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零一章 密宗上氏传闻
  次日一早,顾长生在自家儿子迫不及待的拍门声中醒来。

  “娘亲娘亲……”

  “嘛呢?大清早的就叫魂!”顾长生打着哈欠拉开了门扉,一个小脑袋穿过门缝,不停的往里观望了起来。

  顾长生看着神情猥琐的儿子,一把抓住他的后颈衣衫,将他给提溜了起来,“儿子,大清早的,你来我寝房干嘛?”

  “抓奸啊。”小肉包子顾泽蹬嗒着两只小胖腿,恍然未觉的回道,小脑袋犹不停的往门缝内观望。

  顾长生闻言脸上一黑。

  “咦?木头叔叔怎么不在屋里?我刚去过他厢房了啊,人没在啊……”疑惑的挠了挠头,小肉包子求解的看向自家娘亲。

  “顾泽!”顾长生将他提溜了老远,总之就是远离了自己的厢房门口,一手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他的小鼻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肉包子见此,嘟起小嘴,“娘亲,木头叔叔呢?”

  “走了。”抚了抚额,顾长生想起那道夜色下离去的背影,心头微动。

  “走了?那小妹妹呢?”小肉包子满眼期盼。

  “还惦记着这茬呢?我告诉你,送子观音娘娘很忙的,你一点儿香火都没供奉,还想要小妹妹?”她一个人要是能给他生出小妹妹,那才是怪事,她又不是雌性同体的草履虫!

  “娘亲,那我们去给观音娘娘上香去好不好,我听隔壁家小花儿说,她娘亲都带她去上过香。”小肉包子闻言来了兴致,拉起自家娘亲的胳膊撒娇的摇啊摇,“娘亲,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寺庙菩萨呢……”

  这句话,触动了顾长生,她抬手拍了拍小肉包子的脑袋,“好,娘亲带你去上香。”

  她儿子长这么大,真的见过的东西,可谓是少之又少,昨日才解开了伤口,下午他就迫不及待的出去找邻居的小朋友玩了……

  “娘子你要去上香?”小翠拿着一些浣洗的衣衫走了过来,接口,“娘子带上我吧,也好给娘子和秋姐姐祈福。”

  “恩。”顾长生点了点头。

  “娘子,咱们是去柳州城外的小庙上香,还是去远点的大灵隐寺上香啊?”

  “大灵隐寺在什么地方?”顾长生转头问。

  “绕过百里山往西,灵隐峰上啊。”

  “那要走多久啊?”

  “百十里路呢,坐马车要两日来回。”小翠一边凉衣衫一边解释,“娘子,老话说的好,拜佛不问路遥,大灵隐寺据说可灵验了,每逢初一十五,柳州城的信众都早早的赶往拒霜镇……”

  “停!”顾长生皱着眉头打断了小翠的话,“拒霜镇?”

  不会这么巧吧?

  小翠不明所以的看向自家娘子,“是啊,拒霜镇就在灵隐锋山脚下,有什么不对吗娘子?”

  “没什么不对,就是太巧了。”顾长生眉眼微眯,想到被她压在枕头下那封信。

  周沐信誓旦旦的交给她,就算她本身对这些个怪力乱神的不是很相信,可好歹也得去一趟。

  “巧什么啊娘亲?”小肉包子知道上香一事已经有着落了,很开心。

  “娘亲正要去拒霜找一个人。”

  “什么人啊?”

  “一个算命的。”顾长生回道。

  “娘亲找算命的算命吗?”小肉包子挠了挠头。

  “不是啊。”要真是只算一卦就能了事她也不用这么无奈了。

  她是去抢人关门弟子的!

  “娘子打算什么时候去?要不再缓几天,来回要坐两日的马车呢,颠簸的很,娘子背后的伤还没好利索。”小翠不无担忧的看向自家娘子。

  “不用,找个宽敞点儿的马车,我们明日就去吧。”周沐回来,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没有什么是她好担心的了,而那五百精卫之事,她的伤不好全,显然是无济于事的。

  “是。”小翠应了一声,继续忙活。

  顾长生领了小肉包子回房,开始教他和韩墨两人读书。

  早膳时间,元宝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将饭桌上的人打量个遍,不敢置信的大吼,“怎么少了一个?我的爷呢?”

  “走了啊。”顾长生咽下一口粥,回答。

  “走了?怎么可能,我一大早收到爷派人传来的信,让我准备好了马车送来,他人怎么就走了?”元宝泫然欲泣,来的时候过家门而不入,走的时候更是连个招呼都没打。

  这还是他的爷吗?

