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20.第120章 叫的一手好板
  顾长生这厢回了悦来客栈,那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睡回笼觉,完全没有一丝赢得鉴药赛的欢饮雀跃。

  而另一边,第一个回合落败的泰州参赛者胡秉志精通炮制之术的消息不胫而走。

  柳州民众还未来得及大肆庆祝,就被这突然而至的噩耗吓着了。

  上品炮制师傅啊,那可是百年难得一出,六十年间,柳州境也只出了那么一位大师,在江南辩药大会上大放异彩之后,就被万金之资笼络走了,柳州但凡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每每忆起此事,都还不胜唏嘘。

  可是如今,他们的对头,泰州医行请外援倒也罢了,这外援竟还是个精通炮制的师傅,这师傅竟还有问鼎上品炮制师傅的潜力!这对还未来得及庆祝鉴药胜利的柳州人民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直轰的他们心中忐忑不已。

  “长生娘子她能不能赢过胡秉志那个白眼狼啊?”

  “这事儿可说不准,据说胡秉志的炮制之术工艺精湛,乃是他数十年醉心此道才有的结果,长生娘子才多大?就算整日研究此道,又能有多长时间?明日的比试悬啊!”

  “哎……看来明日的比试,果真胜负未知啊……”

  “……”

  不怪民众对顾长生不自信,饶是柳州医行的其余医者,也对此事担心非常,甚至不惜将柳州数得着名号的炮制师傅都请了来,要去和顾长生研究一下炮制之术,常言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就算是光,他们也得试上一试!

  可显然他们的这种紧张气氛,丝毫没有影响的埋头大睡的顾长生!

  月西楼一身五彩斑斓的锦衣挡在顾长生门口,那是将来者一个不拉的全扔了出去……

  柳州医行的一众医者悲愤了,无语问天。

  “不晓得长生娘子这是自信还是自负啊?”

  “也有可能是破罐子破摔吧……”

  “……”

  忐忑啊,医者们一颗颗心那是高高挂起,惶惶不可终日。

  第二日,柳州医行众医者吃一堑长一智,天还未亮就守在悦来客栈顾长生所住的小院子门口,无他,说什么也要在比赛开始之前将长生娘子从床上捞起来,他们的心才能稍稍放进肚子里。

  他们这番兴师动众,可顾长生此次却没让他们久等,还未等到他们喊门,顾长生就自己出来了!

  众医者这才松了口气,看长生娘子这架势,倒是对制药一项的比试分外上心的。

  顾长生睨了他们一眼,心中知道他们所想,仁慈的没有告诉他们事实。

  至于顾长生早起的事实吗,咳咳!她只是从昨日鉴药赛后除了吃喝,一直睡到如今,实在是睡不下去了!

  真相和想象的距离有多远,因人而异,只看人心中所期待的是什么!

  柳州众医者很满意,顾长生很无奈。

  辰时未到,众人就率先到了赛场!

  制药的比试不比鉴药,制药的工艺之繁琐,从采药,到净制,加工,炮制……绝非一日之功,是以,这赛台只是宣示比赛的开始,而真正的比试则是从采药起,到药材炮制成功为止!

  而药商们对于江南辩药大会,那也是足够的重视,此时已经在悦来客栈准备好了五个独立的小院子,一应炮制用具全都备的妥妥当当,就等五州医行的参赛者采药回来开始在此进行为期十数天的炮制比赛!

  焦方毅恭敬的跟在胡秉志之后,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赛场,唱礼人宣布制药比试开始之后,一众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发前往百里山!

  无他,药材的炮制,从采药开始,参赛者要亲手采摘药材,亲手清洗净制,事事亲手亲为,方可作数!

  而柳州城外的百里山,显然是众人皆知的采药之地!

  “无知小儿,切莫以为赢得鉴药一赛,就能真的赢过老夫!”才到百里山下,胡秉志就一脸讥诮的对上了从自家马车上下来的顾长生,睨了一眼她跟随的两个小丫头,胡秉志脸上的不屑更甚,“行动皆要人前后伺候,如此,还想与老夫比试制药,简直自不量力!”

  顾长生才下了马车,身子还未稳住,就被人恨鼻子恨眼睛的一通子数落,脸色顿时算不得多好了,回头看了一眼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小翠和董雷,摸了摸鼻子,忍不住的抱怨出声,“我就说吧,你俩别跟着别跟着,这可不就给了人借题发挥的理由,哎,谁让有人输了鉴药赛,还不自觉呢……”

  她要是胡秉志,现在立刻马上就收拾收拾行李滚回上京去,免得输的太惨,没地儿哭鼻子!

