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章 月夜又别离
  readx();

  顾长生做了充足准备,就等着周沐那个死皮赖脸的接招。

  安眠药,催眠药……

  顾长生握着调配好的几个小药包踟蹰了,对于自己出品的药,她还是非常自信的!

  “小翠啊,你说给郡王下药,是个啥罪名啊?”

  “死罪!”小翠回的很干脆。

  顾长生麻利索的将那几个小药包又塞回了袖袋里!

  死罪!妈蛋!

  她可是个很惜命的人!就算妖孽不会真要了她的命,给她再挖点儿坑也够她喝一壶的!

  这事儿啊,得慎重!

  在顾长生的犹豫徘徊中,晚膳相安无事的度过了。

  肚子一填饱,顾长生第一个开溜了,临走还把自己的宝贝儿子给捎带上了。

  “儿子,今晚你跟娘亲睡好不?”

  “为嘛?娘亲不是说,不能随便爬床?”小肉包子很疑惑,扬着小脖子问。

  “娘亲突然想跟你联络下母子感情……”

  “骗人!”简单有力的指控。

  “额……”顾长生三十度抬头望月,忧伤的很明媚。

  而小肉包子顾泽趁这空档,逃出了顾长生的魔爪,抓住一旁的韩墨不丢手,“娘亲你说过,虎毒还不食子呢,你却拉我当挡箭牌,忒坏!”

  “显然,你没有当挡箭牌的良好自觉。”顾长生瞅了他一眼,有点儿小聪明,全尼玛用来对付他亲娘了,养子不孝啊!

  “娘亲你说过,大人的事儿小孩儿别参合,我是小孩儿,我不参合你这大人的事儿。”娘亲准备的棒子他可都看到了,有他的大腿那么粗,他傻了才会去娘亲屋里跟娘亲睡。

  “娘亲真这么说过?”顾长生扶额,她啥子时候给自己挖了这么多坑埋自己?

  “娘亲确实这么说过。”小肉包子点了点头,肯定的回复。

  “好吧……”挡箭牌不配合,顾长生很失落,得了,孤军奋战吧!

  可小肉包子顾泽显然没打算就这么离开,他躲在韩墨身后,小心的露出了脑袋,同情的看了自家娘亲一眼,开口劝慰,“娘亲啊,我觉得木头叔叔当爹爹还是不错的,长的漂亮还有很多银子,娘亲,我想要个小妹妹,扎两个小角辫的妹妹,娘亲你努力点儿啊,实在不行,有了妹妹咱再把木头叔叔赶走也不迟啊!”

  他不劝还好,他这话一说完,顾长生囧了,目瞪口呆的指着自家的儿子,“丫的,你当人妖孽是谁啊,还能紧着你想用就用,想扔就扔?”

  小肉包子在自家娘亲低声的咆哮下,拽着韩墨退了一步。

  “还有,老娘我养一个你,都觉得倍儿伤神儿了,还妹妹?你这辈子就只有跟邻家妹妹厮混的份儿了!其他的想都不要想!”还妹妹!这小崽子脑袋里都塞的什么啊!

  还说她教坏儿子,家里的那几个才是最不靠谱的!

  “圆润的滚离我的视线,老娘我已经快出离愤怒了!”嫌弃的冲着自家儿子挥了挥手。

  “那娘亲你自求多福啊,我和墨哥哥先走了奥……”小肉包子呐呐的笑,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家娘亲。

  “不走丫的还留下来看戏啊,麻利点儿的!”顾长生冷哼了一声。

  小肉包子见此,忙拉了韩墨灰溜溜的往自己卧房跑去,“快走,娘亲着急了,可是会殃及池鱼的。”

  顾长生倍儿无语的看着两个小崽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然后转向饭厅,好吧,那个让她爪机的男人,正和另一个男人一边品茶一边相谈甚欢。

  “恁聊恁的,老娘我先洗洗睡了!”挥了挥手,顾长生转身离开。

  洗漱完,又让小翠帮她上了药,顾长生在小翠走后,还不忘把厢房从里面落了栓!甭管有没有用,聊胜于无吧!

  顾长生趴到床上,扭头看着窗棂透过的月光,眼神不期然的下移,就看到了窗下的那个摇椅。

  软枕还有凉被整齐的码在摇椅上,那个踏脚板还在原来的位置……

  那个下午躺在上面的人,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看了眼斜在床头的打狗棒,顾长生暗暗握拳,丫的,要是再敢来,就别怪老娘真的敲他一闷棍!

  防狼很必要,必须十二万分的警惕!

  顾长生的眼神不断的在门窗间穿梭,要进厢房,这是不二的选择。

  要么走门,上栓的!要么跳窗,也上栓的!

  保持着高昂警惕性的顾长生等啊等,一等,人没来,二等,人还是没来!

