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1.第11章 诊金拿来
  杜辰之闻言肥胖的身子一抖,身上织锦的夏衫也跟着晃了晃,紧张的摩挲着双手,琢磨着这还是提起昨天的事儿来了,到底是他不甚光彩,便打手做了个揖,满脸含笑道,“长生娘子莫怪,昨日实是在下唐突,辰之在此给你赔礼了。”

  “我没怪你。”架不是没打成,有什可责怪的?顾长生挥了挥手,表示不在意,复又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杜公子啊,你今日形象与昨日想比,可是相去甚远啊!”

  太幻灭了!昨天还一副街头恶霸,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模样,今日就变成温文有礼的贵公子了,反差太大,让顾长生觉得眼前的人,倒有了几分陌生。

  “杜公子,明人不说暗话,你昨日大张声势的要抢夺了我的丫头韩秋去,今日又对贵夫人一副关怀备至的模样,让我有点不懂了。还劳烦公子解惑。”顾长生放下茶盏,理了理衣袖。

  “这……这个吗……”杜辰之看了一眼立在一边不出声的韩秋姐弟,吞吞吐吐的不知如何解释。

  这是他夫人和儿子的救命恩人,对他们杜府有再造之恩,他万万不能开罪。

  韩秋站在一旁,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瞒长生娘子,在下对韩小姐,实是没有恶意的。”像是鼓足了勇气,杜辰之开口,又怕顾长生不相信,急忙跟着解释,“长生娘子,你是路过此地,可能不知,我真是没有恶意的,当时放出话去,不让人买走韩小姐姐弟二人,实在是……实在是婉娘她,没有容人之量……”

  杜辰之说到这,不自觉的低下了头,这个,家中夫人善妒,传将出去还真不甚光彩。

  顾长生明了的“奥……”了一声,拖长了尾音。

  简单的说,就是家有母老虎,猴子难嚣张。有那贼心,也成不了事儿。

  “长生娘子,你误会了!”杜辰之看她这反应,就知道她想的和自己说的有所偏差,想要解释,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一边的韩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低头,“娘子,其实杜公子并无恶意。”

  “恩恩!”恶意可以没有,奸。情嘛,那就不好说了,顾长生很是赞同,一双丹凤眼瞪得滴溜儿圆,那谁曾经说过,我们要善于用黑色的眼睛发现黄色的奸。情。

  小翠帮一边给辛苦剥荔枝皮的小公子和韩墨净了手,才放下锦帕一抬头,就看见自家娘子笑的一脸奸邪,双眼都闪光的样子,撇了撇嘴,依她对娘子的了解,娘子一准儿没想好事!

  韩秋和小翠互换了个眼神,瞬间了悟,连忙继续,神情严肃,“娘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杜公子自小相识。”

  “是的!是的!”杜辰之连忙附和。

  顾长生的眼睛更亮了,丹凤眼尾挑的老高,好嘛,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郎情妾意啊,感情她和那杜夫人都是棒打鸳鸯的那根大棒子,太不识趣了。

  “啊!对不起!实在是抱歉,我不知道你们……”敢于认错的顾长生马上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是她错误的见到杜公子第一眼,就给了他错误的定位。

  其实,也不怪他,杜公子的形象,实在是不像良人了!

  “长生娘子,实在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韩小姐自小相识,曾经也确有要求娶之意,怎么家父位列内阁,韩小姐的先父又是封疆大吏,才没能成事,可这么多年相识的情分犹在,我自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卖入别家受苦,才千方百计的买了他们姐弟二人回来,并未做他想,怎奈婉娘她……”杜辰之这次聪明了,他再不说清楚,恐怕会越弄越糟,而且,若是被误传到婉娘耳中,那……

  我要是你夫人,我也得把韩秋赶出去,青梅什么的,绝对是后宅不安的一大因素啊!

  不过顾长生算是明白了,还真是她误会了,古人哪有她这么婉转的心思啊,看来心思细也未必见得就是好事儿。

  “杜公子见谅哈,是我误会你了,那什么,所幸的是昨日不曾大打出手,要么还真不知如何收场。”顾长生搓了搓手,笑的有点憋屈。

  “这样,杜公子,你家夫人为你九死一生,生产之时颇多危险,却是坚定的先保住孩子无恙,可见对你情深意重,韩秋姐弟实是不该留在杜府,于你多生事端,他们我带走,万两诊金我照收不误,另帮你减掉这一身肥肉,如何?”顾长生觉得道歉比不上实质性的行动,而且,杜公子这身板往那一站,实在是有点挡住她的光线,让她晒不成暖。

  小翠:“……”

  娘子说收万两诊金,竟然真的就收万两啊?这跟打劫有什么两样?