  可显然胡秉志不这么认为,他冷哼一声,“顾长生你切莫嚣张,制药比试,老夫定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到那时,你可敢答应我一个要求?”

  顾长生闻言,眉尾一挑,唇角微勾,“要求?要我远离周沐吗?”

  顾长生毫不隐晦的直白,弄的胡秉志一愣。

  顾长生同情的看了他一眼,自欺欺人啊,他还真当她是个啥都不知道的愣头青呢?

  “若这是你心底的要求的话,那我只能说,你丫的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管的忒宽了!”

  “若这是你上面人的要求的话,那我想说,何必弯弯绕绕的兜这么大圈子,有种放马过来啊!派你来是试探?还是说要杀杀我的威风,给我个下马威?”

  顾长生的话,如当头棒喝般敲打在胡秉志心头,直打的胡秉志老脸惨白,无言以对!

  这娘子,她倒是真敢!

  他上面的人,那可是当今陛下,她明知如此,还敢如此嚣张,当真是无知者无畏,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紧!

  可这话,打死他,他也是不敢往上禀报的!他可没有顾长生这般不要命的劲头!

  顾长生见他一副吞了苍蝇般的模样,不忍心再打击他,好心的建议道,“得了,咱们既然都心知肚明,那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尽力去完成你的任务,尽力去赢得比赛,我呢,就勉强的陪你玩儿一遭……”

  顾长生这话说的不可谓不嚣张,谁让胡秉志好生生的非要来寻她麻烦呢?

  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人要是作死,就别怪她将人往死里打击了!

  “顾长生,少呈口舌之快,此赛老夫势必要赢你!”胡秉志气的山羊胡一翘一翘的,放下这豪言壮语,头都没回的一甩袖子往山里走去。

  药材的炮制,是他的拿手活,这项手艺,即使是顾长生的祖父顾承医都望尘莫及,他不相信顾长生这毛头小儿能胜过他去!此时胡秉志全无被戳穿来意的惊慌失措,混迹于官场,汲汲营营,就算心无七窍,那好歹也得心如明镜,要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顾长生既然和沐郡王牵扯至深,想必那沐郡王给她留下了不少后手,要不也不会放心的将她留在柳州境!

  那顾长生知道他来意,倒也不足为奇了,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有这么点儿好,大家心照不宣,手下见真章!

  只要他赢了,那该起的震慑就起到了,他的使命也就算完成了。

  不过是区区一个娘子,蚍蜉之力,焉敢憾树?这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顾长生见胡秉志挥一挥衣袖往山里走了,眨了眨眼,好整以暇的的领着俩丫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长生娘子,你也要采药啊,你跟着他能采到什么好药材!”同样跟随在顾长生身后的胡一海们,脸上皆露出了焦急。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就是想看看他打算炮制什么药材……”顾长生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被万众簇拥的胡秉志。

  “哎,娘子说的是,咱们规避开他炮制的药材还是很必要的。”众人点了点头,一致的认为长生娘子思虑甚是周详。

  胡秉志本就擅长炮制药材,若是和他炮制同一种药材的话,两相比较,那不是高低自见,自取灭亡吗?

  此事,还是小心谨慎,剑走偏锋寻个别的的药材来的比较好!

  所幸时值秋季,百里山里药材遍地都是,品种齐全,选择也多,总有一两种会是长生娘子拿手的吧?

  顾长生回头睨了他们一眼,不置可否,继续跟踪胡秉志一行!

  他们这两州医行的人,一个在前寻寻觅觅,一个在后紧跟不舍,倒是引来了不是监督药商的侧目。

  “这是要闹哪样?”

  “不知道!”

  “看长生娘子这架势,该不是要和胡太医叫板吧?”

  “我看未必,数年前胡太医与炮制一道就声名在外,和他叫板远不如另辟蹊径来的好,长生娘子人又不傻。”

  “……”

  药商们在一旁嘀嘀咕咕,严老被两个药童搀扶着站在众人中间,一双浑浊的老眼,闪动着耐人寻味的精光。

  “快看,长生娘子动了!”

  随着一个药商的惊呼,一众药商连忙看去,只见前一刻还忙着跟踪的顾长生此刻果然动了,她开始采药了!

  “三七!她竟然选择跟胡太医一样的三七,这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没事儿净往死里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