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零五章 魔音木鱼声
  readx();

  话说顾长生拎着不戒小和尚在居士寮房找到了久等的家人,盹儿都没打,直接下山了。

  下山之后,那更是马不停蹄,星夜兼程的往柳州城赶去。

  离家八日,不知韩秋的伤势恢复的如何了,也不知家中情形可还好,顾长生如今迫不及待的想回去好好的歇息一下。

  出门一点儿都不好,吃不好住不好睡不好!

  她往后再也不要出门了,新家建好,她要死磕在豪宅里当米虫!

  正准备睡觉的董雷听见了门外的动静,忙不迭的披了衣衫,迎了出去。

  “娘子,你可算是回来了,我都快想死你了。”董雷小心的将小肉包扶下马车,揽在怀里,激动难掩,“小公子,我也快想死你了。”

  “雷姨,别抱着我啊,我要去睡觉。”小肉包子极力的从董雷怀里挣脱了出来,痛苦的捂着小耳朵,往寝房奔去,“呜呜,墨哥哥救我,我要睡觉。”

  董雷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家落荒而逃的小公子,问道,“娘子,小公子他这是怎么了?后面没有豺狼虎豹追他啊……”

  顾长生和小翠也相继跳下了车,同样的一副揉耳朵状。

  “小雷子,赶紧的,胡乱弄点儿吃的,我要睡觉!”受不了了,她真是受不了了!

  顾长生落荒而逃。

  董雷的美艳小脸蛋简直是快要皱成了包子褶了,一把抓住落跑未遂的小翠,“翠姐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还没迎出门,月西楼就像离弦的箭的一般冲回了自己的屋子。

  然后小公子跑了。

  自家娘子也跑了。

  就剩下小翠能给她个解释了。

  “哎呀,小雷子你别拉我,我也受不了了。”捂着耳朵跺了跺脚,小翠一脸着急。

  “到底怎么了吗,你们一个两个的全都这个样子。”不明所以的摸了摸脑袋,董雷很茫然。

  “我不跟你说,你自己往车里看就知道了!”小翠一句话说完,撒丫子就往院子里奔去。

  见此,董雷茫然更甚了。

  小心翼翼的上前了一步,抬手掀开了车帘的一角,然后瞬的又放下。

  “应该不会真有豺狼虎豹吧?”

  拍拍胸口安慰了下自己,董雷鼓足勇气又掀开了车帘一角,歪着头往里看去。

  “哎呀我的娘哎……”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吓得董雷连连退后了两步,一个屁股蹲儿蹲到了地上,惊慌的指着车帘,“什么东西铮亮铮亮的吓人?”

  不会是鬼火吧?呜呜……

  就在董雷吓的惊慌失措之时,车帘被人从里面掀开了,一个小身影,顶着个铮亮的小脑门从马车上爬了下来。

  这下董雷也顾不上惊慌了,连忙爬起来也往院里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娘子不好了,你们去寺里烧香拜佛,竟然烧来了个小和尚……”

  “喊什么喊,捎来就捎来了,你别喊我,先让我歇歇耳朵。”顾长生从厢房里面吼了一嗓子,然后就再没动静了。

  她现在可是怄的要死要死的,都别来烦她!

  周沐那妖孽绝壁是在坑她,这到底是坑的她弄来个什么怪咖啊!

  一路之上,木鱼声就一刻不停,亏得大半夜的路上行人少,要不人还不以为他们是绑架和尚的?

  这可是苦了他们的耳朵啊,声音这东西,不是你想听就能听,想不听就听不到的不是?

  那是不以他们意念为转移,丝毫不拉的都跑到他们耳朵里了。

  弄得她几欲把那个不戒小和尚扔下马车,让他在荒山野岭里自生自灭得了!

  “施主,请问可还有空房?”跟来的不戒小和尚见董雷痴痴呆呆的站在院子里,只得开口问道。

  董雷神情木然的转身,指了指前些天给沐郡王收拾出来的空房间。

  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和尚走向那间空房,开门,然后关门……

  “这到底是怎么了吗?”晕头转向的董雷只得跑到韩秋的房间发泄一下自己的困惑。

  “秋姐姐,咱家娘子去上个香,竟然带了个小和尚回来,十来岁的年纪,长的宝相庄严的,耳垂有这么长,可像是庙里供奉的佛祖了……”董雷一边说还一边声情并茂的比划着,“而且这个小和尚可厉害了,把咱家一起回来的那几个人都吓得落荒而逃……”

  斜躺在床上将养的韩秋拧着眉头听她唠叨完,不予置否。

  “秋姐姐,那小和尚要了间空房子,自己进去了,他该不会是住咱家不走了吧?”

