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拍死前浪沙滩上
  <>最快更新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最新章节!

  顾长生直忙到晚饭前时分,才一身疲惫的从炮制小院走了出来。

  看到文昌鱼的时候,神情一顿。

  “丫的,这是哪里来的?”

  “沐郡王特意让人从闽南快马加鞭送来的啊!”董雷很无奈,拿着把刀围在盛着文昌鱼的大木桶边上团团转,“娘子,这鱼到底该怎么做啊?”

  “做?做毛线啊做!”顾长生一个巴掌就朝着求夸奖的元宝拍了过去。

  丫丫的,那可是文昌鱼,那是国家二类保护动物,眼瞧着差点儿没下了她的锅,这可真是作孽啊!

  “长生娘子,你打我干嘛?”摸着被打的头,元宝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北啊,为嘛他总是最冤的那个?

  “元宝,告诉你家爷,可别送鱼了。”顾长生疲惫的瘫坐在椅子上,任由小翠帮她揉肩。

  “长生娘子,这可是我家爷的一片心意,咱可不能这么打击人……”元宝公公急的都快哭了,他家爷对长生娘子这么这么的上心,怎么长生娘子依旧是这么一副油泼不进的模样?真替他家爷憋屈的慌啊……

  “行了,别在我这哭天抹泪的,我可是烦着呢!”顾长生挥手打断元宝的自怨自艾,问道,“今天胡秉志不是出药了吗?怎么样?成果如何?”

  顾长生不提这个还好,她一提这个,元宝公公一拍大腿就大声叫了起来,“娘子你是不知道!”

  “我是不知道!”顾长生点了点头,她只露头看了一眼,就回去接着制药了,她知道才有鬼。

  “上品!是上品!胡秉志那个老不死的炮制出了上品的三七,那可是满城哗然,一众的药商像是蜜蜂见了蜜一样围着他们团团转,又是包下揽胜楼庆祝,又是请人喝酒的,那场面,就差敲锣打鼓普天同庆了。”

  顾长生闻言眉头一皱,“上品啊,想不到胡秉志还真有几分能耐。”

  “可不是,长生娘子你是没见着,那个焦方毅可会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了,直接把胡一海给气病了过去,现在还躺在家里下不来床呢。”元宝愤愤不平的讲诉,好歹他也算是和胡一海放过同一把火的人,看他遭殃,难免愤愤。

  “不过长生娘子你放心,我已经给揽胜楼的掌柜的打过招呼了,那酒菜钱一定会收的足足的,保证狠狠的宰焦方毅他们一顿!”

  “额……”顾长生听此,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干的漂亮啊元宝!没想到你正事儿上不过心,这些偷鸡摸狗落井下石的勾当倒是干的分外老练啊。雅文吧”

  “长生娘子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元宝抹了抹鼻子,有点儿不好意思。

  “夸你呢,别怀疑!”顾长生莞尔一笑,吩咐董雷别纠结那文昌鱼了,赶紧的摆饭。

  一顿饭吃的心满意足,顾长生听小肉包子背了两篇文章,略缓过来劲了。

  “元宝,所有的药商都去给焦方毅和胡秉志庆祝了吗?”让小翠重新给她后背伤口换了药,顾长生问向元宝。

  “让我想想啊……”元宝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好像就剩下一个头发眉毛都花白的老头,他没去,我还跟他说话来者,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药商。”

  顾长生一听他这描述,断定他所说之人正是严老,略点了点头。

  “元宝,去通知胡一海,就说我明天出药!”顾长生一边说一边重新往炮制小院走去。

  “娘子你这是要连夜赶制吗?”元宝跟在她身后问。

  “是啊,让人空欢喜太久,那就太有失厚道了,娘子我这么厚道的人,怎么会干这么不厚道的事儿?”

  “娘子所言甚是。”元宝很赞同的点了点头,转身去传话去了。

  顾长生一人在炮制小院加班加点忙活了一整晚自是不提。

  第二日一早,胡一海就领着柳州医行的一众医者守在了顾长生炮制小院的门口。

  虽然明知取胜无望,可他们一致的认为,好歹也不能输了阵势。

  焦方毅和胡秉志得知了这厢动静,也都赶来凑热闹,一看柳州医行众人脸色都不大好,忍不住的就有讥笑出声,“用得着兴师动众弄这么大阵仗吗?搞的跟真事儿似得!”

  “你!”搀扶着自家父亲的胡天冬闻言就想呛声,却被胡一海一把拉住。

  “我怎么了我?看到我身边的是谁了吗?正是你们的亲叔父,胡秉志胡太医!就连严老都评价他说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你们还有什么话说?”焦方毅一脸自得的指了指胡秉志,完全的一副小人得志嘴脸。

  直看得柳州医行众人咬牙切齿却无言以对。

  “焦行首难道就不知道江山代有才人出的下一句?”顾长生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抱着五个药罐推门而出。

  “各领风骚数百年!”焦方毅哼了一声,不屑的看向顾长生,这毛都没长齐的黄毛丫头,真当他是个酒囊饭袋呢?

