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万般皆下品一
  胡一海提心吊胆,柳州医行众人紧张非常的屏住呼吸,盯着手持柳州医行出场号牌的唱礼人。

  唱礼人此刻的心情也很忐忑,可职责所在,终是翻过号牌正面看了一眼,然后大大的出了口气,高声念到,“柳州医行,五号出场!”

  顿时全场哗然,尽皆松了口气。

  “真是走了****运!”焦方毅冷冷的哼了一声。

  引起坐在他身旁的老人脸上不悦一闪而过,此人不是别个,正是代表泰州医行参赛的太医院院吏胡秉志。

  胡秉志六十多岁,两鬓斑白,面貌上和胡一海有三分相似,他本人向来清高孤傲,善于专营,对于焦方毅此番作为大为不屑,可他不得不替泰州参赛,也不得不赢得这场比赛!

  可他参赛真正要赢的人,却到现在都未出现。

  真正的敌人一直未出现,他的心情现在可算不得多好。

  其余出场号牌尽皆被抓走,无疑,湖州医行第一个出场。

  鉴药的比试非常简单,也非常考验参赛人的对药材的鉴别能力,乃是有药商提供十种品次不同的药材让各大医行的参赛者进行鉴别。

  湖州医行的参赛者在唱礼人宣示过比赛规则之后,神色肃穆的登上了赛台,走到了那一列阵列药材的展台前,拿起每一种药材仔细检查看过,放在鼻下闻,甚至扣下一点儿送入嘴里细品,最后得出结论。

  参赛者根据自己的经验,来辨别药材的真伪,品次高低。

  随着湖州医行、常州医行、淮洲医行的参赛者一一上了赛台,胡一海众人的脸色一点点的黯淡下去,眼中的希冀之光也一点点的黯淡了下去。

  直到胡秉志代表泰州医行登上赛台的时候,下面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

  “让让,让让,长生娘子来了!”

  “长生娘子来了……”

  “……”

  一阵接着一阵惊喜的声音过后,熙熙攘攘的观赛人群让开了一条道,顾长生一身鲜艳的红衣,被胡天冬推着向赛台走去。

  这场面来的太过壮观,大有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架势。

  当然,顾长生此时没抱什么琵琶,她正一手掩唇打着哈欠。

  “催什么催啊,我昨日伤口重新结痂,痒的厉害,才睡过去没多大会儿……”顾长生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忍不住的抱怨。

  其实,照她看来,这第一项鉴药的比试,完全没有参加的必要。

  没有三分利啊,起那早五更干嘛啊?

  显然,众人可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在六十年不曾有人在制药比试中出彩之时,他们一致的选择,还是鉴药的比试能分出个高低。

  “长生娘子!长生娘子!救苦救难的长生娘子!”胡一海一看见顾长生,脸上顿时大放异彩,小跑着就迎了上去,激动的叫唤着。

  “救苦救难的是观世音菩萨,显然,我不是。”顾长生哈欠连连的推开他,缓缓的踏上了赛台。

  胡秉志站在鉴药的展台前,凝眉看着缓缓走来的顾长生。

  身材高挑,云髻高梳,额间一条似血浸染的额饰流光溢彩,更衬得她那一袭红色锦衣艳丽非常,饶是如此,也掩不住她本身的光辉,肤如凝脂,明眸皓齿,特别是那一双眼,顾盼回眸间,清澈灵动,神情却淡漠如斯,仿佛世间之事,都漠不关心般的勾着唇角。

  就是这个女人,虽是弃妇之身,还能勾得沐郡王动了春心?如今看来,倒也难怪了,这样的女人,确实有让男人动心的资本。

  胡秉志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撇了万人簇拥的顾长生一眼,冷哼一声,“哗众取宠,沽名钓誉!”

  正往柳州医行座位处走去的顾长生身形一顿,缓慢的转头往他这边望去。

  “你?胡秉志?”

  胡秉志山羊须一翘,却是睬都未睬她一眼。

  “长生娘子……”跟在她身后的胡一海抹了把冷汗,只得出声,“此人正是家叔。”

  顾长生回眸,见他一脸的不情不愿,莞尔一笑。

  胡一海也是个倒霉催的,摊上个进了太医院的叔父,本是一件光耀门楣的大幸事,可谁料想这叔父竟是个胳膊肘往外拐偏帮外人的,啧啧……

  “胡行首啊,真是委屈你了……”

  你委屈,怕是你叔父他老人家也未必不委屈。

  世间不如意者十有**,谁又能真的称心如意呢?

  比如胡秉志,身在太医院,汲汲营营数年,衣锦还乡没捞着,却臭名闻乡里,个中凄惨,怕是只有他一人能体会了!

