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08.第108章 满城皆寻顾长生
  诚如元宝所言,柳州城的大夫找顾长生找的都快疯了,深更半夜还没睡觉,全聚在胡一海家,那各个都是一脸焦急,愁眉不展。

  “徐老,你不是和长生娘子交好,你倒是快点儿想想办法啊!”

  “是啊,徐老,再找不到长生娘子,这辩药大会咱可又要输了。”

  “徐老,我可是把我家治头风的秘方都准备好了,只要找到长生娘子,我马上就兑现当初的诺言,把方子交给她,你倒是想想办法,让我们见一下长生娘子啊!”

  ……

  众人齐聚一堂,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徐老身上。

  此时徐老也是愁眉不展,“瞧你们说的,辩药大会事大,老夫若是真知道长生娘子的下落,还能跟你们一起在这坐困愁城不成?”

  “哎,这可怎么办,顾氏医馆重建的事儿,全是郡王府的元宝公公在操持,你是不知道,我三番几次的鼓起勇气去打听,都被搪塞了回来。”胡一海也叹了口气,“那元宝公公的嘴,可是比蚌壳都紧,这人海茫茫的,咱们到哪里去找长生娘子去?”

  “泰州那群不要脸的老家伙,好好的江南辩药大会,竟然请了京城的太医来助威,这次要是再让他们赢了比赛,咱们柳州往后五年的药材,可怎么办?”一个老大夫跺了跺脚,发狠道,“不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长生娘子,她是咱们唯一的希望了!”

  “是了,柳州城虽大,咱们就算是不开张,也得挨家挨户的找过了才能死心!顾氏医馆还在重建,长生娘子就算想找地儿躲清静,也躲不了多远。”

  “就是,城里找不到,就去城外找,离辩药大会就剩下五日了,咱们就算是把柳州城翻个地儿朝天,也得把长生娘子找出来!”

  “对!明天我就让家里的老的小的都去找!”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信誓旦旦,大有找不到顾长生就誓不罢休之势。

  不是他们小题大做,而是辩药大会实在关系重大。

  与医者而言,药材是重中之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好的医者没有好的药材也难治病救人!可是上好的药材往往产量有限,是以江南五州的药行以前每年都争药材争的头破血流,百年前,为了平息争药事端,五州的药行约定,每五年举行一次辩药大会,届时邀请周朝各大药材商见证,五州各派两个代表参加鉴药和制药比赛,赢得大赛的州拥有优先向药材商下单定药的权利,然后按名次高低决定药材的分成比例!

  是以,五年一届的江南辩药大会,关系到了每个州往后五年的药材多少以及药材优劣,更关系到药价。

  而柳州医行已经连续十年,输了两届的辩药大会!已经连续十年,上品的药材连丝毫都没订到过,就连寻常的药材量也少的可怜,不得不再花高价从获胜的州购买!

  而顾长生的出现,让他们重新看到了希望,那就是他们柳州的救命稻草,只要能请的她代表柳州医行出赛,相信这次辩药大会,柳州医行就算不能拔得头筹,名次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第二日,满柳州的医者果然发动了全家老小,甚至亲戚邻居,满柳州城的寻找顾长生的下落,一时之间,顾长生之名,家喻户晓,无人不知。

  而此时的顾长生,正在接待来客。

  这来客也不是别人,正是她在百里山下租住的这个小院子的主人。

  “娘子,这次来,也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听进城的邻居说,你租我这院子,出了人命……”小院的主人家姓刘,来人正是刘家在城里做买卖买了房子的儿子,名叫刘全生,此时他一脸为难的看向上座的顾长生。

  顾长生叹了口气,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原本打算着等宋伯回来,让他去找这刘全生一趟,租人家的院子出了人命,这事儿放哪里,你都得给主人家一个说法,顾长生脸上略有歉意的看着坐在不远处的憨厚汉子,“家中最近恰值多事之秋,是长生疏忽,还未来得及去给你们商量此事,这院子因为我家沾了血腥,长生实在有愧,不知主人家你是如何打算的?”

  刘全生在城里开了个杂货铺,为人憨厚老实,做生意也诚信厚道,此时他也是一脸愁容,“娘子有所不知,我也正为这事儿犯难,你说家里出了人命,这往后可怎么再好租给别人?”

  他已经将二老接到城里养老,这院子每年夏天租给前来避暑消夏的,好歹每月能有十两银子的进项,尽够他们一家老小半月的开销了,可出了这事儿,往后哪个还敢租他家的院子啊?平白的少了这么一个进项,他怎么能不犯难?

