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霸天武魂 > 第六零八章 形势逆转
  ?“原本这东西是不允许公布的,因为这是试炼弟子们的隐私,可是你们口口声声说凌霄残害同门,本宫也只好将其公布出来,要让真相大白于宗门。”

  月女叹了口气道,其实心里头却是非常痛快的。

  光幕的场景不断播放。

  鸣天、白菲菲、澹台绫子等人都是脸色难看。

  魔焰天尊也是面色惨白。

  因为里面连他的分身的秘密都已经暴露了。

  轰隆!

  咔嚓!

  就在光幕场景播放完毕的那一瞬间,天空之中突然降下数道惊雷,直接轰在鸣天等人身上。

  啊——!

  鸣天惨叫一声,瘫软在地上,已经是奄奄一息。

  白菲菲和澹台绫子修为更高一些,但也都是身负重伤。

  “有些誓言,是最好不要发的,苍天饶过谁呢?”

  月女淡淡道。

  “月女,你敢伤我的弟子!”

  太上掌教急了,催动守护兽攻向了月女。

  就在此时,月女身后的月华宝塔忽然光芒万丈,一个似真似假的人影浮现出来。

  竟然一掌就击退了守护神兽。

  “天女殿下!”

  月华天女显灵了。

  众人惊恐不已。

  纷纷跪伏在了地上。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是凌霄耍的把戏而已。

  凌霄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拥有月华令,所以便借着月华宝塔,让精神体出现在了月女的身后。

  这样一来,别人就会认为这是月华天女为了保护月女才出现的。

  包括月女估计都会这么想的。

  “汝等执掌月华宗,却弄得乌烟瘴气,几个小辈诬陷抹黑同门,简直恬不知耻,此等弟子,要来何用?

  鸣天、澹台绫子、白菲菲等人,交由月女全权处置。

  嫦月盈!你身为掌教,不能秉公办事,现免去你掌教职位,暂列为执法堂首座,原执法堂首座降为普通内门长老!

  嫦月丽!你身为太上掌教,却企图控制守护神兽袭击月女,罪该当诛!不过念你对月华宗还算忠心,免去你的死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免去你太上掌教职位,改为普通内门长老!

  魔焰天尊!你竟然企图勾结黑灵组织颠覆月华宗,实乃罪大恶极!不过你好歹也为月华宗立过大功,免去一死!同时去除你内门长老职位,改为普通执事!

  令认命吴翔担任月华宗新任掌教,自今日起生效,有不服者,现在说出来,不要说本宫没有给你们机会!”

  这一连串的任命和处罚,直接把整个月华宗的人都给吓傻了。

  掌教说罢免就罢免,这也太霸气,太不讲理了吧?

  可谁让人家是月华天女,是月华宗的祖师奶奶呢?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祖师奶奶的实力还极为强大,一出手就将守护神兽给控制住了,让其余人没有半点翻盘的机会。

  “谨遵法旨!”

  没有人敢违背月华天女的命令。

  包括之前气焰嚣张的太上掌教,此时也跟小绵羊一样,完全是陷入了恐慌之中。

  凌霄之所以这么处理,是不想月华宗就这么一下子完蛋了。

  毕竟如果直接杀了太上掌教、金长老等人,月华宗必然元气大伤。

  在他凌霄尚未成长起来之前,还真得靠这些人来撑门面。

  当然,如果这些人乖乖的为月华宗效力还好,如若不然,他们的死期,迟早是会来到的。

  吴翔则是有些傻眼了,这一转眼就成了月华宗的掌教宗主,他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不过他终究是经历过生生死死的人,早就磨练出了坚韧的心智,再加上他现在还有金光天尊、广寒天尊、亡灵楼楼主、内门月华楼楼主等人扶持,要管理好月华宗,也不成问题。

  更别说他背后还有月女和月华天女做靠山呢。

  形势完全反转,鸣天、澹台绫子、白菲菲等人面如土色。

  他们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这下子,真得是死定了。

  魔焰天尊也是愤怒而且惊恐。

  他一直以为自己做的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谁知道到头来竟然这么简单就被拆穿了。

  竟然还被免去了内门长老的职位。

  这样一来,他不仅在宗门内部地位大大下降,得到的供奉也会大幅度下降。

  该死!

  都是那个凌霄的错!

  他将这一切,都归咎于凌霄。

  太上掌教、金长老等一干人,也是一样,他们不敢仇恨月华天女,却将这股仇恨完全倾注到了凌霄的身上。

  然而凌霄却只是冷冷一笑。

  他之前想过让精神体直接灭了这些人,只可惜精神体不愿意,他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看起来,这月华令虽然能保护他不死,可是真正想要复仇,还得靠他自己。

  只有他自己的实力超越了魔焰天尊、超越了金长老、超越了太上掌教等人,才能真正将其一个个斩杀。

  这笔账,可以先记着,不会等太久的!

  精神体说完话,就渐渐消失了。

  凌霄趁此机会拱手对吴翔说道:“宗主,弟子方才听说上官磊的试炼所得都被那个无耻的鸣天抢掠去了,还望您主持公道!”

  “金长老,还不释放上官磊,将他的所有东西归还给他?”

  吴翔上台,自然是要新官上任三把火的。

  这第一把火,就是要烧到金长老的身上。

  “是!”

  金长老不敢再说什么,他现在已经不是执法堂首座了,只是普通内门长老而已,吴翔要杀他,也没人能护得住他,所以他只能舍弃鸣天。

  “嫦月盈,你身为执法堂首座,这污蔑抹黑凌霄的事情,理应由你来处理,你自己说说看怎么办?”

  吴翔的第二把火,烧到了嫦月盈,这也是逼着嫦月盈表态呢。

  “杀无赦!”

  嫦月盈咬了咬牙道。

  陷害同门,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在宗门之中,绝对是死罪。

  “宗主饶命!首座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诬陷同门了!”

  以鸣天为首,数十个人都跪了下来求饶。

  然而吴翔只是冷笑,嫦月盈也是面不改色。

  事情闹到这一步,除非凌霄替他们求情,否则的话,没人救得了他们。

  “宗主!首座!如果现在就杀了鸣天、澹台绫子和白菲菲,恐怕有人会说我凌霄借着这种方法来打压竞争对手。”

  凌霄笑了笑道:“还请两位饶他们三个一条命。”

  报仇的事儿,凌霄不想假手他人,他要自己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