  “比赛继续!”唱礼人一见顾长生赶来,也是松了一口气。

  胡秉志走到鉴药展台前,往顾长生这边扫了一眼,才拿起第一味药材仔细的鉴别起来。

  他的使命,就是来赢得这场比赛,赢得顾长生!

  “气微,味苦回甜,此乃产于滇地文山的文三七,上品。”

  随着胡秉志的声音落下,作为评委的药商们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观药而知产地,胡秉志不愧名医之名,还真有几分能耐。

  “嗤……”坐在离鉴药台不远处的顾长生一个没忍住,嗤了一声。

  胡秉志顿时不悦的回头,目光如炬的向这边看来。

  顾长生在这目光下,耸了耸肩,“别介意,您继续!”

  胡秉志冷哼一声,继续比赛,开始鉴别下一味药。

  随着他一个一个的鉴别,顾长生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忍不住的偏向一旁的胡一海,问道,“你们就是这样鉴药的?”

  “正是如此,有什么不对吗?”胡一海回道。

  顾长生见他一副就是如此,理应如此的表情,一阵儿的无语……

  真就这么鉴药?这尼玛也太坑了吧,敢不敢更坑点儿?

  中医做到这地步,可不得被药商们耍的团团转?

  这个世界的医术太落后,鉴药之术更是落后的一塌糊涂,甚至药材也差劲的让人不敢苟同,一定是她还没睡醒,请允许她再睡一会儿!

  作如是想的顾长生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她果然趁着胡秉志鉴药的空档,继续打起了瞌睡。

  单手托腮,脑袋像小鸡叨米一般的一点一点的……

  围观之人见此,那各个是一阵的无语。

  要知道,鉴药最后一个出场,那可是占了大便宜,前人之见,正好供后来者参考,长生娘子这可倒好,来得晚也就罢了,来了还直接打瞌睡!

  这是自信还是自负?还是说她根本就没把这场干系甚大的比赛当回事?

  胡秉志鉴药完毕,看到的就是这场景,那是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嘴巴张了几张,只得冷哼一声走下了赛台。

  一众的药商评委似乎对胡秉志的鉴药结果非常满意,满脸笑意的交头接耳,还不住的点头连连。

  唱礼人喊过顾长生的名字之后,顾长生才在胡一海的摇晃轻唤下,缓缓回神。

  “该我上场了?”努力的眨了眨眼,顾长生茫然的站起身。

  胡一海一脸苦大仇深的点了点头,他真是败给长生娘子这种事不关己高挂起的表现了。

  围观之人也是一阵儿的无语,有这么轻松参赛的吗?

  前几个哪个不是一副如临大敌,谨慎小心姿态?怎么到了长生娘子这儿,就变了个样?

  “长生娘子,这可是比赛!这可是江南辩药大会的比赛,您老好歹认真点儿啊,这可关系到咱们柳州未来五年的医行前景,可当不得玩笑的啊……”胡一海上前了一步,忍不住的一再叮嘱顾长生。

  “安啦,这是比赛!比赛!”顾长生捂着嘴又打了个哈欠,在众人无限担忧的注视之下,缓缓走到了鉴药站台前站定。

  柳州医行的一众医者尽皆屏气凝神,就连参赛的其余医行的代表也露出了一点儿紧张,顾长生这个不闻其名的女医者,她的参赛,无疑是江南辩药大会最大的谈资,也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就连上座的药商评委们,也皱眉往这边看来,坐在评委席边缘的一个老者,花白的长眉一掀,终究没睁开眼,继续的闭目养神。

  万众瞩目之下,顾长生缓缓的抬起手,就在所有人以为她会拿起药材细细品鉴的时候,她的手势缓缓变成一指,朱唇微启,吐出来了俩字:“下品!”

  “吓!”台下传来一阵唏嘘之声。

  那可是方才被胡秉志鉴定为上品的三七!顾长生却给了下品的鉴定!

  这……

  就在众人还未唏嘘完,顾长生的手指又指上了第二味药材,朱唇微启,又吐出来俩字:“下品!”

  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众人对于她这种,只瞄一眼,不闻不尝不品直接给出下品定论的鉴药方式,简直无言以对,那是各个膛目结舌!

  “下品!”又是一指,结论如上。

  “下品!”众人长大的嘴巴都来不及合上。

  “下品!”随着顾长生又一个下品吐出口,评委席上的一个药商拍桌而起,怒不可揭,“你到底会不会鉴药!”

  “会啊,其实我都懒得鉴了……”顾长生一耸肩膀,回了他一个嘲讽的笑容,手指一连指过鉴药展台上的几味药,“在我眼中,万般皆下品!”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