  “主人家,要不这样,这个院子,你做个价,我买下来可好?”顾长生知道坏了人家院子的风水,搁谁谁都会来要个说法,她也早想好了应对之策,这个小院子就在百里山下,她买下来,往后夏天无事能来避暑消夏,寻常时候来采药也有个歇脚的地儿,主人家若是愿意卖,倒也算得上是件两全其美的事儿。

  你好我好大家好哇,看这刘家儿子也是个实诚的,希望他不会漫天要价才好。

  刘全生听了这话,脸上的难色不减却加,叹了口气,“娘子有所不知,这院子本是我家的祖宅,是我们老刘家的根本,不到穷的揭不开锅,谁会去卖祖宅?如今我也小有家底,在城里置了房,按说出了这坏风水的事儿,这院子卖给你倒也无妨,可是我家二老犹在,二老年迈念旧,不租出去的时间隔三差五的还领着我媳妇和孩子来住上三两日,这要是卖了的话,二老心里指不定得多不舒服。”

  “若说不卖给你,借着这事儿让你赔些银钱,倒还显得我们老刘家不厚道,我可是听隔壁的向阳的说了,那夜出事,你可是奋不顾身的救了他的,我和他本是穿过一条开裆裤的发小,这份情,咋说我都得顾念一二。”

  刘全生一边说还一边忍不住的叹气,夏天把院子租出去的几十两银子的进项与他这种干小本买卖的来说,可不算是个小数目,一时之间,他也不知如何取舍,分外的为难。

  顾长生闻言却淡淡的笑了起来,“兰芝家的那日本是出来帮我,我怎么会看着他因为我伤了性命,主人家你言重了。”

  “我看你也是个纯孝之人,我家本在重建,我还有个医馆营生,重建好了,我定是要搬回去住的,你看要不这样,这个院子你卖给我,若是真坏了风水,也是应在我身上,牵连不到你们一家,你家二老若是想回来住,随时可以回来住,往后我顶多就是在此避暑消夏,或者是采药在这歇个脚。”

  “我在市价上给你加一成银子,你用来做些个别的买卖,或者是在城中买个更大点儿的房子仅凭你个人愿意。”

  “不知,你意下如何?”

  刘全生一听这,喜上眉梢,“娘子说的可是真的?我若把院子卖给你,我二老想念的时候还能回来住?”

  顾长见此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

  “长生娘子,若真是如此,我怎么好多要你一成银子,我就按市价把这院子卖给你!”解了心头愁,刘全生的脸上挂着憨厚的笑满口的答应了下来。

  淳朴的人奥,果然是最有爱的。

  顾长生对这刘全生很有好感。

  “这一成银子还是要给的,都是因为我,才让你家不得不卖了祖宅,再说,往后我不住在这里的日子,你家二老隔三差五的来住几天,正好帮我照看院子,免得空久了失了人气不是?”顾长生摇了摇头,坚持。

  “娘子这话说的,院子卖给了你,你能让我家二老偶尔来住几天还不收租子已经是对我们的宽宥,我怎好再多要你的银子,传出去像个什么样子?”刘全生比顾长生更坚持,“此事娘子不必再提,我家这院子因是在百里山下,比别的地方的村院稍微贵了那么一点儿,市价大概是六百两银子,娘子大可让人出去打听一下,保准大差不离就是这个价了。”

  “不用打听,我相信你。”顾长生对着静候在一旁的小翠吩咐,“小翠,去隔壁看看兰芝家的刘大哥可在家,若是在家的话,请了他来帮个忙。”

  宋伯外出,她家里剩下的皆是女人了,出门办事的话到底是不方便,而唯一方便的月西楼此刻正忙活着教徒大业,她是完全指望不上了,只能麻烦兰芝家的帮忙跑个腿了。

  小翠应声而去,唤了董雷来伺候,不一刻就领了兰芝家的过来。

  顾长生取了八百里银票交给兰芝家的刘向阳,请他帮忙去趟衙门换了地契,可是刘全生死活不要那多出来的二百两银子,兰芝家的刘向阳也在一旁帮腔推辞,顾长生见此,对二人的欣赏又多了几分,便也不再坚持,收回了二百两,用六百两的市价买下了这个位于百里山下的院子。

  “请问娘子,这新地契上冠谁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