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玄幻小说 > 霸天武魂 > 第702章 太子赵昱
  凌霄对北汉国的整体印象还是不错的,毕竟不管是林泽还是赵治,跟他都算得上生死之交。

  即便是赵慈,如今也把他当成偶像一般崇拜,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是绝对不愿意跟北汉国为敌的。

  可是这北汉国太子的话太让人不快了。

  “本宫乃北汉国东宫太子,这一次的挑战就是由本宫来定的,本宫让谁上,谁就可以上,不让谁上,谁就不能上!”

  北汉国太子趾高气昂地说道。

  这人也是被惯坏了,大概南部三宗对他都跟对待主子一样恭敬,所以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人上人了。

  其实像这种人,修为不过武脉境而已,凌霄一口唾沫就能将他淹死,而且杀了之后,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呵呵,既然如此,你干脆直接把奖赏给他算了,何必虚情假意地搞个什么挑战,这不是愚弄天下英雄吗?”

  凌霄这番话,声音很大。

  “宗门弟子的时间,可不像你这位太子殿下这么轻松,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没时间陪你瞎耽误工夫!”

  “赵昱!你小子在玩老子?”

  霸天虎第一个不爽了,他本来输给那银玉魔象就十分不快,现在突然意识到这根本就是北汉国太子赵昱沽名钓誉的一种做法,借此来推高南部三宗弟子的名声,同时彰显他太子殿下的财富和容人之量。

  他是笨,可经过凌霄这么一提醒,瞬间全明白了。

  不仅是他,看台上很多人都开始窃窃私语,有些人更是骂骂咧咧。

  毕竟赵昱这厮跟南部三宗有牵连这个事儿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很清楚。

  “那个谁,悲断肠是吧,我看你也不必挑战了,反正也就是一场戏而已,只要配合你们这位太子殿下的剧本去演就行了,我估计你待会儿撑不住的时候,这斗兽场上的电击阵法应该就会启动了吧,到时候帮助你将那银玉魔象击败。”

  凌霄的脸上透着几分不屑与轻蔑。

  当然还有浓浓的嘲讽之意。

  “另外,霸兄你也别生气了,这里头的道道你还没看出来啊,这位太子殿下逗咱们玩呢。”

  凌霄这话看似是在安慰霸天虎,实则却比挑拨的效果更好。

  “我草他大爷!”

  霸天虎直接跳了出来,就要找赵昱拼命。

  十二宗的地位,那是不容挑衅的。

  看台上很多人都开始对赵昱指指点点,让这个本来稳坐钓鱼台,自信满满的太子殿下一下子火烧屁股了,背后全都是冷汗。

  “霸兄稍安勿躁,听听太子殿下怎么说。”

  陈梦急忙拦住了霸天虎说道。

  赵昱急忙道:“对对对,霸少侠切勿听这小子妖言惑众,他这分明就是在挑拨离间!”

  “笑话,我挑拨离间?那请问明明我先提出挑战的,为何不让我上,你敢说这里头没有猫腻?”

  凌霄质问道。

  “那是因为太子殿下爱护你,怕你实力太差,死在了斗兽场内。”

  悲断肠阴森森地说道。

  “是吗?我觉得自己还挺强的。”凌霄笑道:“某些人背后偷袭都没能将我杀死。”

  “小子,我看你还真得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既然这样,咱们两个先打一场,谁赢了,谁去挑战银玉魔象如何?”

  悲断肠必须得给太子殿下赵昱找回场子,所以此时的他,只能用实力来证明“太子殿下的确是关心凌霄”。

  “笑话,我去挑战银玉魔象,会有凶兽王者级别的内丹拿,而且还有一百万下品灵石,跟你斗有什么好处?”

  凌霄不屑地说道。

  “我也能给你同样的东西!”

  悲断肠实在不喜欢废话,可是今天这个事儿,他还必须得把话说清楚,否则就这么杀了凌霄,传出去别人只会说他杀人灭口,说太子殿下的确愚弄宗门弟子。

  这个事儿可大可小啊。

  万一影响到天龙学府的成立,那他罪过可就大了。

  “哦,此话当真?”

  凌霄顿时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反正他是无所谓的,不管是跟人战斗还是跟银玉魔象战斗,只要最后能够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行了。

  “自然当真!本宫可以作证!”

  太子殿下赵昱也站出来说道,他现在恨不得悲断肠在战斗中将凌霄立即斩杀。

  “我想要一颗凶兽王者级别的蜃兽内丹,你也有?”

  凌霄问道。

  “小事情,本宫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可不敢胡说八道。”

  赵昱手里头的确有蜃兽内丹,而且也的确是凶兽王者级别的,不过这个东西是为了成立天龙学府而准备的,据说是为了给天龙学府布置一个迷雾大阵。

  这东西他当然不会给凌霄的,反正凌霄就要死了,东西也不会给出去,他也不用承担什么后果。

  “好,既然如此,那便行了,不过我也有个提议。”

  凌霄戏谑地看着悲断肠说道。

  “说!”

  “咱们既然要玩,就玩点刺激的,生死对决如何?”

  其实从悲断肠偷袭凌霄开始,他就已经将悲断肠写上了死亡名单了,这个人呢必须得杀。

  可怎么杀才更有价值?

  现在这种情况,就更有价值,不仅可以震慑一下南部三宗,更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让北汉国掂量掂量月华宗的轻重,简直一举多得的。

  听到这话,悲断肠瞳孔猛然收缩。

  生死对决?

  他的确想过要杀死凌霄,本来不该惧怕生死对决的,可是为什么眼前这个小子竟然如此平静?

  而且居然敢主动提出生死对决?

  他有什么倚仗?

  “怎么,堂堂南部三从排名第三的核心弟子,居然会怕了我这个无名之辈吗?”

  凌霄讥讽道:“既然如此,那赶紧滚蛋,我还要挑战银玉魔象呢。”

  狂妄!

  简直狂妄之极!

  南部三宗的弟子们气得浑身颤抖!

  “悲师兄,答应他,杀了这小子!”

  “悲师兄,既然这小子不知死活,那就不要给他活路了,弄死他!”

  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悲断肠就算是想要拒绝都不可能了。

  他现在算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方面,他担心凌霄有后手,不想孤注一掷,也没有必要孤注一掷。

  另外一方面,面对这么多人的声援,他如果不答应,那这张脸可就丢到姥姥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