  “你带了马车来?”顾长生眨着一双大眼看向委屈的元宝。

  “是啊,爷让我送一辆宽敞舒适的马车过来,结果人却先一步走了……”

  “嘿嘿,你家爷不是先一步走了,昨日午夜未过,他就走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那爷还让我准备马车干嘛?”元宝吸了吸鼻子。

  “我明日要出趟门,马车正好用的上,这真是打瞌睡有人递枕头,太省事了!”顾长生笑的很满足。

  “什么打瞌睡有人递枕头,分明是爷提起给你准备的。”

  “好啦好啦,他本来就是偷偷回来的,走的时候自然要背着点儿人,你快别这样伤别离了,小雷子,赶紧的添副碗筷,吃饭吃饭。”顾长生对着元宝招了招手,用食物转移他的注意力。

  元宝果然没让她失望,一听到吃饭,顿时没了被抛弃的失落感,屁颠屁颠的就找了个空位置坐了下来。

  早膳吃完,顾长生看罢韩秋就回到院子里幸灾乐祸的看月西楼虐徒弟。

  月西楼对顾泽的要求可比顾长生严厉多了,扎靶子这样的基本功自然必不可少,像这样没有涉及到师门秘技的,他也不介意捎带着提点了韩墨一下。

  小肉包子和韩墨两个祸福相依的扎在院子里,顶着秋日的大太阳,额头上渐渐渗出来汗珠。

  顾长生和月西楼两人坐在廊下好整以暇的品着茶点。

  “你要出门去哪?”月西楼一个指风扫过去,小肉包子摇晃的小身板顿时不敢动弹了。

  顾长生闻言从儿子身上收回了视线,看向月西楼,“你不问我,我也正想问你,花孔雀,江湖上,有哪个算命的比较有名吗?”

  周妖孽那般郑重其事的叮嘱她去找个算命的,这算命的自然大有名堂,声名在外才是。

  “算命的?”月西楼疑惑的看向顾长生,“怎么突然问这个?”

  “妖孽让我去拒霜找一个算命的。”耸了耸肩,顾长生如实回道。

  “周沐让你去找算命的?”月西楼秀美非常的眉头微皱,“江湖上多是打打杀杀的门派事端,算命多为道家玄学才涉猎,倒是不曾听说有真正出世的能人异士。”

  “不应该啊……”挠了挠头,顾长生看向月西楼,“那一个名叫上邪的人,你听说过吗?”

  顾长生的话音才落,月西楼的神色一变,压低了声音开口,“周沐告诉你的这个人?”

  “恩。”顾长生点了点头,“你也知道这个人?”

  “不,我不知道这个人,江湖秘闻,十年前龙息山龙脉动荡,引来雀鸟无数绕山七七四十九日不去,就是那时,隐居龙息山的隐世家族密宗一脉诞下一子,而密宗一脉的姓氏正是上!”

  “那后来呢?”

  “后来此事惊动了上京,时人传闻此子乃是真龙降世,才会引来凤仪之象,帝心惶惶,暗自命大军扫荡了龙息山,自此密宗一族不复存在!”月西楼脸上露出一丝惋惜。

  “真是越来越玄幻了,龙脉?密宗?嘛跟嘛啊……”顾长生听完止不住的嘴角微抽。

  “你信不信都是如此,传言密宗最后一位出世之人,名唤上卿,正是此人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周朝的开国皇帝才能屡战屡胜,得以颠覆了前朝的江山……”

  “越说越邪乎了!我承认这世上或许有能人异士能观天测地,预知风雨,但撒豆成兵,那绝壁是扯淡!”当然,还有一些人,天赋异禀,有着一些科学解释不清的超能力……

  “呵呵,其实我本身也是不相信的,可是传言传的神乎其神,而密宗正是因此才被帝王家忌惮,最终落得个被一锅端的下场。”

  “也不尽然,妖孽让我去找一个叫上邪的人,上这个姓氏,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应该正是你说的那个密宗的漏网之鱼才对。”顾长生托着腮帮,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没错,上这个姓氏确实少见,能入了周沐的眼,大抵是和密宗一族脱不了干系。”月西楼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若是能有幸见到密宗传人一眼,我倒是沾了你的光了。”

  密宗啊,江湖上传说般的存在!

  “甭抱太大希望,按妖孽的意思,咱要找的是个算命的,你不是也说了,玄学多为道家涉猎,说不定是个道士,更说不定是个神棍……”没来由的,顾长生突然就想到了前世的一句话:姐不是天桥下算命的,唠不出那么多你爱听的嗑!

  囧囧有神!

  “走什么神呢?到底是不是如我们所料,明日去拒霜找到了不就知道了。”月西楼瞄了一眼趁他们说话的空隙偷懒的小徒弟,声色俱厉的开口,“顾泽,胆敢再偷懒,今日你饭就没的吃了!”

  顾长生幸灾乐祸的看了眼自家儿子一脸痛苦的扎端正了靶子,又看了眼理直气壮威胁自家儿子的无良师傅,暗自点了点头。

  严师出高徒啊!她肯定会有个高徒儿子的!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