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霸天武魂 > 第六六九章 报仇雪恨
  readx();

  吴宗濂绝望了。

  没有人可以救他,他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凌霄,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凌霄,你想干什么?莫非真打算跟剑王宗彻底闹僵?”

  “呵呵,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说出这种蠢话,莫非以为杀了我的人,还想善了吗?”

  凌霄步步逼近,笑着问道。

  “我可以帮你在陈南星宗主面前求情,可以饶你不死!”

  吴宗濂大声说道。

  “哈哈哈哈,真是好笑,在你们剑王宗的人看来,就你们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吗?”

  凌霄哈哈大笑道:“你们剑王宗的人啊,太自以为是了!我刚刚就已经说过了,剑王宗不用继续存在了,陈南星必须得死!他饶我?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凌霄,你冷静一点,不就是几条废物的命嘛,我可以赐予神剑门金品武学,甚至是玉品武学,赐予他们大量的灵石,这样一来,总能够补偿了吧?几条贱命而已,我想你应该明白什么对神剑门更有利。”

  吴宗濂背后都是冷汗,可是直到此时,他依然没有明白自己究竟错在了什么地方,依然在那里高高在上的颐气指使。

  “几条贱命?”

  凌霄讥讽地看着吴宗濂冷冷说道:“没错,对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白痴来说,那可能只是几条贱命,但对我来说,那是亲人!”

  亲人被杀,岂能是区区武学和灵石就能弥补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这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仅仅一点灵石和几门武学就能被打发的人,那是无能之人,是怂货!

  他凌霄不会那样的。

  今日过后,他与剑王宗已经势成水火,再也不可能有和平共处的余地。

  剑王宗肯定不会放过他凌霄。

  而他凌霄,也定然要灭掉剑王宗!

  不灭剑王宗,他对不起凌无痕、对不起凌一航,更对不起那些被杀的无辜弟子!

  他与剑王宗,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不!你不能杀我,你若杀了我,剑王宗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的!还有神剑门!月华宗!都会被灭的!”

  吴宗濂怒吼了起来,终于爆发出了自己的实力。

  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他只能拼死一搏了。

  只可惜在凌霄面前,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噗!”

  一把剑刺穿了吴宗濂的咽喉,凌霄那冰冷的声音在其耳边响起:“愚蠢的人啊,我连陈天都杀了,杀了你,又有什么不行呢?你就先走一步吧,陈南星那老东西很快就会跟你在地底相会的!”

  没有任何同情,因为吴宗濂该死!

  刚刚凌霄处在弱势的时候,这家伙居然怂恿那陈长老将凌霄制成人肉傀儡。

  光从这一句话来分析,吴宗濂就跟神剑门的事儿脱不开关系,搞不好凌一航那样子,就是吴宗濂搞的鬼。

  对于畜生,任何残酷的手段都不为过。

  否则他们只会更加嚣张,只会去残害更多的人!

  “好可怕的少年,好狠毒的手段!剑王宗真得遇到煞星了!”

  看台上剩下的人,一个个都感觉心惊肉跳。

  他们今天是来看斗兽场的挑战的,却没想到看到了如此惊人的一幕。

  杀了吴宗濂,凌霄将其储物戒收走,与陈天以及陈长老的储物戒放在了一起。

  里面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灵石之外,就是基本金品武学,这些对他来说意义不大,用来壮大神剑门的实力倒是不错。

  通过这一次的事情,也说明了一点,神剑门还是太弱了,必须得变得更强,只有那样,才没有人敢再招惹他们。

  要让神剑门变得壮大,这些资源是肯定不能少的。

  凌霄环视四周,看着那三个正在玉魔堡城大堡主战斗的半步天尊,露出了一抹冷笑。

  而后,天罡飞剑从他背后飞出,以绝对诡异而又恰到好处的角度分别刺入到了那三人的身体之中。

  那三人本就落在了下风,再被这飞剑刺中,立时便惨死在了魔堡城大堡主的手下。

  至于其余的剑王宗工作人员,也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整个斗兽场,除了无关之人外,几乎成了一片血海。

  “咱们走!”

  凌霄招呼了众人一声,转身离开了一片血腥气的斗兽场。

  魔王一怒,斗兽场尸横遍野!

  这就是第二天流传于剑王城中的故事。

  换了别人,做了这种事情,只怕早就匆匆离开剑王宗,能躲多远算多远了。

  可凌霄没有,他只是吩咐凌无痕和凌一航连夜返回了神剑门,并让他们传话,让神剑门上上下下闭关苦修,不得轻易踏出神剑门半步。

  经过这次的事情,凌霄深感神剑门现在的情况十分尴尬。

  虽然比起那些弱小门派,他们已经十分强大。

  可是跟十二宗相比,却又非常弱小。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踏踏实实闭关苦修,反正有护宗大阵在,就算是十二宗中任何一个门派的人想要前去对付神剑门,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成功。

  至于说历练,那更简单了。

  龙之地就在龙辰的手中,神剑门的弟子大可以去龙之地之中试炼和训练。

  等到龙族成长起来之后,神剑门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成为圣朝的第十三大宗,或者干脆挤掉某个宗门,成为十二宗之一。

  凌无痕和凌一航离开,也使得凌霄没有了顾虑。

  当夜,他把事情的原委告诉给了吴翔,毕竟这个事情可能会牵扯到月华宗。

  吴翔只说了一句话“谁要杀你,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洞天境的高手都这么说了,凌霄自然没什么可担心的,剑王宗虽然比月华宗强大,可是最强也不过就是洞天境武者而已,真没必要惧怕。

  就算灭不了对方,最起码也不至于会死。

  ……

  天还未亮,一行人怒气冲冲地赶往了月华宗的临时居住地。

  今日本来是四派会武之日,可现在还未到时间,这些人却个个带着阴冷的杀气。

  分明是要对月华宗不利。

  为首之人,一身火红色的长袍,是个中年妇女,但是看起来却很年轻,皮肤保养的很好。

  她的眼角,透着几分浓烈的仇恨。

  而她身后的,都是剑王宗的内门弟子。

  其中有一人,头发乱糟糟的,看不清容貌,只能隐隐看到脸上刻着一个“囚”字。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斗兽场的死囚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