  “对啊,可是很抱歉,我顾长生连让你们风骚百年的机会都不想给你们了!”顾长生瞄了一眼依旧被药童搀扶着站在不起眼处的严老,勾唇一笑,“在我顾长生眼里,江山代有才人出,后一句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信不信老娘我立刻就把你们这朵还没掀起的浪花拍死在沙滩上?”

  泰州医行以及药商们闻言,顿时传来了一阵的讥笑声。

  “笑话!顾长生,空口说白话,你也不怕闪了舌头!”这下还没等焦方毅出声,胡秉志冷哼一声,接了呛。

  炮制出上品药材,本就有一定几率,胡秉志原本以为这次比赛未必能成功晋级上品炮制师傅,奈何天佑他胡秉志,他竟然成功了!是以此时他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哪里容得下顾长生这般明目张胆的挑衅!

  “胡太医啊,我是不是空口说白话,自然有事实说了算,就是不知道胡太医的心脏够不够好,能不能直面这惨淡的人生?”顾长生一边说,一边对着静候在门口的小翠道,“小翠,赶紧的,去拿我研制的速效救心丸备用,省的一会儿闹出来人命,那可就不大好了。”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讥笑出声,唯有小翠听话的连忙施了一礼,退下去拿药了。

  “瞧她这样子,倒向是真有那么回事似得。”焦方毅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狂妄小儿,当真口无遮拦!”胡秉志也讥笑几声,背过身去,颇有几分大家风范的不与顾长生计较。

  “哈哈……当真可笑,于医药为伍半生,我还是第一遇到敢对上品炮制师傅如此不客气的人,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者无畏啊……”

  “正是,正是!”

  “……”

  此起彼伏的讥笑声中,严老在药童的搀扶下缓缓上前,“既然娘子已经出药,且随老夫前往展药台吧!”

  顾长生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跟着严老离去。

  徒留适才还讥笑不停的众人面面相觑。

  “严老这是做什么?上品炮制师傅已然问世,还这么正儿八经的……”

  “是啊,难道……”

  “难道什么啊难道,还不赶紧的跟上去看看!”

  亳州药商会严老那可不是浪得虚名,多少人踏破了门槛都求不得一见,那可是当世之间了不得的炮制师傅也是鉴药大师,德高望重的他老人家如此这般郑重其事,倒是让药商们心中敲起了小边鼓,那是连忙跟了上去。

  “倚老卖老!”焦方毅不屑的冲着严老的方向唾了一口。

  胡秉志不满他如此行径,可站在同一立场倒也没说什么,率先向众人离去的方向跟去。

  展药台上,顾长生抱着五个小药罐哈欠连连的走了上去。

  “五大药篓子就炮制出来这么五小罐子三七,啧啧……”

  “药贵精而不贵多,想必焦行首听过这句话吧?”顾长生打了个哈欠,挑眉睨了焦方毅一眼,转脸对上药商们,“鉴药的药商们上来吧。”

  随着她的音落,果然有几位负责鉴药的药商上场,于鉴药而言,药商们远比医者们更精于此道。

  顾长生站在台上,望了台下围观的熙熙攘攘人群一眼,伸手缓缓打开了第一个药罐。

  刹那之间,浓郁的三七药香从小药罐口散发开来。

  “好浓醇的药香!”下面的一个药商狠狠的吸了一口,顿时双眼大睁,忍不住的开口。

  鉴药的药商更是争先恐后的上前,将那个小药罐团团围住。

  “上……上品!”

  不知是那个鉴药的药商,率先磕磕巴巴的说出了这么一句。

  台下不敢置信过后顿时一片哗然,焦方毅和胡一海的脸色立时变的漆黑无比。

  上品!竟然是上品!

  长生娘子!当真让人刮目相看!

  众人看向顾长生的眼神顿时前所未有的火热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上前,将她拖走的炙热眼神中,顾长生好整以暇的又打了个哈欠,“不过是些残次品,拿出来仅供大家一乐。”

  众人闻言,那是各个膛目结舌!

  上品!上品残次品!上品等于残次品!

  不是他们的认知出了问题,就是他们的耳朵出了问题,再要不就是长生娘子的认知出了问题!

  总之,上品和残次品这种风牛马不相及的概念,完全是不能拿到一起比对的,更何况是画上等号?

  “既然要把炮制出上品药材的胡太医拍死在沙滩上,那我岂能用上品来压上品?”顾长生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伸手打开第二个小药罐。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