  丫的!难道是她水仙自恋了?妖孽今个就没想着要爬床?

  等待是最折磨人的东西,顾长生在漫长的等待中脑袋越来越沉,头也埋到了软枕里……

  好吧,是她多心了,惯犯妖孽他从良了,咱还是安心的睡吧……

  就在顾长生缓缓陷入梦境的时刻,门栓悄无声息的的化成了尘埃,散落在地上。

  而门扉也缓缓的打开了……

  周沐一袭玄色暗纹锦裳掩在夜色之下,眉目如画,红唇妖娆,一头乌黑的青丝倾泻而下,缓缓的走了进来,在床前站定。

  床上的女子身形单薄的蜷在薄被里,长发如墨散落其上。

  不期然的,她昔日的一颦一笑就跃入了周沐的心头,向来素面朝天,却远胜浓妆艳抹,看起来如春晖似朝露,永远的那么清新可人充满朝气。

  缓缓在床榻边坐下,双手拂过那双紧闭的双眼,这一双眼睛睁开时,眸光似水波流转,即使是算计人,也依旧的清澈淡然,不论表情如何的转变,她的神情总是那么的淡漠,就像她嘴角勾起的那一抹清冷弧度,总让人觉得虚无缥缈,看不甚真切……

  “心思缜密步步如棋,谋算人心游刃有余,顾长生,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有过什么样的过往?”手停在床上人的嘴角处,周沐低头喃喃自语。

  “把你的爪子给老娘拿开!”眼未睁开,顾长生除了嘴,哪里都懒得动了。

  娘西皮的,她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人刚睡下,人就来了!这叫个什么事儿?

  周沐眸光微垂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收回了手。

  “妖孽,好奇心害死猫,往后可别总寻思那些的有的没的了!”她的过往么?如他那般云端,如他那般手握重权,可那又怎样呢?她这辈子眼瞧着是再也回不去了。

  好汉不提当年勇,想想就憋屈,落差真的太大!

  周沐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眸光深邃的看向床上动也不动的女人,“顾长生,我要走了。”

  “啊?”这下顾长生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向周沐,“真的假的?”

  丫的,打狗棒感情是白准备了!

  “闽南倭寇之乱乃是前朝遗患,并非一朝一夕,若想永久后患也非一日之功,此一战多则数载,少则半年,我才能回来,顾长生,带我得胜还朝之日,柳州城外闻君楼亭,我可能看到你登楼向迎?”

  “额……”闻君楼亭是个什么地方?顾长生挠头。

  周沐见她如此,伸手帮她理了理睡乱的长发,声音低沉的继续,“上京时值风云莫测之时,李沐风重振李府问鼎侯爵已经势在必行,诸王之争也已近在眼前,朝堂的风云莫测你莫为我插手其中,能借闽南之事避开此争,亦是我之所求。”

  顾长生闻言眉头微皱,眼神变换,淡淡出声,“周沐,你真的无意于问鼎那个位置?”

  那个至高无匹的位置,他真的一点儿都不动心吗?

  “避之犹恐不及!”周沐勾唇一笑,回的干脆。

  “怪咖!”顾长生客观的做出了评价。

  别人挤破了脑门挣的头破血流,他却弃如敝履!

  “顾长生,你记好,柳州城向西百里,有镇名曰拒霜,我走之后,你拿着这封信去拒霜镇的骆驼巷子找一个算命的先生,若能有幸得他一卦再好不过,若是不能,就将此信交予他,讨了他的关门弟子过来,此子名曰上邪。”

  顾长生看了眼按在自己肩膀上的两只有力的手,分外无语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让我去算命?”

  有没有搞错,她可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无神论者!

  “正是!”周沐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好吧。”顾长生见他如此,只能点了点头,不过就是去算算命而已,谁忽悠谁还不一定呢,“哎,不对!你让我讨了人弟子,我弄个算命的来干嘛?”

  “我自有我的道理,你自管拿了这封信前去就是。”将信封交到她手上,长臂一捞,将顾长生禁锢在自己的胸前,“此次离去,有他在你身边,吾心才安。”

  靠之!恁弄个神棍放我身边,也不怕把我忽悠的修仙喽?顾长生暗自腹诽,挣扎两下未果,只能作罢。

  抱就抱吧,权当临别赠礼了!

  再说,抱抱又不会少块肉,谁让她打不过!

  人要有自知之明!

  感受着怀中温热的娇躯,周沐垂眸轻叹,“顾长生,待得此战一了,我功成身退,你可愿与我守在柳州这一方之地?”

  顾长生一愣,缓缓抬头,“周沐,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功成身退?谈何容易!

  功成身败,她倒是见过很多。

  “呵呵……顾长生,我不回来,莫离柳州境,记得闻君楼亭之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