  “既然是娘子领来,那娘子自有安排,他们连夜赶路回来,你还是先去烧点儿吃的比较要紧。”韩秋掩住担忧往外看了一眼,对着董雷说道。

  董雷闻言才想起来娘子进门时候说的让她准备吃食的事儿。

  被突然而至的小和尚一吓,让她愣是忘了自己的差事。

  便连忙跑去厨房准备吃食去了。

  家里有元宝送来的现成的米粮蔬菜,做饭倒是不难,很快董雷就炒了六道荤菜出来,想到家里多了个小和尚,又摘了青菜清炒,做了两盘素菜。

  顾长生被喊来饭堂用膳的时候,耳朵还在隐隐作痛,木鱼声还在若有似无的萦绕着,伸手拍了拍耳朵,顾长生忍不住的抱怨,“等下得熬些安神的药喝,要不今个晚上幻听,可是睡不好了。”

  一旁的月西楼并了小肉包子徒弟和小翠连忙点头附议。

  不戒小和尚的木鱼声啊,穿透力忒强,如今他们的耳朵也还在疼着呢……

  “小和尚呢?”扫视了一圈,不见小和尚的身影,顾长生问向董雷。

  “奴婢这就去唤了他来。”董雷屈膝行了一礼,忙摆好的饭菜,下去喊安置在东厢的小和尚。

  不戒小和尚来的也快,他来的时候,顾长生已经在主位上坐好,而小翠也已经布好了饭菜。

  “得了!这还真是请了个佛进门。”顾长生揉了揉太阳穴,“小翠,把那个小书桌搬到一边,把这两盘素菜给小和尚端过去。”

  人是和尚啊,和尚茹素,不见荤腥啊……

  从今而后她家就得分菜下锅,分桌而食了,忒麻烦!

  小翠应了一声,刚想去搬桌子,那边不戒小和尚已经在尾端的一个空椅子上坐下,小和尚念了声佛偈,开口,“施主不必如此麻烦,贫僧不贪口腹之欲,不忌荤素。”

  “纳尼?”上座的顾长生惊悚了,囧囧有神的看向不戒小和尚,“你是和尚,你不忌荤素?你这是要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节奏么?”

  丫的,你当你是济公呢?

  “是以贫僧法号不戒。”不戒小和尚这句话说完,又念了声佛偈。

  这下,顾长生的嘴角华丽的抽了,“法号不戒,这法号起的太富有奥妙了,身在佛门,又不用遵守佛门的清规戒律,小和尚,你这法号是你师傅给你取的吧?”

  顾长生突然就想到了八戒的由来,西天取经的猪八戒,要遵八关斋戒,是以被起名八戒,用以自省。

  而不戒小和尚法号就是不戒,尼玛,这是嘛都不戒的意思吗?

  “诚然,贫僧法号,正是家师所取。”不戒小和尚点了点头,回道。

  “我就说吧,一个道士,鼓动自家徒弟剃头当和尚,这典型的就是居心不良,居心叵测!小和尚,你师傅是派你去挑战佛家的清规戒律的吧?”顾长生一脸兴趣盎然的挑了挑眉头,她仿佛看到了佛道间的明争暗斗,硝烟弥漫……

  “施主多虑了。”不戒小和尚在众人的盯视之下,强作镇定的回道。

  顾长生见此,心头一转,眉眼间挂上了奸诈的笑意,“不戒啊,那你师傅有没有告诉你,你用不用戒色?”

  小和尚不光是和尚,要还是个花和尚,那她可就真服了!

  “娘子,不戒小禅师才多大,什么戒色不戒色的!”一旁的小翠连忙出声打断了自家娘子。

  顾长生只得摸了摸鼻子,放弃继续亵渎小和尚的举动。

  饭桌上多了一个吃肉的和尚,大家都有点儿适应不良,董雷更是郁闷,看向那无人下筷的两盘素菜,那可是她特意准备下的,真是太浪费了,还是她自己勉为其难,都吃掉好了!

  吃罢晚饭,顾长生头疼的看了不戒小和尚一眼,斜靠在软榻上考校宝贝儿子的功课。

  周沐到底让她弄个小和尚回来干嘛呢?他除了会敲木鱼,会忽悠人,她是真的没发现不戒小和尚还能有点儿啥子别的作用!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一篇拗口的千字文,小肉包子顾泽奶声奶气背诵的一本正经。

  让顾长生忍不住的点头连连……

  孺子还是可教的吗!人生还是很美好充满希望滴!

  当然,如果除了那个旁边默不吭声敲木鱼的小和尚的话,那就更美好了!

  “得了得了!儿子,今天的晚课就到这里。”顾长生揽过来自家儿子,亲了亲他的小脑门,然后转向一旁制造魔音木鱼声的元凶,“小和尚,你的晚课是不是也该结束了,见天的这么敲,你头脑发昏不?厨房里熬了安神的汤药,你要不要喝一碗歇了?”

  木鱼声依旧,连韵律都丝毫没出差错。

  “小和尚,实在不行,你回自己房里,关好门窗接着敲去吧,我们要下去歇着了!”顾长生见此,只能退而求次,她真的很想把那个木鱼给抢了扔了!

  如果不戒小和尚不视它如命的话。

  “施主莫急,贵府有客将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