  那是一万两啊!不是十两二十两!时下大夫出诊,百两诊金已经是一方名医才有的,而娘子却……

  杜公子明显不这么想,闻此他分外激动,急忙的上前两步,一脸的不敢置信,“长生娘子所言属实?若真如娘子所言,怎好让娘子受委屈,婉娘和孩子的救命之恩,区区万两诊金而已,就算是要了在下的性命,在下也在所不惜。”

  顾长生挪了挪身子,让阳光可以照到身上,人间四月天,阳光最是和煦,怎好浪费?

  “杜公子客气,在商言商,行医救人,我拿了诊金,各不相欠而已。”见他识趣,对夫人又颇为在意,顾长生也不再为难他。

  “非是在下客气,诊金之事娘子无须再提,若娘子真能让我摆脱了这身累赘,某自当另有重谢。”杜辰之说罢就恭谨的施了一礼,就为着这体型,他文不成武不就,空有抱负无处施展,就连纨绔子弟都当不好,心中苦闷可想而知。

  “杜公子大可不必如此,长生救人命,诊金就是万两,多一分都不会要的,诊治你,只是为了昨日的误解和你对韩秋的一番情意,你就当搭头就是。”顾长生摆了摆手,转身叮嘱小肉包子和韩墨,“你俩且在这里好好的给我背三字经,背不好晚饭就别想了,娘亲先去看看杜夫人母子的情况。”

  小肉包子顾泽乖巧的点了点头,一点儿都不担心会没有晚饭吃。

  顾长生欣慰的抚了抚他头上的发包,转身向外走,杜辰之自是连忙上前带路。

  杜夫人虽然还是虚弱,但已无性命之忧,顾长生帮她施了针,又叮嘱好她如何将养,才去看一旁的新生婴儿。

  才出生一天的孩子脸还没长开,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上满是褶皱,真心算不上好看,顾长生看着他熟睡中吞吐着小泡泡,细嫩的脖子上用红绒线挂着一个长命锁,不由得想起来自己的儿子,他出生的时候,可有人为他挂上长命锁,以期他长命百岁?想想他才将四岁,就早慧至斯,想来是受了颇多磋磨。

  她这边诊完脉走神走的浑然不知,可急坏了跟在身后的杜老爷子夫妻和杜辰之。

  “长生娘子,可是我孙儿有什不妥之处?”杜老夫人心下忐忑,担忧的开口。

  “老妇人多虑,小公子虽是早产,可在母体里养的很好,只要好好哺育,并无大碍。”顾长生回神,连忙回道。

  杜家三人尽皆送了口气,感激的看向顾长生。

  若非是她,恐怕媳妇母子二人都难活命。

  “长生娘子大恩,杜家铭记五内,来日若有差遣,莫敢不从。”杜老爷子长袖一撂,行礼弯腰。

  顾长生惊悚了,慌忙的错开了一步,“那个,差遣就免了,只是万两诊金莫少了就好。”

  这是前任的阁老啊,名列首辅,位极人臣,她现在可是一个平头百姓小医娘,可不敢让他行礼。

  杜老爷子一愣,万两诊金可谓天价,可杜府累世官宦之家,倒还不看在眼里,只是这娘子,倒是有趣,杜家书香传家,及至他可谓风光无限,如今陛下年迈,皇储之争在所难免,他急流勇退谓之知机,何况如今朝堂,他的门生不可谓不多,他日新帝登位,他杜明礼就是第一个被盛眷召回的辅佐之臣,这是当今陛下的意思,自也是他杜家的造化!他的人情可不是这么好得的,可在这长生娘子眼中,却不抵区区万两诊金?

  顾长生当然不知道他作何感想,只是吩咐了注意事宜,就回去揽秋院教儿子读书,如今还捎带上了韩墨。

  韩墨虽然甚少言语,可明显的对习武更感兴趣,顾长生并着韩秋都很欣慰,不愧是武将之家出身,家学渊源不可谓不深厚。

  被奉若上宾的日子还是让顾长生相当满意的,教教儿子,练练韩墨,时不时的跟韩秋切磋两下,另外她还抽空去给杜公子做了两次针灸并开了药方和药膳,胖子从来不是天生的,只有不会养生的懒人,没有先天形成的胖墩,就算是先天的胖人体质,也还是可以通过针灸药膳,运动等等来做到极大的改善。

  杜辰之很不幸的就是那种先天胖,喝凉水都会长肉的那种,不过杜辰之很幸运的遇到了她顾长生,作为一个女人,顾长生对于美容塑体养生,可是分外上心的。

  针灸药膳熏蒸,合理的作息安排,合理的运动……顾长生无所不用其极,杜辰之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掉肉……

  转眼已过半月,杜辰之已经不需要再针灸,而早就拆了线的杜夫人也恢复良好,顾长生命小翠和韩秋去买了辆马车,整理好了行礼就提出了告辞。

  怀揣万两银票,在杜家人千恩万谢声中,婉拒了侍卫护送,顾长生舒服的斜卧在车厢的软垫上,带着两个丫头两个小不点,重新踏上了回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