位执法长老给得罪透了,所以立即跳入阵中,然后以特殊的步伐走过那瘟疫化骨阵,其余人跟着他进入庄园,果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金长老老脸通红,可他是要面子的人,自然不会跟凌霄这个外门弟子计较。

  即便要计较,那也是暗中给凌霄穿小鞋,绝对不会明着来的,毕竟他丢不起那个人啊。

  黑索也被蒙渊救出了瘟疫化骨阵,不过瘟疫剧毒却没法解决。

  凌霄可不会帮他解毒的,他要是死了,那也是活该。

  不过黑索应该不至于死,这里可是有四个内门长老呢,即便是单纯依靠真元也足以将黑索的瘟疫剧毒给逼出来了。

  最后还是金长老出手救了黑索。

  看得出来,这个金长老与魔焰天尊关系匪浅。

  “小家伙,你要当心,金长老可是魔焰天尊的师父,黑索算是他的徒孙了。”

  广寒天尊暗中传音,告诉了凌霄这个情况。

  凌霄暗道难怪了,难怪执法堂的五位执法长老会拉偏架呢,搞了半天,执法堂首座金长老居然是魔焰天尊的师父。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蛇鼠一窝吗?

  四位内门长老带着精英内门弟子将整个庄园,甚至绿谷都搜寻了一番,并未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甚至瘟疫魔王那个已经被凌霄彻底掏空的宝库也没有发现。

  其实就算他们发现了也没用。

  这一众人里头,没有一个擅长法阵的,根本不可能开启那个藏宝库的。

  所以凌霄盗取了瘟疫魔王所有宝藏的事儿,最起码在一段时间内是不会有人知道了。

  不过作为这一次完成任务的人,凌霄还是被当做犯人一样审问了一番。

  毕竟完颜俊和陈醉都死了。

  上官磊说自己昏了过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么知道整个事情经过的,也就是凌霄一个人了。

  他会被审问,其实也很正常。

  因此凌霄早就想好了对策,该怎么回答都想好了。

  “凌霄,你怎么解释完颜俊和陈醉的死?”

  金长老开口问道,态度十分严厉。

  凌霄很认真地回答道:“启禀金长老,弟子只顾着完成任务,倒是没注意完颜师兄和陈醉师兄怎么死的,只是艰难击退那瘟疫魔王之后,才发现昏迷不醒的上官师兄,便将他给救了。”

  “一派胡言!是不是你杀了完颜俊和陈醉,然后与那瘟疫魔王狼狈为奸?”

  金长老还没说话,旁边的蒙渊抢着吼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太上长老问话,也轮得着你插嘴!”

  广寒天尊怒叱蒙渊道:“莫非你们师父就是这样教导你们的吗,对宗门的有功之人当成犯人一样审问?”

  蒙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可是却不敢反驳。

  他不在意凌霄,却不能不在意广寒天尊。

  这女人是个疯子,连他师尊都能打伤,更何况是他?

  “好了广寒,他也是关心同门嘛。”

  金长老挥了挥手,为蒙渊挡住了广寒天尊那可怕的气息威压。

  “金长老,莫非您的意思,凌霄就不是月华宗弟子了吗?来这儿的时候,本尊就已经听闻,他为了守护这庄园,险些被兽王宫的弟子所杀,您可不能如此厚此薄彼啊!”

  广寒天尊冷冷看着金长老说道。

  “咳咳,广寒,你放心,我们也只是想要将事情搞清楚而已,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歹人,毕竟这涉及到真魔帝国的事情,必须得谨慎。”

  执法堂另外一位长老土长老干咳了两声道。

  “哼,这个事儿最好能够公平,否则的话,连同上一次的事情,本尊可一定要去找掌教讨个公道的!”

  广寒天尊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了。

  金长老也不想内讧,于是看向凌霄问道:“凌霄,你无需害怕,只要回答本座几个问题便是。”

  “太上长老请问,弟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凌霄恭恭敬敬地说道。

  “好,我且问你,你不过区区一外门弟子,半步大师的修为,这一次绿谷之行,为何反而是你完成了任务,而完颜俊他们却失败了?而且从头到尾,你竟然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金长老语气越来越重,甚至有一种咄咄逼人的趋势:“还有,那庄园外的阵法是怎么回事儿?那应该是瘟疫魔王最擅长的瘟疫化骨阵吧?你怎么能够布置?”

  听听这番话,就知道这老家伙是来兴师问罪的,这哪里像是跟一个有功之臣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